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2 创富纪-
A12创富纪
  • ·蚂蚁金服向印度输出技术
  • ·市场已重新转强
  • ·市场活跃
  • ·环保工程获机构净买入
  • ·上演抢权行情 次新高送人气爆棚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蚂蚁金服向印度输出技术

“一带一路”沿线多国“拷贝”中国模式

印度德里街头的菜摊如今也挂起了二维码。

Paytm创始人ViJay

  在中国不少大城市,年轻人已经习惯了出门不带钱包,带个手机就有安全感。因为不管你走到哪里,超市、餐厅或者是路边小摊,都能够通过扫二维码购买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在印度街头,你也可以看到同样的场景。当地人用手机打车,在餐厅结账,在加油站买单,甚至是路边的飞饼摊,都有人在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然而就在几年前,不要说手机扫码支付,大多数印度人,连银行借记卡或信用卡都没有,只能使用现金支付。印度近13亿人口,却只有3亿张银行借记卡和2300万张信用卡,许多普通印度人一辈子都没有进过银行。
  从“现金时代”跨过“信用卡时代”,直接进入“移动支付时代”的印度,凭借的就是印度版支付宝Paytm的努力。用户数从不到3000万升至超过2.2亿,并在2017年跃升为全球第三大电子钱包,Paytm让移动支付在印度成为一种潮流。而成就这家印度版支付宝的,正是中国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金服。

印度移动支付 刚起步时被泼冷水

  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Paytm创始人ViJay回忆,“2012年,在香港在一个活动上,马老师讲到淘宝和支付宝是怎么做的,当时我觉得这个模式非常棒,在中国起到这么大的效应。所以我回去决定做印度的支付宝,做印度的淘宝。”
  三年前,ViJay已经是印度出名的创业者,也是当时印度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公司的老板。他跑到杭州,想找马云聊聊,因为那时候,他已经推出了电子钱包业务Paytm,进军移动支付领域。ViJay希望学习蚂蚁的、“被证明成功了的模式”,从支付到理财、到银行到保险,信用。
  然而回到印度之后,ViJay和他的Paytm还是遭遇了当头一棒。因为无论是智能手机还是移动互联网,在印度的渗透率并没有那么高,所以有很多人用到Paytm的时候,可能是他们第一次用到移动互联网或者是智能手机。ViJay说:“我们最大的困难,在于他们对于科技的不习惯,还有就是印度的基建相对来讲没有那么发达。”
  2015年2月,Paytm的用户数不足3000万,合作之后,蚂蚁金服方面很快发现,发展缓慢的原因在于技术上的薄弱。Paytm的应用架构、扩展性和稳定性都很脆弱,由于缺乏技术积累,产品和功能升级往往容易遇到瓶颈。
  比如,Paytm为推广用户之间转账功能,曾设立奖励金,随即就有人琢磨出一个捞偏门的办法:双方不断注册不同的手机号码,相互赚钱,甚至一个人同时用好几个账户,以套取数笔奖励金。为此Paytm一度关闭用户之间转账的功能。此外,Paytm也没法支撑像双11这样的商业大促,因为承受不起猛然激增的交易峰值。这样的情况,后面想发展其他业务场景,很难。

从“信用卡时代”直接跨越到“移动支付时代”

