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1 大特稿-
A11大特稿
  • ·广告
  • ·费解的“自杀现场”
  • ·解章美失踪之谜,东水五子面露愧色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解章美失踪之谜,东水五子面露愧色

  赵不尤等大家坐定后,才开口道:“郎繁的死因,尚未查明。不过章美失踪之谜,已经大致解开。其实——章美为何会去应天府,诸位应该知道。”
  “嗯?”诸人愕然。
  “这事起因于另一个人,齐愈。”
  听到“齐愈”两个字,在座五子都微微一惊,神情都不自在起来。
  他略停了停,才沉声道:“再说清楚一点,是齐愈相亲一事。”
  五子同时一震,眼中全都闪动惊愕、慌张。
  赵不尤慢慢道:“若不是渡年前天那句话,我也很难这么快就想明白。”
  “什么话?”江渡年强压着心虚。
  “我问你寒食那天聚会,章美是否和齐愈争执,你说没有。而寒食那天,齐愈根本没有赴会,他在去相亲的货船上。”
  江渡年脸上一阵抽动,满眼懊恼愧悔。
  赵不尤继续沉声道:“我想事情起因于新旧法,你们七子尊信旧法,齐愈却独自推崇新法。不过前两年,只是志向不同,还能相安无事。今天就不一样了,殿试在即,以齐愈才学,必定高中。你们怕他将来仕途得意,推扬新法,便想尽早制止。最简便的办法便是设法让他阙误殿试,断绝他的出仕之途——”
  听到这里,五子都已经脸色发白,各自垂着眼,不敢抬视。唯有田况手里不住搓动着两颗棋子,发出刺耳之音。
  赵不尤继续言道:“但殿试是天大的事,怎么可能轻易阙误?但章美和郑敦又偏巧知道齐愈最大弱点——莲观姑娘。”
  郑敦听到这里,头垂得更低了。
  “于是你们便想利用莲观骗他离开汴京的主意。模仿莲观,写一封假信,骗齐愈去相亲。我猜这个局,是棋子先生出的妙招。”
  田况身子一顿,手中棋子搓动挤擦声顿时停住。
  “章美和齐愈同在上舍,偷信最方便;模仿莲观笔迹,当然是渡年;至于信的内文,为了更像女子语气情态,我猜是简庄兄的妹妹所写。”
  这时,门帘内有个身影一闪,看行姿,应该是简贞。
  赵不尤不由得停顿了片刻,才又继续道:“这相亲的假地址不能太近,但也不能太远,往返得在三天之内,能赶回来殿试。否则齐愈必定会等殿试过后再去。因此,应天府最合适不过。只要能赶回来,齐愈一定按捺不住,赶紧先去提亲。不过,如何让他以为自己能赶回来,结果却绝对赶不回来?这个局最妙的地方就在这里,真正堪称‘偷天换日’。恐怕还是棋子的计谋——”
  田况偷望了赵不尤一眼,目光中露出得意之色,但随即收住,又变回愧悔。
  “你们知道齐愈没有多少钱,便预先买通货船主贺老崴,寒食清早候着齐愈,将他诓上货船。”
  乐致和盯着面前的茶盏,不敢抬眼,脸颊和脖颈顿时通红。
  江渡年鼻子里闷闷哼了一声。
  “等齐愈上了船,在酒里下药,将他迷倒。齐愈以为自己只睡了一个时辰,其实是睡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上午才醒来。”
  田况重新捏挤起手里的棋子。
  “第三天是清明,等寻到官媒去提亲,左右一耽搁,便是一天。等齐愈发觉,无论如何也赶不回来了。”
  赵不尤停住话语,院子里顿时一片寂静。
  五子各自垂头低眼,泥塑一样。
  赵不尤长叹一声,才又开口道:“然而,齐愈却如期赶了回来。他去的不是应天府,而是宁陵县。”
  五子一起抬头,惊望向赵不尤。
  “宁陵县虽然隶属应天府,但路程少了一半,两天足够来回。”赵不尤环视一圈,最后望向郑敦,“那封莲观的假信是章美找人交给齐愈的?”
  郑敦点了点头。
  “章美改掉了假信的地址。”
  五子越发吃惊。
  “章美恐怕是心生愧疚,但对齐愈坚执新法,又始终愤愤难平。因此还是决意戏弄齐愈,所以另写了一封假信,将应天府改成了宁陵。”
  五子面面相觑,恍然中仍充满惊疑。
  “渡年说,寒食相聚那天,章美似乎心怀不满,出言无礼。我想应该是发觉了什么,所以才亲自去应天府查探。今天我来,要问的也正是这件事。原来那封假信上应天府的地址是哪里?”
  简庄低声道:“复礼坊朱漆巷梁侍郎宅。”
  赵不尤正声道:“章美眼下生死未知,还请各位再多想一想。是否还有什么未说的?”
  五子尽都默然。
  下期关注:赵不尤应天府探访,查无所获反遇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