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3 读四川-
A3读四川
  • ·宝贝,对不起
  • ·产业输血 青神6000群众今年脱贫
  • ·今日限行
  • ·知冷暖:成都市区天气情况
  • ·同呼吸
  • ·体彩
  • ·福彩
  • ·96111健康热线:警惕儿童多动症伴抽动症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宝贝,对不起

早产双胞胎救治希望渺茫 父母挣扎五天后签字放弃

双胞胎在医院接受治疗。

张超签下责任书。

  

为何要放弃?

  张超说,最大的打击不是几十万的治疗费用,而是就算进行治疗,还有没有百分之百的希望。孩子手术成功的几率不大,即使有可能成功,以后80%也会出现脑瘫情况,“我们最怕的是不可预测的未来”。

旁人怎么说?

  对于张超的选择,大家都表示“太可惜”,但能“理解”。“好难得怀上双胞胎,遇到这样的事情,家里人肯定很痛苦。”刚当爸爸的瞿先生说,“孩子父亲的选择能理解,他要对家庭负责。”

华西都市报记者 刘虎 摄影报道

  12日下午2点,绵阳市中心医院,34岁的湖南人张超(化名)在《住院病人自动出院责任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要求拆呼吸机,自动出院”,张超靠着医院的柜台,弯腰紧攥着笔,在空白处写下这一行字后,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当他直起腰时,眼睛已经红了。
  5天前,他的妻子何女士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27周3天,早产,体重分别不足1公斤,只有微弱心跳,一出生就上了呼吸机。医生告诉张超,孩子要想活下来需要手术,并且需要数十万的治疗费用,但即使手术成功,也有很大几率患上脑瘫等严重的后遗症。
  张超一开始曾想过要拼命让两个女儿活下来,曾有好心人通过媒体为他呼吁捐赠,但最终他决定拒绝。他说,最大的问题,不是巨额的治疗费,而是两个女儿不可预测的未来。如果能保证孩子以后能像正常人生活,他一定会拼命筹钱。但他和妻子还有一个已经4岁的儿子,家庭并不宽裕,而两个女儿治愈的几率又很小,他和家人商量后,最终做出了放弃治疗的决定。

他日惊喜
打算多打几份工,养大三个娃

  12日下午,张超紧紧抱着出院手续和发票,独自一人坐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门口。他说:“开始知道是双胞胎的时候,觉得哪怕多做几份工作,也要把孩子养大。”
  5年前,他来到四川,接手了姐姐在绵阳北川的打字复印店,和妻子在这里安了家。一年后,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这一次妻子怀孕是在今年4月底,“考虑到国家政策允许,老大也有4岁了,就决定生下来,检查结果居然是双胞胎。”张超说,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全家人都很惊喜。
  他们一家收入不高,用张超的话说,不宽裕但是够温饱。虽然3个孩子意味着更大的压力,但当时他们已经做好了打算,如果孩子生下来,复印店的收入不够,张超会再去找几份兼职工作,一定要把三个孩子养大。

突然早产
双胞胎降临,只有微弱的心跳

  11月7日早上9点多,妻子何女士吃完早饭后,突然觉得肚子疼,坐在店里休息。“到11点,都没有好转反而更加疼痛,我当时一下就慌了。”张超记得很清楚,截至那天,妻子怀孕也只有27周零3天。随后,他立即把妻子送到北川县人民医院,“心跳很快,觉得要出事。”
  医生检查发现,何女士宫口已全开,即将生产。这也意味着,这对双胞胎是早产儿。
  时间就是生命,北川县人民医院立即启动多科合作机制,组织10多名医护人员全力抢救。当天中午12点27分,何女士产下体重分别为0.85千克(1斤7两)和0.9千克(1斤8两)的双胞胎女婴。
  极低的体重,没有呼吸,只有微弱的心跳。这对刚出生的双胞胎情况非常危险。医院在组织全力抢救的同时,也给绵阳市内医疗条件更好的医院打电话求助。当天下午2点,这对双胞胎被送往绵阳市中心医院抢救,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并上了呼吸机。

