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3 读四川-
A3读四川
  • ·构建具备全球竞争力的新经济产业体系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构建具备全球竞争力的新经济产业体系

成都建设最适宜新经济发育成长的新型城市

  世界向东,中国向西。2017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小米的投资生态年会、锤子科技新品发布会、香奈儿2018早春发布会,以及中国国际科幻大会,一系列重磅活动,无一例外地选择了成都。
  而以倡导工匠精神著称的锤子科技更是一马当先抢到先机,不仅与成都市成华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还于今年6月-8月陆续在龙潭新经济产业集聚区、猛追湾街道注册成立了成都锤子科技集团、成都野望数码科技、畅呼吸科技(成都)3家公司,并同步启动了锤子科技总部整体迁往成华区计划。
  刚刚结束的成都新经济发展大会提出,着力发展“智能经济”是实现新经济目标的路径之一,锤子科技的落户,既展现了成都投资环境的吸引力,也将为成华区的数字经济、智能智造注入新的科技活力。
  而以锤子科技等一批极具竞争力的企业的到来为缩影,着眼于全球视野下的新成都正在全力打造最适宜新经济发育成长的新型城市。
  来自新经济发展大会现场的信息显示,成都已确立新经济发展的战略目标,到2022年,基本形成具有全球竞争力和区域带动力的新经济产业体系,成为新经济的话语引领者、场景培育地、要素集聚地和生态创新区,建成最适宜新经济发育成长的新型城市。新经济产值达5000亿元以上,新经济总量指数排名进入全国第一方阵。

明确新经济发展路径
新经济总量指数进入全国第一方阵

  发展新经济,构建具备具有全球竞争力和区域带动力的新经济产业体系,成都已经提早布局。今年9月末,成都新经济发展研究院成立,其作为成都市新经济政策制定和实施全过程的重要推手,定位为立足成都、辐射全国、影响全球的新经济发展研究方面的顶级智库,将为成都市新经济发展提供态势感知、趋势预测、政策设计、决策判断、平台运营、对外合作、生态建设等方面的服务和支撑,使成都尽快迈入全国、全球新经济发展第一梯队,成为全国新经济制度创新高点和发展引领高地。该研究院执行院长周涛表示,研究院将为成都新经济发展提供从行业宏观到技术微观方面的咨询建议,并帮助成都汇聚相关行业的创新要素和核心资源。他认为,通过新经济能帮助成都找到未来经济的支柱。
  11月9日成都市新经济发展大会的召开,成都确定了发展新经济的基本路径。包括坚持以新技术为驱动。聚焦前沿技术,打破转化壁垒,让科技成果尽快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坚持以新组织为主体。推动各类创新组织、创新企业迅速成长,培育扶持一批独角兽企业,聚集一批新经济领域高端领军人才。坚持以新产业为支撑。顺应新产业发展趋势,推动工艺流程、产业场景、创意设计和生产要素组合再造,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打造一批新经济聚集区。此外,还有坚持以新业态为引擎、坚持以新模式为突破等。
  成都依此描绘出新经济最新蓝图,到2022年,成都的科技综合实力进入全国前列,R&D经费支出占比达4.3%左右,科技进步贡献率达67%以上;全市新经济企业达到10万家以上,其中,独角兽企业7家以上,潜在独角兽企业60家以上。科技创业者规模突破28万人;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达50%以上,形成电子信息万亿级产业集群和生物医药、汽车装备、智能制造、轨道交通、节能环保、文化创意6个千亿级产业集群;电子商务交易规模超过2.2万亿元,大型企业电子商务应用率达到100%等。新经济产值达5000亿元以上,新经济总量指数排名进入全国第一方阵。

