华西都市报 -A8 博闻-
A8博闻
  • ·博览:各地最低工资标准出炉仅九省份上调
  • ·博识:“过劳死”人数居高不下 这样的第一我们不要
  • ·万象:上亿治霾资金被挪用 财政部将追回
  • ·博弈:推行“河长制”治理污染 有人管更要管得住
  • ·我论:开放机关食堂 不宜赋予太多“额外意义”
  • ·大乐透奖池达39亿 中大奖的必备技巧:追加、倍投、复式和合买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博识:“过劳死”人数居高不下 这样的第一我们不要

  最近,苏州一个24岁的工程师,不抽烟不喝酒,无不良嗜好,却因为加班频繁而猝死。就在这两天,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也传来两位正值壮年的医生猝死的噩耗。有资料显示,巨大的工作压力导致我国每年“过劳死”的人数达60万人,已超越日本成为“过劳死”第一大国。 (央视)
  燕赵都市报:
  不容否认的是,我们正处于一个“过劳”时代,即不少职场人频繁加班,身体健康因此被透支。《感觉身体被掏空》之所以火爆,就在于表达了很多职场人的心声。尽管“过劳死”被关注,但仅仅是舆论在关注,实际作用很有限,笔者以为,还需要有关方面采取行动。
  譬如,医学领域应该对“过劳死”进行深入研究。到目前为止,尽管相关案例不少,很多次引起舆论热议,但“过劳死”这个概念目前在医学上并不存在,也没有相关认定标准,这必然影响预防和救治,继而影响职场人权益。
  有关专家指出,“60万人”实际上是心脏性猝死人数,但猝死又不等于“过劳死”。能否在医学上对“过劳死”进行科学定义,并制定相关认定标准,值得考虑。一者,“过劳死”现象已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医学研究不能忽视;二者,如果在医学上明确定义和认定标准,有利于科普、诊断、预防和救治;三者,在医学认定的基础上,“过劳死”才可能进入相关法律,更好保障职场人权益。
  山东商报:
  现在,对于“过劳死”的归因,更多是针对工作环境,尤其是“加班文化”。比如,职工工作环境恶劣、劳动强度大、工作压力大、生活不规律、经常加班透支身体等。当下,都市人群中总是少不了“工作狂”,在鸡汤文中这被称为“奋斗的青春”。加班,从一种非常态的从业体验,变为一种日常模式,并被企业作为不容违拗的“铁血政策”加以执行,久而久之,竟然成了“加班文化”。不得不说,加班文化的风行,并让一部分人“融化为生命的一部分”,固然带来了企业的成长、经济实体的壮大,但它所产生的社会成本也是巨大的。这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这种文化让都市人群普遍处于亚健康状态,这是一种发生某种疾病的高危倾向。
  从这个角度而言,“过劳死”只是加班文化所造成危害的冰山一角,实际上,它所带来的负面作用,绝不是零星出现的“过劳死”个例,而是以覆盖面存在的整体亚健康状态。从而,其社会成本会由庞大的家庭支出、个人心理承压、社会医保费用等纷纷承担,说这些并非危言耸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