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5 特别报道-
A5特别报道
  • ·“复活”成都古河道 让河流成为“流动的博物馆”
  • ·整合医疗资源 促进药物临床试验
  • ·省人大代表高增安:推进“交通+旅游”要解决一些问题
  • ·省政协委员苏蓉:提高幼儿园老师职业认同感
  • ·省人大代表蒲从双:建设锂电核心区 让射洪经济实现飞跃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复活”成都古河道 让河流成为“流动的博物馆”

省人大代表、省社科院党委书记李后强提交的建议收到省人大常委会回复

省人大代表李后强。

1958年5月,小学生在御河上进行划船比赛。(资料图片)

  一座城市有了水脉,才有人脉、文脉和商脉!因此,我认为成都中心城区实施河流‘复活’工程具有重要价值。”1月29日,当收到省人大常委会发来的短信,省人大代表、四川省社科院党委书记李后强显得格外高兴。
  短信告知:李后强通过“省人大代表建议网上办理系统”提交的《关于在成都市中心城区实施河流“复活”工程的建议》,成都市政府、省水利厅、住建厅、省发改委、国土资源厅、农业厅、林业厅、环保厅已签收。
  省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坚定推进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持续改善生态环境质量。李后强认为,结合成都市已经启动实施的水环境整治建设项目,实施成都市中心城区河流复活工程,不仅是一项顺自然、合民心的德政工程,还是一项综合效益显著的善政工程,更是新的历史时期进一步提升城市竞争力的民心工程。

历史案由
河湖水系孕育成都繁荣

  在这份4350字的建议中,李后强首先提出建议的案由和案据。
  李后强认为,历史上,成都水网交织,河渠密布。都江堰“穿二江成都之中”,府河、南河形成了两江抱城的格局,金河、御河穿行城市中心,与摩诃池等湖泊构成了完整的城市河湖水系。该体系具有航运、供水、排水、蓄水、泄洪、环保等多种功能。发达的城市河湖水系孕育了成都的繁荣和富庶。
  “近年来,国内外很多城市已将城市河流地区生态环境质量的改善,作为提升城市形象和提高城市竞争力的重要举措。”李后强说,从一些国际大都市的规划与建设经验来看,河流的开发治理对于城市功能转型和城市形象塑造具有重要作用。因此,在城市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成都更应该做好河流复活文章,在更高的起点上提高城市河流治理水平,将河流复活作为国家中心城市建设、美丽中国典范城市建设的重要抓手,进一步提升成都竞争力。

两大关键
要解决水源和污染问题

  “要想成都河流复活,有两个关键问题要解决。”在建议中,李后强不仅提出问题,也给出了解决问题的建议。
  “河流复活的首要条件是水源问题。”李后强认为,结合成都市现有水源调配、利用状况,充分挖掘潜在资源,可用于河流复活的水资源,可通过协调水源配置保障河道基本生态流量;利用再生水;进行雨水收集等三个方面来予以解决。
  河流复活还须解决治污问题。
  李后强说,治污是河流复活的重要基础性工作,否则复活的河道就有可能成为新的污染源。在河流复活过程中,应该同步开展河流污染治理。治理要遵循“外源减排、内源清淤、水质净化、清水补给、生态恢复”的技术路线,不仅要控制进入河流的污水及污染物总量,还要就地削减入河污染物。另外,河流本身是一个生态系统。利用生态学原理构建的生态系统,可以持续去除城市水体中污染物和营养物,改善水体生境。

九点建议
“治水而不是造景”是基础

  对于成都中心城区城市河流“复活”工程,又该从哪些方面入手?李后强在建议中给出了九点建议。
  其中,李后强将“治水而不是造景”作为了河流复活的基础。
  李后强说,首先应重视城市生态水文化的独特性质,对河道类别、功能及布局进行全方位的调查和评价,根据不同河段的功能需求,结合城市规划,有针对性地采取治理措施,全方位地进行综合整治,以恢复和提高河道的综合功能。在河道开掘中,要注意修复河流的天然形状,也就是“多自然型河流”。河流的生命只有回归到自然状态下才具有活力。
  “复活河流,不仅要尊重规律,尊重自然,还要注重水是文化的载体。”在李后强眼里,一条河流就是一个流动的博物馆。一个城市中博物馆的多少,往往体现一个城市的文化厚度。在河段周边辅以简单但富有意义的雕塑、石碑等,讲述河流的故事,展示河流文化,让河流成为一个“流动的博物馆”、一个“开放的博物馆”,让成都文化气息和历史韵味随河流动,浸润全城。
  李后强认为,河流“复活”最终目的是要重现成都水系,建设成都城市与河流的和谐关系。
  “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李后强建议,先期选择金河、御河以及龙爪一斗渠等复活难度不大、复活后效益显著、具有示范意义的河流启动复活工程。金河(金水河)可以考虑从通惠门西郊河引水,工程可采取明渠暗沟结合方式。御河可以与正在进行的成都中央公园摩诃池恢复工程结合进行,水源问题可以解决,只需恢复河道即可。通过示范工程,逐步恢复古河道,打通“断头河”,联通市内河流上下游,恢复成都水系。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梁波 李媛莉 摄影 谢凯

新闻链接
成都都有哪些河渠

  据历史资料记载,成都市区主水系有府河、南河、沙河、西郊河、饮马河、江安河、清水河、摸底河、东风渠等。除此之外,城区还有中小河渠94条,以及金沙湖、江岸湖、锦城湖、青龙湖、白莲池、升仙湖等十座湖泊。
  其中,府河(古称郫江)、南河(古称检江、锦江)为成都母亲河。这是环绕成都而过的两条人工开凿的河流。府河是在都江堰市崇义镇从检江分流出来的一条支流,原名郫江,绕成都北门,然后东下与南河汇合。唐代,改郫江从府城下经过,成为护城河,故称府河。
  南河则是李冰修都江堰时从岷江干流上分流出来的一条支流,绕成都西、南,向东流去。汉以后,因水量巨大,曾被误认为是岷江正流。《马可·波罗游记》中描绘它水面宽阔,“竟似一海”。
  1960年以后,由于城市建设的不断扩大,原来作为成都市护城河的二江,逐渐成为市区内河了。
  沙河被称为成都“生命河”。
  沙河,古称升仙水,为自然河流。南北朝的《益州记》、晋代的《华阳国志》及唐代的《成都记》均有记载。到元代、明代时,升仙水城东下游已有“沙河”之称,河宽约60米。1950年,一批大型工厂在东郊兴建,国家将古老的沙河从农灌天然河道改扩建为城市工业区专业供水渠。据了解,成都市生活用水和工业用水的总量有90%以上由沙河供给。
  而江安河位于成都市西南部武侯区境内,全长13.2公里,是与府河、南河、沙河齐名的成都市四大水系之一,污染较少。
  清水河则是南河上游的主流,全长6.8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