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5 读四川-
A5读四川
  • ·DNA认亲 被拐“川娃儿”回家 孙欲养而爷不在
  • ·施工方进场施工小区有望通水
  • ·蒲江巡察整改“回头看”推动全面从严治党
  • ·成都红盾春雷行动 打掉一售假窝点
  • ·苏宁发布2018年公益战略 精准扶贫实训店扩展至百县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DNA认亲 被拐“川娃儿”回家 孙欲养而爷不在

张文文和亲生父母相认。

其他寻亲者和家人相认。

认亲大会上,7名被拐者与亲人团聚。

  今年24岁的罗志得是上海一家电脑网络公司的业务骨干,好友同事都知道他是一个福建仔儿。但在他的心里,19年前一个特别的记忆片段,却总是挥之不去。在记忆片段里,他突然昏睡过去,和最爱的爷爷从此分别,并由一个“四川娃娃”变成福建仔儿,留下整整19年亲人悲苦的泪水。
  12月27日上午,四川南充。一场特别的认亲大会上,罗志得终于和自己的亲生父母见面、相拥,三人抱成一团,场面令人动容。这个时候,罗志得5岁时的模糊记忆,才慢慢恢复。这个原名叫张文文的宜宾孩子19年前被人拐卖,十几年的彼此寻找,终于团圆。当日由四川省公安厅组织的这场认亲大会上,像罗志得这样和亲人团聚的,一共有7对。

寻亲故事

A

爷爷一直愧疚自责
离世前没闭眼
被拐
吃了陌生人东西 从此和爷爷分别

  1998年12月6日,5岁的张文文在宜宾翠屏区北门长春街附近与爷爷一起卖水果,文文和爷爷最亲,这么多年了,他记忆里还有爷爷的模糊影像。
  当天中午卖完水果后,文文说肚子饿了,想吃叶儿粑,但是爷爷有点吝惜钱,哄着他说,乖乖,自己先回家去吃米饭,爷爷跟着就回来。
  独自回家路上,文文碰到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人,热情的阿姨给他东西吃,吃了之后,文文昏睡过去。几经辗转,文文被带到了福建永安市槐南镇,来到了养父母家中,从此改名罗志得。

遗憾
爷爷多年前过世 留遗言找回孙子

  在认亲大会上,母亲郑玉萍讲起当时丢失独子后的日子,声泪俱下。她说,孩子丢失后,她曾经想一死了之。“我姐姐说,你如果死了,我们怎么办,爸爸妈妈怎么办?我悄悄走到河边,准备到铁桥上跳下去,想着我姐哭的样子,想到要是家人承受不住该怎么办,我又想通了,我活着还可以去找儿子,我又悄悄地回家了。”
  曾经,作为妈妈的她,对丢失孩子的爷爷充满了怨恨。爷爷张家必更是生活在愧疚和自责中。文文的父亲张隆彬说,孩子丢失后的第六年,老父亲就过世了。老父亲弥留之时,把他和妻子叫到身边说,“我对不起你们,是我弄丢了孙子。我闭不上眼,你们一定要继续找,把娃娃找回来。”

相认
DNA确认亲缘关系 从此有了4位父母

  2016年4月10日,张隆彬看了相关寻亲节目后,赶到宜宾市翠屏区刑警大队,告知儿子张文文于1998年在北门长春街走失,至今没有消息,请求采集DNA入库。
  接警后,民警办理了接处警登记,提取了当年的询问笔录,并对当时掌握的疑似人员进行了梳理和比对。同时,于2016年4月11日将采集的血样送往宜宾市公安局,纳入公安部打拐DNA数据库。
  张文文被拐时5岁,已有记忆,长大后寻家的愿望十分强烈。2017年9月4日,张文文加入了宝贝回家志愿者QQ群,并在当地公安机关采集血样。通过公安部DNA打拐数据库盲比,张隆彬与罗志得确认具有亲缘关系。
  当郑玉萍低泣着不停说“对不起”的时候,张文文将身材瘦小的母亲搂在怀里,帮母亲擦拭眼泪,安慰着她。“我想对爷爷奶奶说,我还记得你们的样子。我不怪你们,还有爸爸妈妈,你们不用说对不起,这是特殊原因造成的。你们就当我独自出去生活了十几年。而且,这么多年我生活得很好。”文文说,他寻亲的事情,养父母是知道的,也是支持的。但是从情感上讲,福建的养父母对自己视如己出,他们也是含辛茹苦把自己养大。对他来说,要想办法平衡两边父母的情感,他不打算改回自己张文文的名字,两边的父母会定期看望,他希望能得到四位老人的理解。

寻亲故事

B

找回儿子 父亲提前1天过生日

  寻亲现场,有一位身材壮实的小伙子,眼圈发红,一个女孩半跪在一旁,紧紧握住他的手,泪流不止。
  这个小伙子曾经叫张灿,是一个射洪孩子。但现在的名字叫刘某,今年33岁,如今生活在河南,已经结婚并有了一儿一女。他告诉记者,河南的养父母对自己很好,自己是养父母家中唯一的儿子,他这次是偷偷来四川,和自己的血亲相认的。
  这个骨肉分离的悲剧发生在27年前。1990年5月11日上午,张灿的父亲张开林和母亲黄洪珍在地里种棉花,6岁的张灿在家中由大伯看管。当天中午,张灿不见了。2012年,张灿被拐案被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不久前,通过公安部DNA打拐数据库盲比,双方血样比对成功。
  寻亲现场,张灿的父亲和妹妹到场和他相认,而母亲并未到场。妹妹告诉记者,当年哥哥丢失后,妈妈身体和精神就垮了,在48岁那年,妈妈就过世了……
  一家团圆后,张灿告诉妹妹和父亲张开林,自己28日就要乘飞机返回河南。
  这个时候,妹妹哭着说:“哥哥,你晚点走嘛,明天28号正好是爸爸61岁的生日,你能不能陪爸爸过个生日?”刘某红着眼,不知道该怎么说。陪伴一旁的遂宁公安局民警对妹妹说,毕竟分开了27年,要给哥哥一个逐渐适应的过程,不要给哥哥压力。最后,还是父亲张开林想了一个好办法,他说,干脆把生日提前到27日好了,要理解儿子,只要知道儿子生活得很好,他已经很高兴了。
  27日下午,刘某跟随父亲一起返回射洪老家,给死去的母亲上坟。刘开林通知了家里的亲戚朋友,晚上在家和儿子一起过特别的生日,让所有亲戚朋友看一看回来的儿子。

温暖回家路
今年四川找回52名被拐儿童

  在认亲大会现场,记者向四川省公安厅打拐处处长蒋晓玲了解了我省打拐工作的相关情况。
  就全国来说,四川是拐卖儿童案件相对比较严重的流出省,一个又一个四川家庭因为孩子被拐受到了巨大伤害。为此,四川各级公安机关都抽调了大批人力侦查寻找拐卖儿童。
  特别是今年,按照公安部的统一部署,全省公安机关把时间长、跨度大、破案难度极高的拐卖儿童积案,作为2017年的一项重点工作来抓。截至目前,今年全省公安机关已成功破获部级目标案件3起,省级目标案件3起,并通过DNA比对,成功比中并找回52名被拐儿童,并相继与亲生父母相认,让这些家庭阖家团圆,重享天伦。
  这次认亲大会,离散的家庭得以团聚,最大的特点是通过DNA采血比对成功。因此,公安机关希望丢失孩子的父母去进行免费采血,录入全国统一的数据库,这样找回孩子的希望才是最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