专家解读
消费升级拉动新经济成长
打造“创新生态体系”整合传统产业

  数据显示,成都拥有科技企业24396家,潜在独角兽企业31家;去年,成都新经济产业增幅超过10%,目前已聚集共享经济企业超过100家……发展新经济,成都已具备充足的基础和潜力。
  清华大学社科学院战略新兴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吴金希指出,新经济不仅是世界的潮流,也是中国未来发展的方向。“我非常看好成都,这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城市。成都的经济结构正向好的方向快速推进。”吴金希表示。
  如何发展新经济?吴金希认为,首先要做的是打造适应未来和新经济的“创新生态体系”。对于城市而言,区域“创新生态体系”非常重要,而不同的城市“创新生态体系”有差异,有的适合传统产业,有的则适合发展新经济。在发展新经济“创新生态体系”方面,美国硅谷是全球的标杆。
  吴金希表示,放眼国内城市,深圳和北京无疑走在了新经济发展的前列。他指出,深圳的创新创业氛围很浓,成功案例很多,小企业层出不穷;而北京的人才层次最高,创业、创新氛围也很好,创新平台国际知名。此外,吴金希还指出,国内还存在一批较具新经济发展潜力的城市,“成都就是一个不错的例子,它作为西南的中心,未来无论其辐射力还是潜力都相当大。”
  根据成都的规划,成都将在发展新经济中聚焦“六大形态”,即重点发展数字经济、智能经济、绿色经济、创意经济、流量经济、共享经济,构建具有成都特色的新经济产业体系。对此,吴金希指出,成都提出的“六大新经济形态”确实代表了当前新经济发展的重点,且主要集中在新一代IT和新能源领域,它们既是国家发展的重点方向,也是全球创新的热点,这些产业具有无限发展的空间,且带动能力强、渗透率高、演化速度快。同时,成都还聚集了一大批崭露头角的新兴软件、创意与服务企业,假以时日,这些产业一定能够在成都生根发芽成为主导产业,带动成都经济迈向新台阶。除了确定新经济的重点发展形态外,将技术和优势转化为现实生产力,还需要应用场景的辅助乃至支撑。
  为此,成都的做法是构建“七大应用场景”,即通过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推进智慧城市建设、科技创新创业、人力资本协同、消费提档升级、绿色低碳发展和现代供应链创新应用,培厚新经济发展的市场沃土。
  在吴金希看来,这“七大应用场景”实属接地气之举,任何新经济的发展,既要考虑到其突变创新的方面,又要考虑其继承和延续的一面,新产业与传统产业、消费升级结合非常重要,具体而言,“要注意通过引导消费升级从而拉动新经济的成长,一个社会的创新型消费趋向极其重要,没有创新型消费就没有创新型经济。所以要加大数字消费、艺术消费、创意消费、智慧消费和低碳消费等引导,‘七大应用场景’应该朝这个方向努力。”

企业家访谈 发展新经济需要土壤
看好成都人才、生态环境及扶持政策

  什么样的土壤更适宜新经济的生长?成都到底适不适合培育新经济?能回答这个问题的,当属身在其中的创业者、企业家。王洪振是成都智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依托成都自贸试验区开放的市场环境,8成产品销往海外。王洪振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业是需要土壤的,我只是找到了一片最适合的土壤。”自贸试验区经常会举办创新交流会,在这个平台上,王洪振不仅获取了行业前沿信息,还和其他优质合作伙伴对接,“通过这些实在的帮助,节约了时间和成本,方便我们在不同区域开展业务。”
  数据显示,近两年,成都拥有科技企业24396家,潜在独角兽企业31家;去年,成都新经济产业增幅超过10%,高新技术产业产值8446亿元……历经十多年沉淀,成都新经济积蓄了巨大的市场。
  “在苗圃配置创新共享平台,推动科研设备、试验室和生产线共享开放,实现从创意到样品的突破”,新经济发展大会上诸多新提法,让成都洪泰智造工场副总裁李强强感到欣喜。洪泰智造工场是人工智能与智能制造投资服务平台,“这种商业模式比较少,一开始来到成都很忐忑,担心没有市场。不过,现在一年半过去了,我们在成都完全站稳了脚跟。”
  在李强强看来,成都的上游研发端强大,有全国一流的高等学院和科研院所,下游制造端也实力雄厚,有英特尔、富士康、戴尔等制造基地,具备全球领先的电子产品供应链加工生产能力,这为人工智能与智能制造产业提供了就近大规模生产的便利性。11月2日,10台IDEALENS K2VR一体机在成都洪泰智造工场正式下线并成功测试,以此为契机,成都理想境界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将生产基地从深圳迁回了成都。见面会上,首席技术官李薪宇信心十足地说,随着成都新经济业态、供应链的逐渐丰富和成熟,公司把生产业务迁回成都,“看好人才、生态环境以及扶持政策等等一系列适宜新经济发展的要素。”

最新播报
助力成都新经济发展
锤子科技“西迁”落户成华区

  自1996年美国《商业周刊》首先提出“新经济”以来,新经济迅速席卷全球,不断重塑世界经济结构、改写国家竞争格局。在国内,以北上深杭等城市为引领、部分区域中心城市竞相追赶的新经济发展格局正在形成。成都,这座崛起中的城市也正在为发展新经济理清思路、明确方向。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加速突破,智能经济蓬勃发展,正在引发链式反应,深刻改变人类生产生活方式和思维模式。着力发展智能经济,成为成都破局新经济的路径之一。
  记者获悉,锤子科技已经把位于北京、深圳等地的行政、供应链、研发、设计等总部管理和服务部门整体迁入成华区,截至9月底,锤子科技售后部门、软件研发部门等总部已搬迁至成华区,入驻办公约200人,这个数据,占了此前锤子科技团队的一半。
  “我们后续还想整合多方资源,包括我们珠三角合作的工厂也想带过来。后期,京东方会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罗永浩告诉记者,锤子科技自己还有一些小的工厂,过去的合作方,如今也将带到成华区来。
  业内人士分析,随着锤子科技的落地,成都缺乏本土的通信终端知名品牌的空白将被迅速填补。成都在通信终端上拥有一个强有力的知名品牌,这对打造城市的通信全产业链,强化城市“五中心一枢纽”功能,加快发展新经济都将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张想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