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3 宽窄巷-
A13宽窄巷
  • ·成都街头那些装点春天的行道树
  • ·广告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被以樱、梅、树以木兰”——扬雄《蜀都赋》

成都街头那些装点春天的行道树

二乔玉兰

广玉兰

贴梗海棠

美人梅

垂柳

紫玉兰

  

花重锦官城
  成都拥有令其它省市羡慕不已的环境和气候条件,无论春夏秋冬,行走在城市街头,这座城市始终充满绿意。拿城市街头最为常见的行道树来说,我们成都也有着远比其它城市更加丰富的种类,使我们随时能够追随着物候的变化,观察这些相伴于我们身边的行道树。

【编者按】

  自古以来,成都就是一个花团拥簇的美丽城市,曾有别称“蓉城”、“锦官城”。之所以叫蓉城,是因为曾有“龟画芙蓉”的传说,即春秋时初建城时,地基不稳,屡建屡塌,后来出现一神龟,引路建成此城,而神龟指引的路线就是一朵芙蓉花,蓉城由此而生。还有一种说法是,五代十国时后蜀皇帝孟知祥病故,传位给儿子孟昶,这位后蜀皇帝在成都称帝32年,没有大的政绩,唯独下令让成都人遍种芙蓉花树,花开似锦,灿若春天。从那时起,成都便因花而得其美名——芙蓉城。
  历史上,无论谁“坐庄”成都,这种“花重锦官城”的善举都薪火相传。如今,春暖花开,万物复苏,行走在成都的大街小巷,你可以看到,各种叫得上或者叫不上名字的树木,用生长出嫩绿的新芽或者绽放出鲜艳的小花的方式,无不在“夹道”欢迎——美丽的春天早已来到,方兴未艾装点着城市的靓丽。

玉兰花率先闹春

  西汉时居于成都的扬雄,在《蜀都赋》中便有“被以樱、梅、树以木兰”之句,说明当时的成都便将玉兰、樱花、梅花用于我们的城市绿化中了。玉兰来自木兰科木兰属,樱、梅来自蔷薇科李属。直到今天,木兰科和蔷薇科的植物也是率先装扮我们成都街头春天的主力。
  “霓裳片片晚妆新,束素亭亭玉殿春”。在各种木兰科乔木里,玉兰花是早春成都街头最为常见的树,总是率先绽放在万物复苏的时节,花先叶开放,花朵直立而芳香。玉兰花也是绝大多数市民非常熟悉的树种,但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在成都人眼中常见的“玉兰花”其实并不是一种,在我们成都街头最主要有三种,望春玉兰、玉兰和二乔玉兰。
  望春玉兰是最早开放地玉兰花,花朵小小的,看上去只有六个花瓣(花被片),其实它最外面还有三个小“花瓣”藏在了毛绒绒的芽鳞中,当冬天的尾巴还没有过去时,望春玉兰便迫不及待地开放了。玉兰也叫白玉兰,会稍迟于望春玉兰开放,花朵也要大上许多,有九个长得差不多大的花瓣(花被片),花朵芳香怡人。
  在春光中一树花开,如雪似云又落落大方。再稍后的时间,春意正浓时,二乔玉兰开始绽放,一树紫华自有一种雍容华贵的气度。因为二乔玉兰的“花瓣”紫色,大多数成都人会将二乔玉兰叫做“紫玉兰”。其实,二乔玉兰是玉兰与紫玉兰杂交培育而成的品种,现在已广泛运用在全世界城市绿化中,而真正的紫玉兰是低矮的灌木,在我们四川的山野中还有原生种分布,在城市里就不太容易见到了。
  还有一种成都人熟悉的木兰科行道树,就是广玉兰。不过,它的花期却远比玉兰花晚了许多,成都广玉兰开花的时候已经进入了初夏,大概在五月上中旬的样子。
  广玉兰也叫荷花玉兰,和各种落叶的“玉兰花”不同,广玉兰是木兰属常绿阔叶乔木,一年四季都是叶色苍翠明亮。广玉兰的叶远比玉兰花更加的大而厚实,呈厚革质,椭圆形或倒卵状椭圆形,表面深绿色,背面密被锈色绒毛。广玉兰花朵常在雨后的夜晚或沐浴在早晨的清露中开放,被誉为“开在树上的荷花”。
  不过,许多人不太了解的是,广玉兰的“老家”在北美东南部,直到清朝末年才进入中国。

