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0 宽窄巷-
A10宽窄巷
  • ·清音名家程永玲 一颗明珠耀海外“天涯歌女”醉心扉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清音名家程永玲 一颗明珠耀海外“天涯歌女”醉心扉

四川清音名家程永玲。

程永玲演出照。

李月秋带程永玲(右一)休闲娱乐。

  在成都市戏剧学校曲艺班学习期间,程永玲经常跟着李月秋到剧场、工厂、农村演出,她一边学习一边实践。1961年,三年的学习期满,学会并能演唱三十个传统节目(包括清音“八大调”和若干小调)的程永玲,以优秀的成绩毕业,正式分配到成都市曲艺团担任四川清音独唱演员。
  那时在成都,程永玲天天在“五月文化社”书场演出,“1962年开始挂牌到1965年,收获太大了,每天都要唱清音,基本功一点没荒废。”慢慢地,观众也开始认可并喜欢她的清音,就连一些大学生,也天天来听。“总府路那一带的人都认识我,小名人了,走去哪个铺子买东西,都要给我很大的优惠,也是有粉丝的人了。”


出国独唱15场
获赞“来自东方的一颗明珠”

  后来,成都市曲艺团被解散,程永玲演“样板戏”,跳了四年芭蕾舞。从头开始练基本功,尤其为了“立脚尖”,脚上打起血泡,趾甲也被磨得掉了下来。好在程永玲上戏校时练过基本功,有基础,很快适应了新工作。而且跳芭蕾舞也不错,形体练好了,对以后的四川清音演唱也有所帮助。
  再次恢复唱清音时,程永玲通过“多练、多演、多听”来提高自己。1987年,首届中国艺术节,程永玲带着四川清音参加。唱什么,成了程永玲的难题,因为很多新唱段,她都到北京演出过了。正当她感到苦恼时,著名报人车辐送来了流沙河的一首小诗《我是四川人》。
  至今,程永玲都还记得头几句:“母亲临盆,临中国最大之盆,生下你,生下我,生下了一亿人。有苏东坡的骄傲,有郭沫若的豪情……”有了内容,流沙河又推荐写过四川清音《布谷鸟儿咕咕叫》的唱词专家黄伯亨,来修改唱词。经过多方努力,四川清音新节目《我是四川人》获得首届中国艺术节优秀节目奖。
  同年,程永玲还应邀到奥地利举办“程永玲四川清音独唱音乐会”,连唱15场,轰动一时,让四川清音艺术走上了世界舞台。这是程永玲首次出国,举办独唱音乐会,程永玲也没有底。但她平日里练声的勤奋,又给了她上台的自信和勇气。“平时我练声很刻苦,可以从早上一直练到中午,我知道我的嗓子没有问题。”
  出国演出的第一场,就遇到大雨倾盆。“在后台的时候,我想万一一个人都没有怎么办呢?很担心。我出场时,只见四周黑压压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几束很强的聚光灯,照在独唱演出区。我还有点紧张,但第一个曲目唱完,当我低头向观众鞠躬时,几秒钟后,突然掌声雷鸣,我的心一下子就定了下来。”
  一个曲目、两个曲目,除伴奏乐队演奏了两首器乐曲给程永玲换演出服的间歇时间外,她在台上不断演唱,台下掌声不断。甚至到演出结束,观众也不愿意走,程永玲只好又返场了两次。第二天当地媒体报道,赞誉程永玲是“来自东方的一颗明珠”。


跨界创新第一人
录《天涯歌女》唱唐诗宋词

  在程永玲家里的一面墙壁上,数百盒CD摆放得整整齐齐,里面有她喜欢的民间小调、世界名曲,也有她自己的CD作品《蜀乡风情》等。在观看这些CD过程中,《天涯歌女》吸引了记者的目光。
  《天涯歌女》是雨果唱片公司为程永玲精心录制的碟片。1990年,该公司老总、音乐家易有伍邀请程永玲录制该专辑,程永玲的第一反应就是:“我不会唱歌啊。”但易有伍的一番话给了她信心,他说“我录制和出版了你唱的四川清音《小放风筝》,反复听都认为你的声音像周璇,你不要担心。”
  程永玲想起自己的师傅,李月秋曾被称为“成都的周璇”,现在又有人请她来录制周璇的老歌,这难道是冥冥中注定好的?于是,她答应一试。《五月的风》、《采槟榔》、《拷红》、《钟山春》等周璇的19首歌曲,在程永玲甜美细腻唱功的演绎下,尽显四川清音风格,清新秀丽。“唱片发行之后,听说在东南亚影响很大。”程永玲由此也获得了“现代天涯歌女”的称号。但面对再一次的录制邀请,程永玲婉言谢绝,“因为,我从心底里还认为我是唱四川清音的,不是唱歌的。”
  这一次的艺术跨界,是程永玲的一次创新。在创新这条路上,程永玲一直在探索。她在秉承师风同时,开创了自己清音风格,不但在题材上大胆创新,在唱腔创新上也突破窠臼。特别是在传统“哈哈腔”的运用上,吸收化用了西方声乐演唱中“花腔女高音”的一些美声方法与技巧,玲珑剔透,跳跃性强。比如《送公粮》演唱中的“哈哈腔”和“舌尖弹音”运用,就使唱腔音乐与唱词表达的思想内容达到了高度的审美契合。“根据剧本的唱词内容,剧情需要来结合的话,就会很适合。”
  程永玲还将许多姊妹艺术元素,化用到自身的表演中,以增强四川清音的感染力。但不管怎样借鉴,她“都要讲求化用,不能生搬硬套,即在我所用的前提下,把握契合点。”她也是第一个尝试用四川清音演唱唐诗宋词的人。“第一首就是《水调歌头》。”同时,程永玲注重全面美化曲艺“唱曲”的舞台呈现,追求审美传达“听”与“看”的有机协调,让四川清音充满传统经典而又不落时尚,洋溢着时代气息。
  “时代在变化,需求在变化,节目的内容和形式,必然需要变化。”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程永玲对四川清音做过形式上的创新尝试,比如加入伴舞,加入外景拍摄等。但她认为,四川清音最有魅力的还是传统曲调,这是清音最基本的元素和最优美的地方。“四川清音的改革和发展,必须把自己的根须,深深地扎在巴蜀大地,扎在自身传统的土壤里,通过吸吮传统的营养,来焕发新的生命力。而不是抛弃传统、胡乱创新,将四川清音‘创新’的不像清音或者不再是真正的清音。”
  封面新闻记者荀超摄影关天舜实习生李林涛

