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5 特别报道-
A5特别报道
  • ·像在洪水中开火车,来不及害怕
  • ·装载机司机自发救援 广汉万人小区大撤离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开火车压桥的90后

像在洪水中开火车,来不及害怕

90后火车司机张强(左二)、陈龙(左三)和同事合影。

  月11日,绵阳连续强降雨,宝成铁路涪江大桥下,汹涌的洪水夹杂着树枝杂物,冲击着铁路大桥桥墩,激荡出浑浊的浪花。上午10时,涪江水位超过涪江大桥封锁水位,沿线客车、货车全部停运。
  紧要关头,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公司成都机务段两位90后司机,驾驶两列四千吨级重载货运列车驶上涪江大桥,用火车重量压住桥梁,抵御汹涌而至的洪水。
  “上涪江大桥时,放眼列车两侧都是滔滔洪水,我压力很大,但根本来不及害怕,只有操纵好机车,保住大桥。”
  两列重载货车,在涪江大桥上驻留6个小时,成功抵御了洪峰。

连续强降雨
洪水冲击涪江大桥

  从11日凌晨开始,四川境内成都、绵阳、广元等地连续强降雨,而北向出川大动脉——宝成铁路,便要途经成绵广这一区域。
  连续强降雨,使绵阳境内涪江水位迅速上涨,危及到宝成铁路涪江大桥的安全,上午10时,水位已超过涪江大桥上、下行大桥的封锁水位。
  记者从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公司绵阳工务段了解到,上行线涪江大桥全长393米,建成于1953年;下行线涪江大桥全长438米,建成于1995年。
  “由于洪水太大,涪江大桥上游的水电站已无法发挥调节水位的作用。”情况紧急,铁路部门决定采用“重车压梁”的方式,增强桥梁自重,提高洪峰对桥墩冲刷时的梁体稳定性。
  “重车压梁”,就是将大重量货物列车开上涪江大桥,用货车自重,帮助桥梁抵御汹涌的洪水。绵阳工务段近期正在进行线路大修,铁路专用卸砟车,正好停在绵阳附近。
  迎着汹涌的洪水,两列重载货车驶向宝成铁路涪江大桥。
  这是两列各超过45节编组的重载货物列车,业内俗称铁路专用卸砟车为“老K车”,车厢里装载的均为铁路道砟,每节车厢装载砟石70吨左右,加上车身自重,一列列车重量超过四千吨。

90后司机
迎着洪水开火车压桥

  驾驶两列重载货车,迎着险情上桥的,是两位90后火车司机,分别是26岁的张强和28岁的陈龙。
  暴雨倾盆,江水滚滚。在梁体不稳的情况下,有车毁人亡的危险,这对执行“压梁”任务的火车司机而言,是一场业务素质和心理素质的严峻考验。
  “列车上桥时,一定要集中精力,不要慌乱,密切注意前方桥梁、线路情况,相互提醒,保证安全。”
  10时03分,火车司机陈龙接到调度命令,开行57004次重载货物列车执行“压梁”任务。
  “前方注意,后部瞭望。”“控制好速度。”
  11时13分,57004次列车以不超过10km的时速缓慢驶上桥面。面对桥下滚滚洪水,机车驾驶室十分安静,陈龙左手紧紧握着大闸,右手谨慎地控制着列车运行速度,警惕注视前方线路情况。
  通过这390米的铁路大桥,整整用了3分钟。11时16分,陈龙将列车安全平稳地停在了指定地点,他们再次下车,对机车进行检查,并做好列车防溜工作。
  下午4时47分,涪江水位回落到标准值后,陈龙才驾驶57004次列车回绵阳北车站待令,此时他们已在大桥上坚守了5个多小时。
  “暴雨太凶猛了,第一次遇到这样大的洪水,当时已来不及害怕,只想着把列车安全地停在指定位置。”当晚10时30分,陈龙才退勤下班。

压桥6小时
专业技术人员保安全

  两位90后司机,驾驶货车压桥,在网上引起热议,很多网友关心,司机是不是很危险?车上还有没有其他人?
  记者从成都机务段了解到,每年针对汛期防洪,都会对职工进行业务知识培训,在掌握必备的业务知识并通过考试后才能上线。
  尤其是在跨江河桥梁运行时,职工本人必须严格执行降速、停车等安全措施,执行“压梁”任务时,机车不会停在桥梁上,必须停在指定的安全位置,防范未然。
  当然,火车压桥时不止有司机,专业技术人员会登乘机车,同时桥下也有技术人员,密切观察桥梁情况,若发现异常,会第一时间通知机车司机到安全地方避险。
  很多人担心,司机一直在车上,吃饭怎么办?
  其实,每次值乘前,铁路部门都为机班配备方便面、面包、牛奶等应急食品;如遇突发情况,在中间站长时间滞留,还会安排专门送水和应急餐。

对话司机
像在洪水中开火车

  压桥任务中,司机张强驾驶57002次货车,事后回想,他提到最多的,是“来不及害怕”。
  “准备上桥时,随着列车不断运行,距离桥梁越来越近,心里越来越紧张。”他说,因为当时洪水几乎与桥梁平齐,机车头一上桥,感觉就如同在滚滚洪水中开车,列车两侧都是翻滚的洪水,压力很大。
  但他说,此时必须镇静,因为自己是司机,火车的掌舵者。当时来不及害怕,只有高度集中精力,精心操纵好机车,严格控制速度,确保完成任务。
  驾驶57004次列车的陈龙,参加工作已五年,从他担任火车司机以来,今年的暴雨,是最凶猛的一次,“压梁”任务,也是他担当值乘任务最重要的一次。
  “面对桥下滚滚洪水,根本没时间想其他的。”他说,唯一的信念,是一定要和同事一起,将列车平稳地停在桥上,保住大桥。
  两位90后火车司机,年龄不大,但他们的胆量、驾驶技术,是当之无愧的“老司机”。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李智见习记者钟晓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