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2 大特稿-
A12大特稿
  • ·急中生智
  • ·必须离开广元
  • ·广告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急中生智

  

《不死华佗》译林出版社(31)

  “大哥说得有理,可是我们又要逃到哪里去呢?”一旁的军士追问道。
  “刘备和大公子刘琦那里是万万不能投靠的,为今之计只有立马赶回江陵城,投奔二公子刘琮。实不相瞒,蔡瑁将军是在下的族兄,他老人家透露,二公子早想好了,要投降曹丞相,我们跟着二公子投降曹军,不仅能保住性命,说不定还能分得一官半职。在到达江陵城前,此事万万不能让人知道。”“大哥放心,旁人若是知道了,老子就咔嚓一刀宰了他!”躲在暗处的叶源倒吸了一口凉气,刘琦和刘琮是荆州牧刘表的两个儿子,刘表死后,两个儿子开始争权夺利,大儿子刘琦和刘备交好,一心要战,二儿子刘琮却一心要降。其实说起来,这本是荆州军的家务事,叶源并不关心,可是自己无意间听到此事,那就有点麻烦了。
  曲如玉朝叶源瞅了一眼,两人都是一个心思:躲在这里不出去,等他们走后,就万事大吉了。不多时,逃兵歇息好了,一行人准备动身之际,忽然叶源怀里酣睡的小商翻了个身,口中嘀嘀咕咕说起了梦话:“好好吃啊!阿爹。”梦中小商又翻身睡了过去。
  “谁?”蔡文大吃一惊。
  叶源和曲如玉都大惊失色,硬拼肯定不是法子,可又能怎么办呢?蔡文挥了下手,兵士们扇状展开,朝叶源藏身处逼了过来。
  暗室里的曲如玉冷汗直流,不知该如何是好。叶源借着微弱的月光,低头看到小商衣包中还揣着一些曲如玉不敢吃的干果,连忙对她说道:“快点,把这些果仁都吃了。”曲如玉愣了一下,旋即明白叶源的用意,急忙把果仁塞到口中。
  蔡文举着火把,慢慢靠近,“嘭”的一声踢开了暗门。叶源连忙把小商放到一旁,一把抱住曲如玉,放声号啕起来。
  “娘子,我们的命怎么苦啊?”
  曲如玉埋在叶源怀里,待到脸颊发痒发烫时,抬头说道:“大夫说奴家得的是瘟疫,不仅治不好,还会传染人的,你快带着孩子走吧,不要管我了!咳咳……”
  “娘子,我不走,要死我们死在一起,我不走。咳咳……”
  “官人,这才一会儿光景,你也感染瘟疫了,我们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蔡文被突然发生的一切搞蒙了,正当他举着火把向前走的时候,曲如玉一下从叶源怀里闪出,披头散发地站在了蔡文面前。
  蔡文吓了一跳,连忙向后退了几步,曲如玉拨开了脸上的乱发,朝蔡文笑了一下。
  “鬼啊!”一旁的士兵大叫一声,那曲如玉脸上和身上都是一颗颗骇人的红斑。
  “官人,你看,这里还有几名兵大哥,有他们陪着,咱们黄泉路上就不寂寞了!”
  “娘子说得对,有兵大哥跟我们一起走,就不怕什么恶鬼了。”叶源一边咳嗽,一边转过身,露出了胸口那块尚未愈合的刀疤。
  蔡文本想杀人灭口,却又怕染上怪病,连忙掩着口鼻,招呼身旁弟兄:“我们快走,不要管这些要死的人了。”一旁的兵士像躲瘟神一样飞快跑向庙外,消失得无影无踪。
  见到歹人远去,曲如玉这才松了一口气,瘫坐一旁。此时叶源摸着胸口的刀疤,突然抱着脑袋半蹲在地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叶大夫,你怎么了?”
  叶源发疯似的挠着脑袋,口中喃喃自语道:“不要管我,你带着小商先离开!”一阵冷风吹来,叶源忽然打了个寒战,眼睛发直,又陷入了迷糊的状态,口中喃喃道,“阿柔,我们一起带着小商走……”
  “谁是阿柔?”曲如玉不解地问了一句,旋即明白叶源头风症再次发作了。 下期关注:歌姬冷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