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2 大特稿-
A12大特稿
  • ·鼓足勇气跳水
  • ·学徒生活
  • ·土地及物业合作信息
  • ·公告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鼓足勇气跳水

  后来,警察来了。迪伦和我藏在楼梯下面的壁柜里,偷听他们和爸妈说些什么。我们只听到了几个零星的词,如“取消”和“太危险”。
  “不,我很抱歉你们现在不能跟他们谈,他们现在太难过了。”父亲的声调抬高了,“我们已经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们了。发生得太快,没有时间……”
  “他们不再找他了吗?”我问迪伦,“他一定会非常害怕。”
  “他现在不会害怕了,”迪伦说。
  迪伦把他的手捂在我嘴上,他说我们不能被他们听见。然后轻轻对我耳语,会有一个天使带着艾迪回到我们身边。我说:“迪伦,我已经不是四岁小孩了。我知道根本没有天使。而且艾迪也知道。他还知道根本没有圣诞老人或者牙仙。”
  一团灰尘呛得我咳起来,但迪伦不让我出去,虽然我很想去厕所,而且真的很饿。我们从昨天早饭以后就没吃东西。“迪伦,是我的错。是我把他搞丢了。”
  “不。”迪伦使劲摇晃着我的肩膀,我疼得要哭了,“不是你的错。你永远不要对任何人那么说。那只是个事故。答应我,你不会再对任何人说那些话。”
  我答应了,做了一个用拉链拉上嘴唇的动作。我那时还不知道我们的沉默会持续一年。我听从迪伦的指示,他会让我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说话。过了几个月之后,我们还是拒绝说话,妈妈对所有人说我们得了慢性咽炎。那年我们喝了很多咳嗽药水,频繁地去看医生,医生总是问我们感觉怎么样。
  警察走了以后,我们从壁柜里爬出来,但爸妈还在说话。
  “为什么是他?”爸爸说,“为什么会是他?”
  星期六,我直接去了港口。拐进港口的时候看见雷克斯正从港口的围墙上跳入海里。他头朝下猛扎下去。我看见两个人站在了墙上。其中一个肯定是泰,另外一个看上去像乔伊。
  “艾希!”泰对着正往港口的墙头上爬去的我大叫,“看这个。”他把手里的香烟弹出去,就转身融入了蓝天里。我屏住呼吸,看着他腾空,翻转,旋转又旋转,然后消失在水里。乔伊是下一个。他直接起跑俯冲入水,溅起了一小片水花打在墙上。
  他们排成一排的时候,丹尼从俱乐部那里出来了,穿着一件白色T恤朝我们走来。雷克斯又是第一个跳的,“噢,耶!”他终于浮出水面的时候兴奋地大叫。乔伊和泰同时跳了下去,乔伊溅起大片水花,泰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雷克斯吐出嘴里的水。“轮到你了。”他对我喊。
  在海边走走没有关系,但你不能下海。我摇了摇头。“我才不跳,”我扯着嗓门喊。
  “胆小鬼!”泰发话了,“来吧,不会有事的。我会抓住你的。”
  我往前一步,从边缘往下看,白色的泡沫在墙的下面打着转,至少有三米高。
  “来吧,艾希!不要那么娘。”雷克斯尖着嗓子起哄。
  “好吧,她就是个姑娘,你还期望她能怎么样呢?”泰对着雷克斯喊道,伸出手臂做出接住我的姿势。
  这时丹尼顺着台阶爬上了墙。我很确信他一定会阻止我。
  “想都别想,艾希,”他喊道,“你会受伤。”其他人一直在起哄让我跳水,激将我。丹尼上来了,他的脚印越来越近。现在不跳就不会跳了。
  “好!让路吧你们。”我无法相信自己真的要跳。我拉下外套拉链,手在发抖,踢掉了我的运动鞋。“不要……”我听见丹尼在背后喊我。但是太晚了,我已经冲出了墙的末端,我在飞,在下坠,水面拍向我。

  下期关注:溺水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