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3 世界杯-
A3世界杯
  • ·开幕式球场的幕后故事——为了永不忘却的纪念
  • ·66666原来是全世界通用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 今晚在卢日尼基开启

开幕式球场的幕后故事——为了永不忘却的纪念

卢日尼基静待2018俄罗斯世界杯开幕,列宁的雕像依然矗立在体育场外的广场上。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卢日尼基,体育场的名字还叫列宁中心体育场,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的开幕式就在这里举行。

有34名遇难者留下了遗照。

有34名遇难者留下了遗照。

  1982年10月20日,在当时的列宁中央体育场,也就是本届2018俄罗斯世界杯揭幕战的场馆——卢日尼基体育场,曾经发生过一出惨烈的事故,造成61人受伤,66人死亡。为了悼念去世的球迷,在卢日尼基体育场内,还建有一座纪念碑,一年四季花环从不间断。
  据悉,此次俄罗斯世界杯开幕式和决赛都选择在卢日尼基球场,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想要悼念这些去世的球迷。因为,在他们闭上眼睛的前一刻,看到的仍旧是足球……

66名球迷遇难
起因 雪天导致踩踏惨剧

  1982年,莫斯科的冬天并不算太冷,在10月中旬才下了当年的第一场雪,这样的天气并不多见。10月20日早上,大雪之后的莫斯科气温,约为零下10摄氏度,不过还是有很多球迷冒着严寒,趟着湿滑的地面来到了卢日尼基。
  当天晚上,有一场欧洲联盟杯32进16的首回合比赛,莫斯科斯巴达克队主场对阵荷兰哈勒姆队。那场比赛可供出售的球票数量为8.2万张,但由于下雪导致的天气寒冷,球票销售状况并不理想,一共仅卖出了1.6万张门票,因此整座球场只开放了一处看台。这处看台共有2个出口可供球迷通过,不过大多数人都选择了东看台距离地铁站最近的那个入口,这样可以减少在寒风中步行的时间。

  

那场比赛似乎也被寒冷的天气冻僵了,场面略显沉闷,幸好,斯巴达克队取得了1:0领先的优势。当比赛进入补时阶段,不少球迷为了避免随后的拥堵,开始提前退场。然而,在比赛还剩20秒就要结束时,出生于格鲁吉亚的斯巴达克前锋谢尔盖·谢维托夫将比分改写成了2:0,看台上顿时沸腾起来,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一些已经走出了通道的球迷听到了球场内的声音,于是开始往回跑。由于雪后的地面湿滑,几名球迷摔倒在了地上,但是不管是想要退场的球迷还是想要重新返回的球迷都没注意到这一点……顿时,通道处发生了严重的踩踏事件。
  付出生命代价的只有斯巴达克的球迷,远道而来的100多名荷兰球迷是从另外一个通道退场的,因此毫发无伤,而且他们也并不知道在他们的对面到底有多么恐怖的事情发生。
  时任哈勒姆队主席的赫尔博什在后来回忆时表示:“事发几天之后我们听说在球场发生了一场事故,一直到几个月之后我们才慢慢了解当时死了人。”但他同时也表示,关于这场事故的消息很少,他一直不知道死伤人数的确切数字。一直到多年以后,在俄罗斯官方公布了死伤者数字之后,这个秘密才最终被解开。

