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1 大特稿-
A11大特稿
  • ·广告
  • ·费解的“自杀现场”
  • ·解章美失踪之谜,东水五子面露愧色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费解的“自杀现场”

  晨练的人早已四散回家,整座公园变得空荡起来。小树林里静悄悄的,树荫下蹲着个小女孩,两只脏兮兮的野猫围绕在她身边,不停地喵喵叫着。“别急,马上就打开了。”她费力地抠着手中的鱼罐头,没注意背后的脚步声。
  一道黑影从头顶笼罩下来,两只猫惊惧而逃。小女孩儿慢慢回过头,一脸不开心:“阿姨,你把猫都吓跑了。”
  岑镜长舒口气,放下心来。她向四周望了望,弯腰对小女孩儿说:“是阿姨的错,我帮你把罐头打开好不好?”
  白颢匆匆跑进星海公园,搜罗了一圈,终于找到岑镜。“师姐,你跑到这里干吗?”白颢喘着气道,“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岑镜扭头对他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对小女孩说:“这几天,阿姨会找人替你喂猫,你安心上学就好。”
  “真的?”对方睁大眼,伸出小手,“那咱们拉钩。”
  将小女孩儿哄走,岑镜站起身,对白颢说道:“唐平昨晚打电话给葛兰,接通的男人就是凶手。我没猜错的话,除了葛兰,那个人也在找鹿特丹。而且,他已经知道这个公园就是猫出没的地方。”她将目光投向远处的17栋楼,眸色渐沉,“凶手……可能就在附近。”
  警车接二连三开进星海小区。看热闹的居民聚集在17栋楼下。岑镜拨开人群,看到警员正在问询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她手里牵着一个六七岁大的男孩儿。
  警员边问边记录:“大娘,想想晚上您听到的是什么声音?具体是几点?”
  “不是俺听见的,”老太太道,“俺孙子听见了一阵猫叫,后来,听见门开关的声儿。时候儿嘛……差不多就是俺孙子看完兔子打狗那会儿。”
  男孩儿大声反驳:“是喜羊羊打灰太狼!”
  岑镜忍俊不禁:“是几点播完啊?”
  “晚上8点!”
  作案时间倒是对上了,看来嫌疑人十分了解被害人,通过猫叫吸引葛兰开门,借机对其下手。由于室内大面积浸水,原始痕迹遭到破坏,未发现可疑指纹和鞋印,却从浴室门框上的胶带采集到了葛兰的指纹。这些胶带都是从里侧粘在门上的,浴室里还找到了剪刀和未用完的胶纸,所以案情又向自杀的方向倾斜了。
  “法医在她手上找到一小块圆形灼烧伤痕,怀疑是浴室电源进水跑电造成的。从现场勘察的情况看,除了没有手铐脚镣的钥匙,可以说没有疑点。”秦伟华咬了咬牙。
  岑镜站在浴室门口观察了一番,又去卧室巡视了一圈。“你在找吸尘器?”白颢跟在她身后,“我找过了,没有。”
  “养猫的人通常会遇到猫毛的问题,有时候会用到……”岑镜指着衣柜里的衣服,“葛兰的衣服、沙发、床单都很干净,所以她应该有清理猫毛的工具。这个小区位置偏远,凶手有机动车的可能性较高,带走吸尘器不是问题。葛兰家没有吸尘器,是嫌疑人自带的?等等,这是什么?”她从衣橱里拿出了几件灰色内裤。
  白颢以为是女人的内衣,再一细看,发现有点不对:“男士内裤?葛兰离异好几年了。”
  “也许新交了男友。”岑镜走出卧室来到玄关,果然在鞋柜底层找到一双蓝色男式塑料拖鞋。
  白颢也蹲下身翻了翻:“会不会是给客人准备的?如果是同居的男友,怎么也应该有外衣或者一两双外面穿的鞋。”
  岑镜否认道:“客人还需要葛兰给备内裤吗?卧室的床上有两只枕头,浴室里有两只牙缸……也许能提取到DNA。我估计他们并没有长期生活在一起,那个男人只是偶尔来这里过夜。”
  一个刑技人员走过来:“耗子,厨房有新发现。”
  下期关注:案发现场模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