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1 大特稿-
A11大特稿
  • ·监控里的“鬼”
  • ·访墨子江渡年 章美与郎繁曾生争执
  • ·广告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监控里的“鬼”

  这是文化宫西厅9月1日19点开始的录像,拍摄角度是西厅正门的门口。借助走廊的灯光,能看到三个安保人员在检查展柜后走出门,用遥控开启重力防盗系统,然后锁门关灯,离开了现场。
  白颢将进度条拉到9月2日凌晨2点10分,监控画面几乎一片漆黑,仅有左侧窗户照进来的惨淡月光。过了一分钟,窗户方向出现了一点微光,从光晕的大小和晃动频率看,似乎是手电。随后,走廊里出现了一条移动的巨大“虫子”。
  仔细辨认的话,会发现那是一块宽大的黑色幕布,被人用支架类的东西遮挡在头顶,只露出下面的脚,像舞龙狮那样向前移动。他们行进到西厅正门前,将门锁围在幕布下,很快撬开了锁。
  岑镜数了一遍,八只脚,应该是四个人。不过都戴着鞋套穿着宽松长裤,看不出具体身形。
  白颢又调出了西厅内部的视频。
  此时,展厅内的照明灯已经关闭。中央展台上的展柜仍亮着冷光射灯,能照亮以黑钻石为中心,半径半米左右的范围。监控模糊地拍到那条“人虫”先用脚试探了一下,随即缓缓挪进展厅。他们绕过展柜到达了中央展台,重力防盗系统没有丝毫反应。
  巨大的幕布慢慢遮住整座中央展台。12分钟后,幕布撤走,“暗夜”不见了。在晃动的手电光里,盗窃成功的“巨虫”离开西厅,从走廊原路返回,彻底消失在黑暗中。
  “路上的监控什么也没拍到吧?”岑镜问道。
  “对,这几人很了解文化宫周边探头的分布,避开了监控范围,只拍到了车灯。”白颢答道,“所以我觉得是内鬼干的,他们对展柜的分布,厅内监控的位置,还有重力防盗系统都太了解了。”
  岑镜捏着下巴道:“我在想……他们进去之前,是谁把防盗系统关闭的?”
  “会不会是串通安保主管,拿了遥控装置?”
  “只要那个主管不傻,就应该不会干这种事。我刚才看了遥控的照片,操作屏上会显示防盗系统的状态,是关闭还是开启,一眼就能看出来。但这伙人进来的时候,明显做了一下试探,说明他们对防盗系统是否关闭并不是很有把握。”
  “那……难不成真是鬼?”
  “你把西厅四个角度的监控从头放一遍,从闭展开始。”
  白颢将四段录像全部打开,拉到9月1日19点开始播放。在万家的安保人员离场后,四个窗口的画面都仿佛静止一般,只有左下角不断跳动的数字表明时间还在流动。
  岑镜按了几下快进键,将录像以十倍的速度进行播放,然后背靠椅子,目不转睛地望着屏幕。
  岑镜的优势,就在于细致的观察力和强大的视觉记忆力。她可以将生活中发生的每一幕,都像照相机一样精准地记录下来。正是这种与生俱来的觉察天赋,才让华老师将她从尖子生中挑出来大力栽培。
  白颢安静地望着女人的背影。自认努力程度不比岑镜差,这几年立的功同辈中也无出其右。可无论自己怎样追赶,这位师姐总能站在高一级的台阶上,比他看得更多更远。
  如果岑镜是男人,白颢早把对方当作超越的目标和竞争对手。但她是女人,还是个美女,他心中那股不服输的意气,也就慢慢转变成欣赏和爱慕。监控室里有些憋闷,他出去抽了根烟,回来时发现岑镜还坐在电脑前,姿势丝毫未变。他不敢打扰对方,只好坐在旁边一起看,枯燥地盯了会儿毫无变化的画面,忍不住打起哈欠。
  哈欠刚打一半,岑镜突然动了。
  下期关注:案情通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