樱杏桃梨次第开

  春风先发苑中梅,樱杏桃梨次第开。
  三月,进入了成都春天最美的时节。大街小巷的春意就开始爆发了,诗经说“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莺飞草长,生机勃勃。
  梅花、红叶李、樱花、桃花、海棠花那些万紫千红的蔷薇科开花树依次开放,出现在我们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在春天的成都街头,面对满树繁花和众多的树种,许多人少不得张冠李戴,指樱为桃。随着春天的来临,不知道有多少成都人会再一次唤起心中的小小梦想,要去分辨清这些街头蔷薇科的开花树。
  紫叶李时下正在盛开,紫叶李是成都常见的园林和行道树,它常年叶片紫色,非常引人注目,早春时节总是率先开花播报春信。虽然紫叶李花期很短,但当它们成片开放时,蔚为壮观,仿佛是由它开始释放出了春天的热情奔放。
  紫叶李和重瓣的梅花品种“宫粉”,被人类做媒,培育出了长得像梅花,又带着和梅花不一样长长花梗的美人梅。美人梅在成都街边和绿地有大量的栽种,早春时节,不难发现她美丽的身影。
  成都街头,樱花无处不在,一夜风吹静中柔,满树银雪覆枝头。主要有早春开放的早樱品种以及稍后在三月中旬开放的山樱花、东京樱花和稍晚开放的各种重瓣的晚樱品种。
  有着长长花梗的海棠花,来自于蔷薇科的苹果属,这个属除了更极具观赏价值的海棠花外,更有吃货们的最爱苹果。成都街边的美丽春光永远不会少了海棠的身影,长长的花梗,粉嫩的花瓣便是她的标准微笑姿势。“垂首相思念,无端似海深”。
  这些成都街边的蔷薇科各种开花树,在每一个春天都会短暂而绚丽的绽放,渲染出一个“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的美丽成都。

占春长久不如垂柳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仪态万千的柳树总寄托着对故乡和家园的思念。
  成都自古以来河道众多,为固河堤,成都人历来爱植柳树。成都温江古称柳城,相传鱼凫王广植柳,封树定界得名。在一千三百多年前,旅居成都的大诗人杜甫在《绝句》中更写道“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柳树是成都最常见的树种之一,也是我国传统的乡土植物,如果要在成都众多的行道树中评选一个代表春天的树种的话,我觉得柳树应当能够入选。这绝非是因为它花的颜值,柳树的葇荑花絮实在是普通至极。柳树的花并不像其它花朵一般靠脸吃饭,柳的花都是单性花,花没有花被,只有一个鳞片。
  柳的雄花有两枚雄蕊,两个蜜腺,柳的雌花有一枚雌蕊,一个蜜腺。虽说“水性杨花”,柳树不会去做招蜂引蝶的事,一阵风吹过,雄花花粉随风飘走,落到雌花柱头上就全部搞定了,这就是所谓的风媒花。柳树能为春天代言,是它对成都气温的变化极其敏感,立春不久,天气依然寒冷的时候,其它落叶乔木还在沉睡时,柳树就悄悄地冒出了嫩柳芽,吐出了嫩绿色的叶。另一方面柳树从最初的柳芽初露,到二月春风里垂下绿丝绦,到阳春三月柳丝如烟,再到暮春的漫天柳絮,“吹尽繁红,占春长久,不如垂柳”,柳树相伴了整个成都的春光。
  在传统民俗中就有清明插柳、折柳、戴柳的习俗,古人在祭拜祖先外出踏青时,顺手插柳也是古人常做的事。每逢清明,家家户户也常常将柳条插在井边,成语“井井有条”正是来源于此。我们古人插的柳叫垂柳,这种多年生乔木,喜湿润,耐水湿,也能生于干旱处,可用作行道树、庭荫树、固岸护堤树及平原造林树种,又极易成活。 孙海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