  之后,蚂蚁金服和Paytm的合作就进入到重要的技术输出阶段。以电子钱包的底层技术,风控安全为例,从2015年8月开始,蚂蚁国际风控头狼团队就频繁飞到德里,和Paytm的技术员一起深入交流。
  两年多下来,双方之间已经达成牢固的信任关系,当用户量和交易量不断呈现数量级式的增长时,从百万级到千万级,甚至到亿级,既要保证系统的稳定性和安全性,又要实现风险控制和功能的平稳迭代——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蚂蚁金服输出经验技术之后,Paytm做到了,不仅业务发展一日千里,系统更是经历了无数次迭代和优化,印度同事比喻这个过程“就是开着飞机换引擎”。
  之所以当时Paytm的风险还比较低,是因为印度银行卡要进行比较严格的身份验证流程。而根据蚂蚁的经验,随着用户数飙升、业务场景越来越丰富,支付风险的种类会变多。
  “我们带给Paytm风控团队的,一个是提供咨询服务,一个是给他们做产品技术分享。”蚂蚁工作人员告诉记者,“Paytm的作弊风险率一度很高,我们风险政策的同学和我们自己的反作弊团队、模型团队和算法团队的同学一起,对他们现有的算法和规则做了优化建议,他们采纳并应用后,效果非常明显。”
  “此外,我们把蚂蚁自研的风控产品带到印度本地,就地对他们做产品使用的实战训练,让Paytm的同学能够使用我们的产品进行自由灵活的复杂规则的配置,实时做风险识别和决策,不再完全依赖纯人肉,一方面能更好控制风向,另一方面也降低了运营成本。”工作人员说。
  从两年过去可以发现,这种技术出海方式让印度的互联网金融走向了一条不同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发展路径——一种跨越式的发展:许多人可能从来没有信用卡、银行账户,却先通过智能手机,学会了使用Paytm,有了虚拟的个人账户——这种金融的跨越式发展在印度已经成为现实。
  眼下,在印度街头,随处可见一幕幕熟悉的场景:当地人用手机打TukTuk、在餐馆买单、在加油站加油、街头随便一个小摊贩都挂着一个二维码……目前,Paytm用户数从不到3000万升至2.2亿,2017年4月跃升为全球第三大电子钱包。”
  在印度以外的东盟和中东许多国家,智能手机的覆盖率正在大面积的提高,特别是中国VIVO、OPPO这些企业把智能手机做到几百元一台人民币,老百姓都用智能手机。当他们看到基于智能手机既能支付又能够理财,又能够打车,又能够人对人转账,而且成本还很低,但为什么不做呢?这几年,到蚂蚁上门来取经的各国机构、企业越来越多。

“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拷贝中国模式影响了蚂蚁金服

  来自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目前在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高度重叠),尚有20亿人没有银行账户,仅10%的人持有信用卡,有贷款需求的人中仅21%通过正规金融机构获得贷款。在东盟国家,超过6.8亿人口中,其中3.6亿人口迄今无法获得基础的银行服务。
  蚂蚁金服相关负责人介绍,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看见,这些国家人口密集、经济处在上升期,但金融体系发展较慢且不均衡,普通人获得金融服务的成本非常高。
  十年前eBay退出中国市场的经历也深刻影响到蚂蚁布局全球化的思路。“产品只有本地化,才能获得最大的成功,而本地化想做到极致,一定是本地公司,它们对本地市场、文化是最了解的。”蚂蚁金服相关负责人说,这也是蚂蚁不去海外开分公司,而是去当地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的原因。这样彼此拿出各自擅长来进行合作,也就是“技术出海+当地合作伙伴”模式。
  纵观自汉代以来开辟的丝绸之路到今天的“一带一路”,中国向沿线国家输出的,基本都还以物、以硬实力为主,从最早期的丝绸、茶叶,到现在的铁路、公路和高铁。
  很长一段时间,“世界时间”这一代表特定时代人类发展最高水平的基准线基本等同于“美国时间”,世界其他地方无非是对美国式创新与美国式高度的追随。十几年前,中国互联网发展初期,无不是在做C2C(Copy to China)。随着中国整体实力的崛起和移动互联网的井喷式发展与弯道超车,“世界时间”已然慢慢调整为“中国时间”。中国互联网公司开始成为KFC(Kaobei From China)。
  如今,中国也开始具备向周边国家、乃至全球输出技术、以及软实力的能力。蚂蚁模式就是顺着一带一路的沿线发展中国家,通过技术出海,让它们搭上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中国快车”和“中国便车”,让小微企业和普通人都能享受到方便、平等的金融服务。
  目前,蚂蚁金服出海输出技术的国家遍布“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印度、泰国、菲律宾、印尼等,通过技术出海的方式,与当地合作伙伴共同打造本地版支付宝,促进跨境贸易,帮助建立面向本地的普惠金融基础设施。此外,蚂蚁今年还将陆续宣布数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技术出海计划。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艾晓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