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6 特别报道-
A6特别报道
  • ·娃儿学习健康亮“红灯”?满分行动大揭秘
  • ·肝病公益普查今日起市民免费体检
  • ·村民掏空冰箱招待滞留客
  • ·身影虽小孝心却大
  • ·“暴雨中的背影”
  • ·知冷暖
  • ·同呼吸
  • ·体彩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泥石流撕开317国道汶川线

村民掏空冰箱招待滞留客

被泥石流阻断的道路在紧张抢通中。

  家住路边的村民王英为饥肠辘辘的滞留乘客送上暖心餐。

  暴雨肆虐,317国道汶川下庄村处,被泥石流冲开了一道宽约2米的口子,泥泞蔓延100多米,瞬间堵住沿途的货车、旅游大巴、小车、油罐车,也阻断了车上司机和乘客的路途。到7月12日中午,原本抢通的道路总共遭遇了5次泥石流,在抢通、被断,再抢通,再被断后,从汶川县城出发到下庄村的11公里沿途,已经堵了接近600多辆车,其中最久的,已经在这里滞留了24个小时。
  7月12日下午4点半,该路段第3次抢通成功,实现双向通车。在欢呼声中,大家终于可以继续原本的行程。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杜江茜雷远东
  摄影报道

爱心饭
52个鸡蛋和一锅粥

  7月11日,暴雨过后,汶川县克枯乡下庄村,这个317国道边的小村子,热闹起来。
  堵在路边的车鲜少离去,车主和乘客们下了车,敲响村民家的大门,去借个洗手间,或者讨点开水。热情的村民,打开家门,把各种凳子椅子小马扎搬到清理淤泥后的小院子里,谁都可以来坐一坐。
  11日晚上10点,小女孩妞妞的妈妈敲开村民王英家的大门。堵在路上7个多小时后,她想带着女儿借用下王英家的厕所。
  “我一看,她们一家人都还没吃饭,就想说在家里随便做点吃的。”王英起身钻进厨房,不过,做一家人的饭是做,做一群人的饭也是做,那么多堵在路上的人,多做点饭菜,让大家都进来吃吧!
  于是,王英去隔壁邻居家借来鸡蛋蔬菜,加上自己家的,52个鸡蛋,一锅粥,咸菜若干,这个农家人户的冰箱几乎被掏空。饥肠辘辘的人们聚在一起,分享这特殊的一餐。有人掏出钱想要感谢,王英一把推了回去,“家常菜而已,给什么钱。”
  其实,王英的想法很简单,她觉得地震中,汶川人受了太多帮助,现在能帮助别人,自然不能有所保留。于是,这个农家冰箱里,端午节留下的粽子被翻出来了,前段时间包的饺子被端出来了,还有过年时腌的腊肉香肠,小米排骨,能够吃的,都端上了灶台。
  这个夜晚,农家小院外的岷江奔腾而过,而小院子里,食物氤氲暖人心。
  7月12日,路依旧在抢通中。到了中午,王英家的厨房里继续腊肉、香肠飘香,大半盆土豆片已经切好,她计划着,得去趟汶川县城,再买点米菜回来。她安慰着被滞留在此的妞妞妈妈,“路就快通了,通了你们就回家了。”

大抢险
5次泥石流与3次疏通

  5台挖掘机在忙碌,被泥石流冲开的缺口两边,等候的车辆排着长队。平稳通过洪峰后的岷江,正裹挟着石块从路边呼啸而下。
  7月12日上午,站在泥石流的缺口处,胡颖东有点着急。作为阿坝州公路管理局汶川分局党支部书记,他在11日早上第一次泥石流发生后,就和同事来到现场展开抢修,当时只有600多立方米的堆积物,在中午11点左右就已经抢通,实现双向通行。
  雨还在继续下,沉默的山体仿若贪玩的孩子,开始了一次次的变脸。
  第一次抢通后没到3个小时,第二次泥石流发生,3000多立方米的堆积物增加了抢通难度,两个方向的车辆越堵越长。
  11日晚11点半,洪峰经过汶川,岷江流量增长到1950立方米/每秒。317国道下庄村路段眼看着将被抢通,就在这个时刻,泥石流奔流而下,再次带来3000多立方米的堆积物。
  至此,同一个路段,同样的路径,遭遇了5次泥石流,而第3次的抢通工作,重新开始。
  “如果今天天气一直晴朗的话,我们有望在下午抢通。”站在挖掘机边,胡颖东心情并不轻松,稀软的泥石流,沿线的百姓和庄稼,或许还会卷土重来的暴雨,都沉沉压在心头。
  7月12日下午,汶川放晴,下庄村路边熟透的李子垂下枝头。没有人关注这些,那些目光都聚焦在一辆辆忙碌的挖掘机上,似乎,抢通的希望,就在眼前。
  胡颖东心里清楚,在防汛应急响应结束前,他和同事,都不会离开,“泥石流来一次,我们就疏通一次。”

坚守中
保卫安全和生命通道

  有人在等待,更多人在努力。
  警戒线外,年轻的交警脸上被溅上泥点子,他弯着腰,一遍遍向焦急质问的老阿爹解释着。这位头发全白的老阿爹,坚持认为现在水没涨上来,把车加足马力就能冲过去。“您别着急,要安全第一,安全第一。”将老阿爹带到阴凉处,交警递给他一瓶水,继续安抚着。
  7月12日中午,一辆从理县而来的救护车,载着一位危重病人需要紧急转院到成都。在317国道该段仍未抢通的情况下,救护车由警车开道,通过已建成的汶马高速在该段的应急施工通道,行驶而去。
  “还好还好,顺利通过了。”陈方富站在人群中长长舒了口气,这位从汶川往马尔康运送电池的货运司机,和儿子已经在路上堵了24个小时。他们饿了就吃泡面,累了就去饭馆里洗把脸,原本5个小时就能到的行程拖到现在,他一点脾气都没有,“等着嘛,总有通的时候撒。”
  另一边,年轻的驾驶员杨贵果坐在大货车高高的驾驶座上,堵了快20个小时的他,已经买了手机流量包,“还有41%的电,够我吃几把鸡”。
  也有因为堵车而欣喜的,7岁男孩余文豪站在路边看了一个上午,这么多辆挖挖机在同时工作,怎么看都看不够,“挖挖机好看,也想回家。”终于,重新坐上车,小男孩拍着手,继续往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