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1 老照片\时光-
A11 老照片\时光 下载PDF 下一版 上一版 |
A11老照片\时光
  • ·福兴街:瓜皮帽子一条街老照片
  • ·想起那年修灯泡
  • ·母亲的孔干饭
  • ·借东西
  • ·我的课外劳动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借东西

  

□讲述人:徐君(岳池)
  小时候的院落,房前屋后是孩子的天堂。有一首骂人的儿歌至今记得:“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只借不还,全家死完。”大家一边唱,一边指指点点。
  我们那时都小,一个院子的小孩,相差几岁,大家在一起玩,懂得借了东西要还。除相互借油坛坛、弹子、烟票等玩耍,我们还借过盐,借过火,借过煤油,甚至还借过衣服。
  农忙季节,父母一早出去做农活,做饭的任务就交给家里大一点的孩子。洗净锅,掺上水,淘好米,盖锅盖,放柴禾,拿火柴,哦嗬,一根火柴都没了,咋个烧火?只有到侧边或坡上坡下邻居家借火了。
  简单的是将干竹子拍破了,拿上一把到邻居的灶里点燃,风风火火跑回来放进灶里。或拿上一把火锹,到邻居家铲回一些带火的柴灰,放进灶里,再放上一小把谷草,吹上几口气,火就燃起来了。有时运气不好,连吹好几口气,脸涨得通红,火都没生起来。
  稳当的办法是,到邻居家借上三五两根火柴。等买回了火柴,如数还给邻居,父母都不知道。
  借来火做好了饭,等到炒菜了,发现盐罐罐里没盐了,星星点点的盐粘在罐壁上,任你用舀盐的瓦调羹在壁上刮得哗哗哗响,也不够炒一次菜用。
  有时拿把瓦调羹,有时拿个小汤碗,到邻居家借。借回的盐放在菜里,丝毫不会影响炒出的菜有滋有味。盐买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把邻居家的还了。
  为表感激,明明只借了两调羹,还悄悄地多舀一调羹还给邻居。虽然没有一个邻居来对父母说多还了点盐,但常常为自己的小聪明感到美滋滋的。
  父母成天在地里转悠,忙得天黑才回家,几个娃娃坐在大门边等父母回家。天黑定了,大姐将家里蓝黑墨水瓶做的煤油灯点燃,放在堂屋正中吃饭的方木桌上。看到灯光,父母一会儿就回来了。
  有时大姐去点油灯,或油灯点燃一会儿,煤油没了。大姐会使唤我或二姐去邻居家借煤油。提着没有煤油的油灯到邻居家,一会儿就借回煤油点燃灯光。
  偶尔遇上一家不借的,他会歉意地说他家的也刚够照一晚了,然后指点你到某家借,说某家昨天才打了煤油回来。至今还相信他不是不借,而是真没能借的了。
  邻居家不管是小孩还是大人在家,遇到来借火、借盐、借煤油的,都会爽快地给。小孩子也不好意思唱那首骂人的儿歌,大人更不会唱,但借了的都会还。
  父母忙农活,回到家哪里知道做饭的火是借来的,炒菜的盐是借来的,油灯里的煤油是借来的。很小的弟弟说,盐是借的,爸爸摸出钱,叫大姐到店里买盐,并说记到把借的盐还了哈。
  有一年,母亲带我到二姨家去耍几天,我穿的衣服是借的院子里李三的。穿着别人的衣服,我在二姨家耍得高高兴兴的。回到家,母亲把衣服洗得干干净净,还给了别人。
  那时候,人们生活在一个村里,缺什么就借,借了什么就还,相互之间快快乐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