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2 大特稿-
A12大特稿
  • ·急中生智
  • ·必须离开广元
  • ·广告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必须离开广元

  

《在秋天里奔走》

(3)
  经过两天的仔细阅读,原来,妹妹的三大本笔记全是没有时间和地点。或许在她看来她所记录的这些文字本来就不是日记,当然就用不着有时间和地点;或许是她的一种笔记习惯,时间地点对她来说无关紧要,原本就清晰地记录在她的心里,就只断断续续地写了一些事件和她的心路历程。并且我揣摩出妹妹用三本笔记本同时分别记着一段时间或者同一个事件和她的心理活动,有意把时间和事件的发生顺序打乱,像一个装着品种、花色、款式繁多的宝贝的百宝箱。她自己翻读笔记时,像每次找选心仪的宝贝一样,享受那种别人体会不到的快感。
  我读着妹妹的三本笔记,像迷宫一样,让阅读的我在时间和事件的零乱中摸不着头脑。
  我终于在妹妹的一本笔记里读到了下面这样一段文字:
  今天的天气和心情都很适合我在下午离开这个城市。
  我走下楼梯,将旅行箱的拉杆拉开,粉红色箱面的右上角“lover”的英文字母映入眼帘。我鄙视地莞尔一笑,是谁人设计这么个东西?像是专门给我定制的一样。“情妇”这个词像是我人生走台的编号。
  抬头望天,一缕一缕的云彩飘逝而去,像是我人生随风而去的春夏,转眼间就进入秋天了,我还得在季节和人生的秋天里奔走。
  其实我是不知道要到哪里去的,只知道必须离开广元。
  我先去了慈善会,把我的300万元存款捐了,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一身轻松。抬头望望天空,天空的云彩正在舒缓地流动,蓝天白云,风轻云淡,一只云雀呼叫着孤独地飞过我的头顶,直入云霄……
  现在是去飞机场,我并不是要去登机,而是郊外的机场在山地高台上,在那里可以鸟瞰这个即将离开的城市,多年憋屈的我想寻找个地方能痛快地呼吸几口气,放松一下自己疲倦的身心。
  拖着旅行箱在机场的广场上走了一圈,晚霞把西边的天空染成玫瑰色,极像过往的那些男人们献给我的玫瑰凋落的残瓣在漫天飞舞。遥望山下城市,灯红酒绿,红尘万丈。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手机,才记起把原先的手机已经丢进了山下的那条大江里,下狠心不与以前的任何人联系了,决然了断一切是非恩怨。
  晚霞转眼间被渐渐暗下来的夜幕代替。
  在机场边找了一家旅店住下。
  这一夜漫长得如同我48年的过往。通宵难眠,心里很乱,像一团麻,理不出任何头绪来。
  其实,我心里充满了无限爱意,但又无从爱起,到底爱谁?爱父母?父亲在我两岁时已经早逝,死于一场不明的车祸。父亲在我的心中只是个符号而已。爱母亲?母亲在我3岁哥哥8岁时就弃我们而走,从此杳无音信,是为了她的幸福不顾我们的死活?这样的母亲没有丁点儿慈母之爱,我能在哪里去爱她呢?但毕竟她是我母亲,母女血缘,血浓于水,她时时是我心中的牵挂。
  哥哥为让我好好读书,一直在遥远的福州打工挣钱,辛苦劳作。记不清有多少年没见过哥哥了。
  一路走来,有许许多多的人值得我真心去爱,但而今没有了一个具体的爱的目标,爱也茫然。
  有时候爱恨并存,但恨谁也说不清楚。恨离我而去的三任丈夫?恨消失在我人生旅途中的三任情人?其实一个也恨不起来,他们有错,我也有错。恐怕应该恨的只有我自己,很多人生之错,还是我自己酿成的! 下期关注:宝莲寺上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