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2 大特稿-
A12大特稿
  • ·歌姬冷柔
  • ·宝莲寺上香
  • ·广告
  • ·广告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宝莲寺上香

  我读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屋外“呜呜”狂叫的风声很大,看见不远的大小树木被吹得摇来晃去。但这里还好的是狂风中没有沙尘,干烈而洁净的风随时将城市的废气吹得干干净净,不像别的地方风一吹就灰蒙蒙一片,即使在风中,也有一份独特的清爽。
  我在沙发上换了一个坐姿,泪眼矇眬地继续捧着妹妹的笔记本往下读:
  屋外的晨光已经把我从通宵失眠的疲倦中带进又一天的拂晓。匆匆洗漱之后,像昨夜寄宿枝头的一只倦鸟,拉着粉红色旅行箱,离开停歇的枝头,在一架飞机停稳机场跑道,另一架飞机即将起飞的时候,我无目的地离开了这个本不该到来的机场。
  朝霞满天,蓝蓝的天空无限地高远。我忽然想起昨天飞过我头顶的那只孤独的云雀,我搜寻视野所及之处,空旷的天空和大地,没有了它的任何踪影,它消失得如同一粒微尘。
  山下车水马龙的城市,它的喧嚣像一刻也没有停止过,随晨风时隐时现,此起彼伏。我分明感到人世红尘的无限纷扰,有着与我千丝万缕纠葛的城市,已经和我拉开了距离。我此时的回望,完全是为了我与你的这次离别。不知我会走向何方,也不知我今生还会不会再次回来,即使我有深情的回忆,即使我有永世的牵挂,就像那山下的大江,此时只想一心流去。
  这时,正好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我面前,一种如同过去我下飞机走出航站楼等候接我的感觉一样,我把旅行箱和我一同塞进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问我:“美女,去哪?”
  我说:“下山后,走绕城高速西南段,到东边红叶山上的宝莲寺。”
  往日特别拥堵的机场道路,今天的这个清晨一路畅通。
  下山后,出租车司机按照我说的路线,没有再进入我即将离开的这个城市,绕环城西南路41公里,让我十分闲暇地目睹了这个城市,鳞次栉比的楼盘如雨后春笋般地拔地而起,城市高架路正在如火如荼的建筑之中,远处的港口货轮装卸一片繁忙,高速列车飞驰而过……猛然间像听见有人在喊我,侧耳静听,只有晨风柔柔絮语。
  出租车司机似乎懂得我今天的心情,不慌不忙地载着我绕城而过,让我与这个城市作最后的难言告别。
  依照我的指引,在与机场相反方向的山下陡转急上,半小时后,把我放在了山顶的一座寺庙大门口。
  这时的寺庙正香烛缭绕,木鱼的敲击声和诵经声给我的心带来了一片宁静。
  我去庙里上了香,觉得这里是我能短暂停息的地方,便在寺庙旁的一家农家乐安顿下来,准备小住一两天。
  是一家星级农家乐,设备现代一流。室内干净整洁,被褥散发着淡淡的百合花香味。可以上网,可以洗热水澡,有一种家的感觉。
  我洗漱之后,将室内的咖啡色窗帘拉严,开始整理我纷乱的思绪。
  我现在已经远离了嘈杂的人流,尽管山下的城市在红尘万丈中繁华纷扰,我已经不在其中。过去的我,生活在红尘的万丈深处,一身纷乱的气息,身负人间的诸多困扰,手机响彻耳际,尘世晃荡不已。我这个命运多舛的女人,跟这割不断理还乱的世界有太多的联系,爱恨情仇,荣华富贵,功名利禄……一具疲惫的血肉之躯,天天穿行在欲望的丛林里。红尘的欲望执着,把我的心蒙得太深,而且让我生生不得停歇。此时在这偏安一隅的心灵安放之地,我该何去何从? 下期关注:有三个人该报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