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9 宽窄巷-
A9宽窄巷
  • ·“野攀” 在岩壁上看高山流水
  • ·广告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和山有关的一切她都在尝试——高山攀岩、攀冰、高山马拉松

“野攀” 在岩壁上看高山流水

2015年2月四川阿坝双桥沟攀冰。

2011年12月云南老君山攀岩。

2013年9月法国登Ercan卫锋山脊线。

2013年法国Brian on附近参加高山领队培训。

2016年4月四川鹤鸣山公益攀岩活动。

  

记录城市的极限1

  游泳、瑜伽、跑步、网球……你爱运动?这些运动都不错,这些常规运动,对你我来说也许足够了,但对真正运动狂人来说,这些,只是开胃小菜,他们要的,是挑战自己的极限。今天,让我们用手中的笔,记录下这个城市的极限生活

  大邑县鹤鸣山猴子岩,一块高度接近30米的天然岩壁,上面郁郁葱葱的树林,不论是从下往上望还是从上往下看,都有南方山石的秀美。
  而这块岩壁,对于成都的户外攀登者来说有着特殊情感。这块岩壁见证了他们从“小白”成长为骨灰级玩家,记录了他们笨拙的第一次蹬腿,到身轻如猴子的蜕变。
  户外攀岩,不知不觉火了。成都骨灰级玩家、国内知名的攀登玩家杨小华说,每周固定玩两三次的“特粉”大概有300多人,这个人数无法和“人从众”的马拉松相比,但对于这个新兴的、稳定增加的户外运动来说,算是有了星星之火。
  攀岩,这两年来悄然火了,它不像马拉松一般火得山呼海啸、轰轰烈烈,但攀岩运动走进了校园,很多中小学生感受到了攀岩的魅力。而在刚刚结束的全运会攀岩项目中,四川选手马自达摘得一枚银牌,这位国家队选手极有可能在三年后的东京奥运会亮相。

启蒙
跟着小华姐姐去野攀

  对于成都的攀岩爱好者来说,没有人不认识小华姐姐。因为,很多人的“第一次”都有小华姐姐的陪伴。
  杨小华圈内俗称“小华姐姐”,当然另一个头衔更夸张——攀登大使。
  杨小华和攀岩的缘分已近10年。大学时期阴差阳错的缘分,她被教练吊上了12米高的室内攀岩壁,“当时我又哭又叫又下不来,觉得太高了,根本不敢动。”9年后,杨小华说,“现在几百米的高度对我来说没有太大感觉。”
  9年时间,她的“游乐场”从室内攀岩到了户外,和山有关的一切她都在尝试——高山攀岩、攀冰、高山马拉松。“在野外攀登的那种感觉让人痴迷,爬得越高看到的风景也不一样,那种感觉很好。”她说。
  2015年,杨小华在法国接受了UCPA(法国户外运动联盟)系统的培训,扎实地学习各种户外运动理念,从运动基础知识到户外运动管理、开发。回国后,她决心做一个公益项目——跟着小华姐姐去野攀。
  “这个想法一直都有,就是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推广和公益活动,让更多的人认识、接触到户外攀岩这项运动,但苦于没有装备、场地和教练。”当场地和装备都解决了,这个活动终于在2016年开启,“原来想的是每个月一次甚至两次,但因为在外地工作、出差,确实没时间,最终到现在只走了15次。”15次,大概有600人跟着小华姐姐在猴子岩迈出了自己小心翼翼的第一步,而手指抓紧岩缝的那一瞬间,似乎感受到了这种快乐。
  “很多人会去一次、两次,也是体验好了带着朋友来,或者听说朋友来了,自己也跟着来。”就这样,口耳相传,成都的运动圈子里周末多了一种玩法,也让很多想尝试一直没有机会尝试的人迈出了第一步。

观望
安全安全还是安全

  户外攀岩,如果只是听这个名字,会立刻觉得很危险。
  的确,2013年,国家五部委公布的第一批高危运动项目中,攀岩也跟在游泳、滑雪、潜水之后上了“黑名单”。
  不过,凡是亲身参与过这项运动的人会明白,越是危险的运动安全意识越是到位,出现危险意外事故的可能性其实比较低。
  “我很感触的一件事是,有个朋友参与了我们的户外攀岩活动后跟我交流说,其实他自己看这个公号已经关注了三期,他觉得这个活动比较正规、安全后才报名的。他一直在观望,我们让他觉得消除了安全的担忧后,才参与其中。”小华姐姐的内心来说,比较喜欢这种“胆小”的参与者,因为考虑和担忧得多,自己才会更加重视安全。
  另一个让她印象比较深的故事是,一位“闷胆大”教练,“当时在猴子岩玩的人比较多,也没有太多的线路了。我就建议他怎么挂线路,后来他上去了。我一看他这个保护设置完全打得不对,基本常识就是错的,当时我就提出来了。后来我想,他作为一个教练,他的学员肯定不会发现这个错误。不出事就算了,一出事绝对是大事呀。”
  常年在国外接受培训,杨小华的感触是,国外的培训理念基本上是“一票否决制”,也就是说,任何实际操作或者理论中有致命的安全隐患,都一票否决,“就没有证书,无法毕业。因为这是对你生命负责,也是对别人生命负责。”
  杨小华比较担忧的是,因为攀岩运动的流行,越来越多的人想要从事攀岩有关的职业,但他们的培训是不够扎实的。“很多培训和考试基本上就三五天时间,或者一些教练是从拓展项目转行的,实际操作经验不够,在处理紧急情况时,会有些不专业。”
  当然,目前国内有一些大专院校开设攀岩的课程,杨小华说这也是一个巨大进步,“这项运动我们国家开展得晚,肯定要走一些弯路。”