案情扑朔迷离
追责 只有一人遭到处罚

  尽管是一次惨痛的事故,但当时,人们并没有把它当一回事儿。第二天,只有一家媒体在稿件中写到:“昨日,在卢日尼基,球赛的最后阶段,一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事情是因为观众引起的。”警方随后将责任推给了足球流氓,认为是一些足球流氓引发了这起骚乱,最终导致了60多人死亡,甚至还有人说这些去世的球迷中,也有足球流氓。
  当然,在讨论事故责任的时候,不能把球迷彻底撇清。在球迷之中的确有一些制造麻烦的人,他们带了烈酒进球场,一边看球一边喝酒,以抵御苦寒的天气。其中少数人,甚至在喝酒之后闲来无事,向警察扔雪球、冰块、空酒瓶,完全是以激怒警察为乐。
  也有目击者表示,灾难完全只是一场意外,起因是一名女球迷的鞋子掉了,她想要捡鞋子。当时球场的门很窄,一些男球迷想要帮她捡起来,结果造成了踩踏事件。目击者娃罗达·安德雷夫回忆说:“实在是太可怕了,我们根本没办法移动,当时人群从前后两个方向一起推。我看到一名警察跳入人群想要阻止这一切,但是那种情况之下,他能做点什么?”
  在灾难发几个月后才被任命的卢日尼基球场新总监阿廖欣,于2007年接受了一次采访,他也赞成警察当时是在维护秩序这种说法,认为警察想在人群中抓住那些惹祸精,因此把球场的门稍稍关闭了一点,以至于进出口的通道非常狭窄。
  但是,警察的责任显然不应该就这么被撇开,为什么在当时,很多球迷都能够携带伏特加等烈酒进入球场,美名其曰要用伏特加御寒。另外,球场管理者也应承担自己的责任,为什么在一些球迷退场之后,他们还能再次入场?
  尽管针对这起惨剧后来曾进行过一系列调查,甚至还将相关责任人送上了法庭,但却都只是走了一个过场。从头到尾,只有时任球场经理潘切金被送去劳动改造了18个月。其他人,比如说球场总监科克利谢夫、副总监列金,以及警察局局长科里亚金虽然都上了法庭,最终却均得到了豁免。潘切金一直觉得自己是替罪羊,他认为负责球场安保的警方也负有责任,因为他们的致命失误造成了球迷的死亡,但却没有人因此而受到责罚。

纪念还在继续
后续 友谊赛为家属筹款

  尽管谢尔盖·谢维托夫的射门帮助莫斯科斯巴达克战胜了对手,但这名射手的后半生却一直处于悔恨之中。他多次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真的希望自己从来没有进过这个球。”
  在事故中丧生的66人中,有38人是18岁以下的青少年,其中不少人还是第一次来球场看球。死者年纪最大的45岁,最小的娃罗达娅·阿尼金才刚满14岁。更让人痛心的是,有32位死者没能留下只字片语,甚至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他们就这样从这个世界上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死者的遗体被分别放置在莫斯科不同的几个停尸房中,13天之后又被埋在了不同的墓地之中,目的就是不想让外界了解更多情况,也不愿为他们建起一座纪念碑。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每逢10月,卢日尼基体育场就再也不举行球赛了,官方对此的说法是因为进入深秋之后,草皮的状况太差无法进行比赛。一直到1992年体育场正式更名为卢日尼基并进行了改造之后,才又在冬天恢复安排比赛。
  球迷们因为观看斯巴达克的比赛而去世,因此莫斯科斯巴达克认为自己有责任帮助这些受害者的家属。俱乐部每年都会在10月20日左右组织本队球迷的联赛来纪念这些球迷,所得收入虽然不太多,但也会用来帮助这些遇难者的家属。
  与此同时,在1992年改造球场时,俱乐部终于在卢日尼基体育场内为遇难者建立了一座纪念碑。2007年,甚至还组织了斯巴达克和哈勒姆队的退役球员进行比赛。而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开幕式与闭幕式都选择了卢日尼基,也是在提醒球迷,千万不要忘记这66名球迷。
  除了官方的行动之外,一些关注这一事件的球迷也建立了网站,专门搜集关于卢日尼基球场惨案的资料,并且成立了专项基金。不过,当记者给该网站发送email,提出想要帮助这些遇难者家属的想法,却从未收到回信。而且,在过去的半年多时间里,这个网站也停止了更新。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特派记者 闫雯雯 莫斯科现场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