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1 老街坊-
A11老街坊
  • ·辣妈群今夜无眠
  • ·牛气的苍蝇馆老板
  • ·教授﹃打包﹄我脸红
  • ·又见梨花开
  • ·福彩的起源与发展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教授﹃打包﹄我脸红

  

□徐彬汇

  一个星期天,外公带我参加一场教授聚会,我看到了让我脸红的一幕:教授吃饭“打包”。
  东道主王教授是研究国家现代化问题的,我叫他王爷爷。王爷爷当年恢复高考后上了大学,又去美国工作多年,回国后在某高校任教。他的一位姓李的朋友在美国拿了绿卡,当了美国的大学教授,回国来探亲,王爷爷在宾馆设宴招待他。外公是王爷爷的朋友,也被邀请去作陪,带上我,是希望我长一点见识。那天一共八个人吃包桌,吃完还剩下半只香酥鸡、半只烤鸭和半盘水煮大虾,大家正准备离席,王爷爷突然叫服务员拿来两个塑料袋打包。我觉得在美国教授面前打包,实在有失颜面,正想看看李教授是不是会露出鄙夷的神色,不料他微笑着站起来,拿起筷子就帮王爷爷收拾,还说“我们当知青的时候,粮食不够吃,去刨生红苕充饥,吃得肚子痛。现在不要浪费,现代化离不开勤俭节约,其实美国人也很注意这个。”两位教授一席话,说得我脸都红了。
  让我脸红的不是王爷爷李爷爷说的话,也不是教授“打包”,而是让我想起一次同学聚会。2017年春节后不久,一个同学过生日,邀请十来个同学到宾馆海吃海喝,什么牛排、披萨、龙虾、大闸蟹之类,点了一大桌。结果同学们似乎都很斯文,只吃下一小半。离席的时候,老板叫我们打包:“同学们,光盘行动啊!”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就是没有谁带头去拿一点,最后都争先恐后地离开了,我听老板嘀咕:“这些娃娃啃爹啃妈,一点不心痛。”走出餐厅,做东的同学说,“大家高兴我高兴,浪费一点没啥。”我脸上火辣辣的,但认为面子也很重要,浪费就浪费了吧。
  “刨生红苕充饥”这样的故事,我以前也听外公外婆说过,想想那样多不卫生呀。没想到王爷爷、李爷爷也有这样的故事。与我们那次剩下的牛排、披萨、龙虾、大闸蟹相比,“生红苕”什么也不算,但经常被爷爷、奶奶辈记得,可以想象他们曾经的艰苦。
  曾经,在潲水桶里,我经常看见雪白的馒头、香甜的米饭或一些肥肉丢得不少,有时跟爸爸妈妈参加一些婚礼,见到的浪费现象更是触目惊心。
  我外婆原是乡干部,退休十多年了。有一次,外婆的老领导偕夫人来拜访,外婆很高兴,带一家人陪老领导去宾馆吃饭,叫我爸点菜。爸爸为了显示慷慨大方,点了一大桌好菜,外婆看过菜单后有些犹豫。老领导说“千万不要点太多!”接过菜单,略加思索,提起笔来把点的菜砍掉近一半。一顿饭吃完,基本实现光盘行动,大家都高兴。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我们都能背诵这首诗,但真正实行起光盘行动来,大体却分三种态度。一种是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一辈的老年人,他们大都是从艰难困苦中走出来的,因此对光盘行动是衷心拥护,行动比较自觉。第二种是我的父母辈,他们经历的困难生活不多,面子观念重,光盘行动怕麻烦,表现就不是那么积极主动。第三种就是我们年轻人,根本没有经历过苦日子,认为光盘行动是小气,丢份儿。如果不能克服这样的心理,最终必定沦为“丢人”的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