矛盾
开发岩壁还是保护环境

  杨小华说自己是一个矛盾体,作为一位酷爱户外、热爱大山的孩子,她对大自然的情感很深厚。另一方面,她也是一位线路开发者,可以说打进岩壁的每一颗膨胀螺丝都是她犹豫再犹豫,仿佛打入自己身体一般小心翼翼。
  “我参与开发的岩壁线路不算多,相比很多品牌开发的线路来说,真的不多。但只要是我开的线路,都会清理得干干净净。”杨小华开发的每一条线路至今都很难忘,因为每一颗螺丝钉为什么钉在这里、为什么钉在那里,这些问题在她脑子里都像放电影般一次次回放过很多遍,还有,从哪些角度爬上去能看到怎样的风景?攀爬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什么状况等,这些都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印象很深的是,当时我在法国学习,法国人开发都有一个习惯,就是开发者在打膨胀螺丝时钻孔不能过深,因为膨胀螺丝一旦打入了岩壁就取不出来,那对于岩壁的破坏也是不可逆转的。比较准确的做法是,一旦这个锚点不用了,可以将这个螺丝敲进去,会完全地淹没在岩石里,算是对岩壁的一种保护。”
  2013年杨小华在平乐金鸡谷开发了第一条“栈道式”攀登线路,全长300米左右,给很多没有攀岩经验的人有了玩儿的机会。4年过去,杨小华的线路开发经验更丰富了,参与的项目更多了,但也更谨慎了。
  如今,她的理念是开发一条线路就要用起来,能开发自然岩壁攀岩的就不用“栈道式”,尽量让岩壁保留天然的环境和痕迹,少一些人工的雕饰和破坏。
  “线路开得太难、太简单都没有意义,要玩的人越多越好。”她说。

未来
入奥入全让更多人参与

  攀岩运动的兴起不算突然,当然,最应该感谢的还是这两年来大红大紫的马拉松运动,群众参与基数较大的路跑活动带动了很多人锻炼。
  跑过几次马、玩过了铁人三项后,人生的新目标似乎瞄准了“更高、更强”的户外攀岩。“很多来参加我们活动的人,都是跑步的或者玩铁人三项的,或者玩越野跑的。”总之,大家都有一定的运动基础,“在报名的时候我也会让大家填,主要是考察他们的运动能力,是否有运动基础、体能基础,这个对于安全地开展运动很重要。”
  除了户外攀岩,成都一些大型综合体陆续开了室内攀岩馆,这也让很多人认识了攀岩。早些年,成都的攀岩馆数量连一只手都数得完,这些年几乎每一个大型商业综合体都会“配备”攀岩馆。
  记者在走访时发现,很多综合体内的攀岩馆也不算冷清,除了小朋友们在练习抱石,还有一些成人来体验。很多攀岩馆还开设攀岩课程,针对成人和小朋友的都有,费用千元左右十节课,算是入门基础。多年前,想要在成都玩攀岩,连装备在哪儿买都不知道,这些年除了有万能的网购,一些大型体育用品超市也开设了专门的攀岩区。这些入门装备购买起来方便又不贵。
  “很多学校开设了攀岩课程,有一些学校里还有人工岩壁,现在,玩攀岩的人越来越多了。”在圈内,杨小华可以感受到另一个刺激点是攀岩项目进入了全运会及2020年东京奥运会。“我觉得这个很重要,也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不是说这个项目进入了全运会、奥运会就有更多的人去比赛,但对于很多家长来说,这个项目进入了全运会、奥运会,至少他们的理念中,攀岩也和游泳、乒乓球一样算是个正规的项目了。”

□小贴士
从零开始 户外攀岩有啥讲究?

  1、了解这个活动采用的装备是否得到认证、场地是不是正规、教练有没有专业的资质。
  2、确认一定有购买高风险户外活动的保险。(买保险肯定需要身份证,如果活动主办方没有找参与者索要身份证号码,那肯定没有购买保险。)
  3、了解活动的内容,自己的体能、身体状况是不是能够匹配,是不是超出了自己的能力、体力范围。
  4、了解活动场地的基本环境状况,比如哪里有吃饭的地方、哪里有水、哪里有厕所、哪里有超市、最近的医院、加油站等等。
  5、了解天气的变化,带够衣服,户外天气多变,雷暴雨等极端天气一定不要攀岩。
  6、活动前要告知家人自己的行踪,或者把主办方、教练的联系方式给家人。
  7、要有环保意识,在户外攀岩享受了大自然的美好,也要爱护这一切,不乱摘花踩草乱扔垃圾这是最基本的。
  8、要有自我保护意识,比如落石区要头盔、任何身体不适都马上停止,不要逞强。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陈甘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