残酷现实
治疗费需数十万,救活希望渺茫

  绵阳市中心医院的主治医生介绍,两名婴儿因为是早产儿,体重均不足一公斤,导致多器官发育不全,当他们接到两名婴儿时,只有微弱的心跳,经过抢救,才有了呼吸。
  “现在,两名婴儿每天还要输血以及采取其他抢救措施,每天费用在一万元左右。”主治医生介绍,医院会全力抢救,但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治疗费用至少40万元以上。而且由于发育不全,婴儿中途极有可能出现其他症状,随时有生命危险。同时,医生也表示,因为是早产儿,有可能出现脑瘫等严重的后遗症。
  对于张超来说,最大的打击不是几十万的治疗费用,而是就算进行治疗,还有没有百分之百的希望。“根据医生的建议,孩子手术成功的几率不大,即使有可能成功,以后80%也会出现脑瘫情况,我们最怕的是不可预测的未来。”张超说,如果能保证两个孩子以后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那他会选择拼命去赚钱治疗孩子,“孩子长大了,发现自己不正常,那是多大的打击。”

撕心抉择
放弃很容易,但毕竟是两条生命

  两个女婴的特殊情况,很快在亲戚朋友中传开了,有人赶到医院捐赠,但夫妻俩没有接受。后来,有媒体也关注到了此事,又有一些爱心人士和救助组织找到张超,询问是否需要呼吁社会捐赠,但夫妻俩还是没有答应。
  张超在家里是一家之主,那几天他想了很多,“现在一年收入几万块,够一家人生活,但接受了捐赠,孩子有可能治不好,或是严重后遗症,那妻子和大儿子怎么办?”
  当时,夫妻俩都知道,他们还有另一个选择,就是在《自动出院责任书》上签字,这也意味着无法自主呼吸的两个女儿就此结束生命。但当时他们也很犹豫,面对媒体采访时,张超曾说:“签字放弃很容易,但毕竟是两条生命,是自己的骨肉呀。”
  就在11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上张超时,他说,孩子的情况不乐观,治愈几率很小,如果有专业的医疗研究机构愿意接收用作病例研究,他们也愿意在孩子去世后将遗体捐赠,“也算是她们换个方式活下去”。

独自一人签字
不敢见孩子最后一面

  7日到12日,5天的考虑,张超最终决定放弃治疗。12日上午,他一个人来到医院办手续,但直到下午2点,他才找到医生签字。
  当记者见到他时,他正紧抱着一堆出院手续和发票,坐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门口,一脸无奈。他说,这个决定妻子已经知道,双方的父母也尊重夫妻俩的决定。
  下午2点,张超站起身,走向医院的柜台,弯腰靠在柜台上,在《住院病人自动出院责任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在空白处写下了“要求拆呼吸机,自动出院”几个字。他知道,写下这几个字后,两个女儿或许很快将离开人世。
  直起身后,张超红着眼走往电梯,准备办理出院手续,原本应该按向下键下楼的他,连着按了三个向上。“让时间来冲淡,让时间来冲淡。”走出电梯,张超嘴里不断重复着这样的话。出院窗口不少人正在排队,看着身边女子怀里哭闹的小孩,张超突然沉默下来。
  在医院大门口,接完电话后,张超一直低头看着手机上两个孩子的照片,迟迟不愿按下锁屏键。
  “医院有医生,有护士,有护理阿姨,会照顾好她们。”像是安慰自己,张超抬头看着住院楼,“我不愿,也不敢再见到孩子。”下午3点55分,在住院楼门口停留许久的张超,独自离开。

对话
最初想救活孩子
现在家人都理解

 

 华西都市报:

得知两个孩子的身体状况,最初是如何决定的?
  

张超:

选择治疗,尽最大努力救活孩子。
  

华西都市报:

家里条件能够支撑吗?
  

张超:

双方父母都表示尊重我们的决定,如果要治疗,愿意一起承担。
  

华西都市报:

经过考虑最终选择放弃治疗,为什么?
 

 张超:

一个是考虑到孩子存活几率小,即使手术成功,以后的后遗症也不是孩子能够承受的;二是大儿子才4岁,家中老小都需要照顾,如果加上两个身体长期需要治疗的孩子,家庭负担非常重。
  

华西都市报:

接下来怎么打算?
  

张超:

现在最主要的是把妻子身体照顾好,带她走出这件事。

旁议
太可惜能理解

  绵阳市中心医院8楼是新生儿科室,医院里很多人都知道张超一家的遭遇,对于张超的选择,大家都表示“太可惜”,但表示“能理解”。
  “好难得怀上双胞胎,遇到这样的事情,家里人肯定很痛苦。”瞿先生的孩子刚出生10天,得知双胞胎孩子难以存活,他也表示非常难过,“孩子父亲的选择能理解,他要对家庭负责。”
  “医院很少遇到这样的情况,孩子才27周,离最低早产时间都还差一周,太可惜了。”护士王女士称,她没有遇到过这样特殊的情况,根据目前的医疗条件和孩子自身的身体状况,想要正常存活下去非常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