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8 宽窄巷-
A8宽窄巷
  • ·枫叶红了的时候
  • ·五彩滩,宛若人生五彩梦
  • ·夹金山顶看云起
  • ·杨慎故里遐想
  • ·生命可以随心所欲,但不能随波逐流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五彩滩,宛若人生五彩梦

  □唐雪元

  五彩滩位于新疆布尔津县城以北约24公里处,这也是前往哈巴河县与喀纳斯的必经之路。
  五彩滩毗邻碧波荡漾的额尔齐斯河,与对岸葱郁青翠的河谷风光遥相辉映,可谓“一河隔两岸,胜似两重天”。
  北岸是悬崖式的雅丹地貌,山势起伏、颜色多变。起伏的山势,奇形怪状的岩石,是由于激猛的河流侵蚀切割以及狂风侵蚀作用而共同形成。由于河岸岩层间抗风化能力的强弱程度不一而形成了参差不齐的轮廓;而岩石所含矿物质的不同,幻化出了五彩的斑斓。它因此被称作“五彩滩”。
  而南岸,绿洲处处,绿草如茵,绿树连绵成林。遥望远处,山峦逶迤,沙漠起伏。这一切与蓝色的天际融合,戈壁风光,尽收眼底。
  亿万年的地质变迁,将五彩滩的自然风貌雕刻成了奇妙的姿态,像城堡、像佛塔、像沟壑、像峡谷。
  我到五彩滩之时,是日落黄昏时。时过21点的五彩滩依然斜阳高悬。时区的跨越和纬度的神奇带来了一边夕阳西下,一边蓝天依旧的奇幻。
  站在瞭望台上,俯瞰额尔齐斯河北岸,夕阳斜照下,满滩参差不齐、奇形怪状的岩石,鲜艳的红色、黄色,神秘的蓝色和紫色,纯洁的白色,还有赭石等过渡色彩,色彩斑斓,互相映衬;光影斑驳,深浅明暗,交互融合,绚丽鲜亮,娇艳妩媚。
  来此的游人无不感慨这儿的奇幻,一如浪漫无拘的梦境。西边天的残阳越来越低,也越来越热烈。整个五彩滩被夕阳点燃了,那些本已淡化的色彩一下子强烈起来,山丘变得绚丽多彩,红的如火、黄的如金、绿的可爱、蓝的诱人,而被晚霞描绘的五色天空就像一个温馨的彩罩,笼罩了五彩滩的上空,使人仿佛置身于一个美丽的梦境。
  彩霞映照下的五彩滩,更像人生的五彩梦。孔子的一段话蓦然冒上心头:“吾十有五,而治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孔老夫子是智者,他总结自己的人生,用最精练的语言告诉我们,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可以五彩斑斓,每一个阶段有每一个阶段的精彩。
  其实,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可以从五彩滩的色彩中找到类比。红色青少年般鲜艳热烈,张扬着青春的鲜花彩霞;紫色中年般凝实深沉,矗立着山岩的端庄大方;赭石色壮年般圆融中和,披拂着柔和的山头斜阳;青铜色如老年一样斑驳厚重,沉淀着岁月的晨钟暮鼓。
  五彩的绚丽只是五彩滩光鲜的外衣,光与影的奇幻才是五彩滩最美的震撼。
  刹那间天与地、光与影进行了美轮美奂的叠加,五彩的绚烂变成了红与黑的简洁,这是最后的梦幻。它改变了时空,改变了世界,也震撼了我。
  面对那如血的残阳,面对那霞光里的剪影,面对那最为简洁的光与影,我只能感叹大自然的诡秘、光与影的奇妙,如梦如幻、如痴如醉,沉浸在那奇妙的世界里,久久不能自拔,我让它们走进了我的镜头,化作永恒留在了我的作品里,更锲刻在我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