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1 老街坊-
A11老街坊
  • ·辣妈群今夜无眠
  • ·牛气的苍蝇馆老板
  • ·教授﹃打包﹄我脸红
  • ·又见梨花开
  • ·福彩的起源与发展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又见梨花开

  

□李刚明

  一直觉得,家乡的春色春景很美,尤是梨花盛开的时节。
  家乡在沱江边上,偌大的丘坝聚居着两百多户的人家。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房前屋后,沟涧岭沿都遍植梨树,大的需两人合抱,小的也似桶粗,苍虬的枝桠伸向天空,参差不齐。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三四月的家乡确是如此盛景!和煦的清晨,推开院门,外面便是一片洁白的世界,堪比风雪北国。微风吹拂,似雪花飘舞,洁白了天空;洁白了大地。阵阵清香,沁人心脾,透彻的芬芳……小时候总是好玩,我会约上春娃、国国、强军几个小伙伴,偷偷折下细细枝条,挽圈戴在头上,在梨园里钻来窜去,玩“捉特务”的游戏。因为贪玩,很多时候会延了上学时间,自然少不了会挨上家长和老师的责备。如果遇上巡园的生产队长,那就更惨了,在他大声的呵斥下,我们几人都得老老实实认错,否则就要享受扣粮的待遇,在那靠家长挣工分口粮的年代里,这待遇谁都不敢享受。只是那些年,我们被队长呵斥了好几回,但一次也没被扣粮。后来方才明白:其实表面严厉的队长大伯心里慈爱着呢!他是心疼那折下的枝条能结出好些梨儿呵。
  我们都曾为这满园的梨花欣慰和骄傲着。在那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里,平常百姓家中是很难见到水果的。当果园里忙来忙去的蜜蜂嗡嗡声渐渐隐去,参差交错的梨枝焕然变绿遮荫蔽日,我们又期待着夏季的好收成。
  梨儿成熟了,队上除去上交任务和集体提成,也会分给每户数百斤不等的果子,这时母亲便会选上一些品相好的,吩咐给对家中有帮助的亲朋好友送去,余下的大都贩运到城里零卖,以补贴家用开支和我们兄妹几人秋季开学的学杂费用。
  我们也渐渐长大,相继离开家乡。家乡的梨园还在,只是渐已稀疏,不胜当初。近些年来,受朋友之邀也去了很多冠之梨乡的地方,种植规模和种植品种都远胜于家乡,但总是乘兴而去,淡然而归。唯有回到家乡,再见这片片梨花,才深感洁白世界里的豁然开朗,玉心无瑕!
  春娃在外闯荡了多年,在城里开了自己的公司,那年接到年迈的队长大伯电话,说这梨园需要好好打理,他就当即应承下来。这个春天,他又邀上儿时的我们几个伙伴,说回来看看吧,梨花开了,一如以前。
  其实我们都知道,那梨花的美,尤是家乡梨花的美,已深深根植于心底,哪儿都取代不了它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