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0 宽窄巷-
A10宽窄巷
  • ·“袍哥”中的四川方言
  • ·彭山方言段子(一)
  • ·洋盘的骑行族
  • ·广告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袍哥”中的四川方言

民国时期成都出版的袍哥《江湖海底》全是四川方言。

  郑蕴侠(上排右2)和本文作者(上排右1)在《草莽英雄》电影剧组。

  

□郑光路 文/图
  1984年秋天,宜宾江安县夕佳山中,一处古典庄园热闹起来。原来,这里在拍摄电影《草莽英雄》。剧本是中国文联主席阳翰笙所写,以他家乡高县清末“袍哥”反清为主要内容。我应邀到剧组呆了3个月。

“郑老侠客”是个“袍哥通”

  演过贺龙的夏宗佑饰演袍哥大爷罗选青;张国立饰演孙中山派到四川的英雄唐彬贤。有英雄就有美人,王姬饰演文武双全的佳人——罗选青的“三妹”(女袍哥)。张国立后来成了荧屏上常晃荡的“皇帝”,王姬在《北京人在纽约》中演“阿春”一炮轰响。但那时他们还没走红,待人接物很谦虚,没啥明星派头。每天我们同在昏暗老饭堂内吃三顿老干饭;川南多竹海,每顿炒笋子、拌笋子、笋子汤……大家开玩笑说把人都吃成个熊猫了。
  这些且不多说。
  单说剧组有个演“老袍哥”的老头,那年近80岁,个子不高、脸黄偏瘦但精神健旺,穿一套旧中山服,脚下一双旧布鞋,如乡村教师……说起此公来头大:他叫郑蕴侠,1907年3月21日生在江西临川县,入过黄埔军校四期和林彪同期,又是上海法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后任国民党“中统局”少将专员等职。他解放后逃亡8年,铁窗生涯又是17年,1975年底才从大牢特赦放出来。我们笑称这位前朝的“过气将军”是“郑老侠客”。
  这些都不是本文重点。这里要说的是,“郑老侠客”是个“袍哥通”,和范绍增等四川袍哥头目都有好关系,还写过《洪门、袍哥及青帮探源》等专门文章,所以刘子龙导演邀请来当剧组的历史指导。

许多“切口”已成方言词汇

  《草莽英雄》以演袍哥为主,开拍前刘导演安排“郑老侠客”演讲,大意是:
  “袍哥”是四川方言,也就是民间帮会“哥老会”,在四川也称“哥老”、“汉留”(或“汉流”)。制订有较为完善的章程,即所谓《海底》(又称《江湖海底》);其成员还有各自的“公口”(即“码头”)。在非公开活动中,逐步形成了“切口”,即内部通用的联络隐语(江湖黑话)。
  “郑老侠客”重点讲“袍哥”的“切口”,许多已形成如今四川人广泛使用的方言词汇,例如:篙竿:筷子。放黄:失约。关火:能决定的人。结梁子:结仇。乘火:顶住祸事。说聊斋:找人扯皮。撤火:胆怯。抽底火:揭露底细。打让手:有商量余地。天棒:无法无天的人。方起:使人尴尬。对红星:死对头。涮坛子:开玩笑。报盘:当众说明。打平伙:分担伙食钱。下火巴蛋:说软话。扎起:相助或袒护。捡脚子:收拾残局。不落教:不够朋友。散眼子:自由散漫。点水:出卖同伙。绷劲仗:冒充好汉。操:鬼混。拉稀摆带:胆小逃脱……
  我保存的1984年《草莾英雄》剧本,再现了“袍哥”结义时,用四川方言“拜把子”的真实场面:
  清末川南高县一处竹篱茅舍,后院密室。神台上挂着三国时关羽巨像,像前燃着高高红烛,香烟飘渺。川南袍哥大爷罗选青站在神台前,目光锐利地审视左右说:“天下弟兄一家,四方好汉同室;山不转水转,船不行水淹。各位兄弟大驾光临敝码头,招待不周,礼数不到,多请海涵!”
  十多个各地来的袍哥大爷,各坐在一把太师椅上。南溪县魏明三魏大爷站起来拱手:“豪杰有难奔梁山,英雄遇难投水泊。兄弟小码头,今拜罗大哥为当家大爷,并拜见正堂三爷、管事五爷,及六弟、九弟、老么!”
  接着一个个“舵爷”作类似魏大爷的“亮家当”,最后歃血盟誓:“管事”上前一把将鸡头扭下,鲜血淋漓滴入酒碗。罗选青朗朗诵赞:“鸡血滴到碗中央,碗里装的是杜康。各位兄弟饮一口,患难福祸同担当!”

幸亏袍哥言语“救”了他

  我那年才35岁,78岁的郑蕴侠老先生可称老前辈了。他以前曾在旧军队干过。他专门给我讲述:是四川袍哥言语,救了他一条命。
  1950年初,郑蕴侠在一处大山老林行走,突然遇到几个土匪劫道。土匪把他押到一个破山神庙里,绑在庙子朽柱子上。他身上近五十万元人民币(注:老币,即后来的50元)也被搜走……只见瘦猴等土匪齐声乱嚷:“胡司令回来啦?”郑蕴侠也急忙张嘴大叫:“胡司令,救命啊!”
  那“胡司令”原是国民党军队中一个副连长,被解放军打垮杆了,纠集几十个难兄难弟占山为王。他恶狠狠问瘦猴:“这野物,干啥子名堂的?还不把龟儿子掀到悬崖底下喂野狼?”
  千钧一发之际,郑蕴侠忙吼道:“胡司令,掀不得呀!”胡司令瞪着他:“咋个掀不得?”郑蕴侠说:“胡司令,我家有老娘!”胡司令说:“未必哪个是孙猴子石头里蹦出来的,只有你才有老娘?——快给老子掀!”
  郑蕴侠又吼:“胡大哥,掀不得呀,我是‘嗨’了的!”这个“嗨”,指入了江湖袍哥。他突然念念有词嚷道:“‘大哥请登金交椅,三哥请上软人抬,五哥请坐龙虎案,各路弟兄两边排。辕门该由老幺守,不是嗨哥不准来’……胡大哥,弟兄们弄我上‘龙背’忠义堂,万望高抬龙袖、亮个膀子,把兄弟放了。我家里有天老(指父亲)、老柴(指妻子)、春儿(指儿女),都靠我啊……胡大哥念我‘嗨皮’份上,手下留情啊!”
  按江湖规矩,袍哥中人无论到何处,只要亮“海底”言语,袍哥间就得相互关照。
  果然,“胡司令”一听郑蕴侠满口袍哥黑话,凶相顿时收敛,摆手说:“都是袍哥弟兄,松绑!”
  郑蕴侠怕夜长梦多,当下挑起担子急急出了山神庙。胡司令还假仁假义客套:“都是袍哥弟兄,你龟儿子不喝口砂锅头的狗肉汤,暖和下肠子就下山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