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8 品读-
A8品读
  • ·在散文的深处守望,或遇见
  • ·首创“古人访谈录”
  • ·人生如戏,活在当下
  • ·水晶球星球
  • ·雪楼访洛夫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水晶球星球

  

□废物
  拿到李唐的《身外之海》,每天晚上看上几十页,花了一周的时间安静地看完。合上书,心绪也是inner peace。这不是一本适合“一口气读完”的小说,读它的时候应该适当地停下来,感受作者穿插在故事中的意识流、想象和诗意。李唐写得太冷静了,他没有致力于快速推进故事的发展,也不有意去制造悬崖陡峭,只是安静地诉说。国外有朗诵小说文本的传统,我认为《身外之海》里面就有许多片段适合朗诵,配乐应该是书中守林人送给主人公的那张收录了自然之声的木头唱片。
  说到木头唱片,不得不提这本书里许多超现实的事物:书籍需要用书的种子种出来的,以及能够将书稿印刷成植物的逆向印刷机;时光机其实是借助电流刺激大脑,让过去的回忆变得真实起来,使人身临其境;死掉的时间变成青色的荧光,沉淀在森林里,气温过低时,一些死去的时间会被冻结;心跳测试仪,记忆博物馆,会说话的狼,食花蛇等等,可以说这是一部奇思妙想连接起来的小说,有好多处使人赞叹。
  李唐自称超现实主义者,可见他对自己的定位明确。他惯写这类题材可能和他的个人经历有关:生于北京,没有在别的城市生活过,大学毕业后在互联网、出版公司工作,不像我的一些朋友,离家后辗转多个城市,为了生存干过各种各样的工作,他们的经历就够写好几本书。相比,李唐的经历较为单纯,这让我想起纳兰性德(李唐也写诗),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这样评价他,“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李唐未染生活之艰辛,凭借想象虚构自己的世界,善多恶少甚至没有,文章透露着一种清澈冷静的气质。
  这是李唐的第一部长篇小说,阅读时,我不自觉地拿它和村上春树的处女作《且听风吟》作起对比。故事都发生在一个海边小镇,都有一个酒吧,几个人物经常在里面聊天,时而无聊时而严肃地探讨人生,主人公都爱好音乐——李唐和村上一样爱好爵士乐。李唐还爱好看日剧,也阅读了很多日本作家的书,他的行文中有一些日式小说的痕迹,同样营造一种疏离感、虚无和孤独,“用一个平凡的头脑观照世界的神秘”,这是两本书的一些相似之处。
  《身外之海》的故事背景很难想象是发生在中国,一个警局两个警察的小镇,海边,森林,酒吧,爵士乐队等等,一开始我以为是在日本。当然,因为是超现实,也可以说这完全是一个架空的小镇,镇上的人与外部世界联系很少,一些人是从外面来的或者去外面看看,最终都要回到这里、留在这里,除了那只不被狼群容纳又不被小镇接受的会说话的狼。小镇就像是一个水晶球里漂浮的世界,安逸而美好。
  书中将几个人物的故事融合在一起:“我”与父亲的往事,“我”与阿栗还没发生就被宣告结束的爱情,赵柚的经历,森林的秘密,拉松的故事,酒吧老板“长官”的传奇人生,李尔和女朋友以及书贩陈眠的三角恋情,狼的出现……作者很好地把它们安排起来,如同钢琴、小号和萨克斯,演奏出一曲完整优美的爵士乐章。李唐并没有打算写一部跌宕起伏或者反映时代的小说,他更多的是想把自己的创意和诗意串联起来,表达对时间、自然、爱情和生命的认知。我认为他做到了,而且做得足够好了。
  有一个问题,小镇最后有没有挖出钻石?开始,我内心是期待挖出的,毕竟来了一拨又一拨的挖掘队,最后只剩下一支还在坚持着,这似乎是在引导读者往美好的方向想。再一想,这样不就是套路了吗?或许没挖出来,更适合一种平静的结局。不写的话,倒是让小镇有一种暗中涌动的活力。另一个疑问,作为一个架空的理想中的小镇,为什么不能接受一只会说话的狼,而让它离开,四处流浪呢?这种矛盾大概体现了作者更远的追寻吧。
  《身外之海》
  作者:李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