遗憾没上春晚 忧心四川清音发展

  程永玲的演唱嗓音清雅,音质纯净,吐字清晰,行腔婉转,润腔细腻,音色甜美;舞台形象温婉秀丽,与伴奏琴师的配合珠联璧合,饱含浓郁的四川风情。而且,她的演唱,不是一般地、简单直观的音声传达,还蕴含着自己对艺术的审美认知与理性思考。著名文艺评论家、美学家王朝闻评价:“程永玲是四川清音园地里,一个可能超越前辈艺术家的派别。”
  程永玲做到了。与四川清音结缘的60年间,程永玲创造过许多纪录。她的老搭档、四川清音琴师曹正礼曾在“程永玲艺术生活50周年”研讨会上总结:“她是新中国成立60年来参加全国和省、市级汇演和调演最多的演员,又是演出新编节目最多的演员,同时还是获奖数量和规格最多又最高的演员。”
  四川清音乃至整个曲艺事业发展中,程永玲是成就卓然的艺术大家。但在她心中,却始终有个小小的遗憾:没有带着四川清音上央视春晚,没能借着这个平台,让全国和世界的华人华侨认识四川清音。
  如今,四川清音舞台上的专业演员越来越少,从侧面反映出了四川清音在传承上的无力,这是程永玲最关注也最忧虑的。甚至提起来,她眼泛泪花。“清音对我意味着什么,我说不完全。我是从一个不懂不知不了解清音的人,变成了这一生追逐清音、热爱清音,到现在一生离不开。不管清音的繁荣还是衰败,都时时刻刻牵动着我。它的兴亡成败,跟我息息相关。”
  听到有人说四川清音兴旺发达、后继有人,程永玲高兴之情溢于言表;如果有人说清音的不好,她也会反思。但面对现在的低谷,她也不气馁,“四川清音从明末清初流传至今已经有300多年历史,这期间它也经历过高低起伏,我不相信它会消亡,毕竟底蕴那么强。都是暂时的,因为年轻人不了解我们,不了解就可能跟四川清音擦肩而过。”
  在程永玲看来,整个曲艺都是说唱艺术,清音甚至可堪现代说唱的“老祖宗”。“任平把《布谷鸟儿咕咕叫》改成摇滚,我也觉得很好啊。四川清音是很有底蕴的优秀文化,我不反对年轻人对它的发展和创新,但要在坚守‘根’的基础上,清音最核心的东西不能拿掉,不要轻易地伤害它、破坏它。”
  封面新闻记者荀超 实习生李林涛

填补空白 录制四川清音“八大调”

  程永玲演出过的四川清音节目数以百计。除了从她的老师李月秋那里继承过来的大量传统节目如《小放风筝》、《断桥》、《尼姑下山》、《花园跑马》、《摘海棠》、《布谷鸟儿咕咕叫》等,还有由她首唱或参与编曲并获得各种奖项的新编节目如《六月六》、《幺店子》、《蜀绣姑娘》和《川菜飘香》等。
  同时,她也是一位优秀的曲艺教育家,多年以来,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推广四川清音艺术,培养四川清音艺术人才,为年轻演员的尽快成长筑路铺石,创造演出机会,为此不惜牺牲自己的登台时间,是四川清音艺术承上启下的一代英才。
  好比爱着父母,程永玲深爱着充实和支撑着自己人生理想与追求的四川清音艺术。作为继李月秋之后四川清音最具知名度的人物,程永玲身上有太多光环。也因为年轻时接受的鲜花和掌声太多,退休后的她不太愿意提起曾经的辉煌。
  侍弄花草、听听古琴,练练琵琶、弹弹钢琴……程永玲现在的生活简单而又充实。她静下心来,细想着怎样让四川清音传承,为后人留下点什么。所以即使常年身体欠佳,她对四川清音的奉献并未停歇,她不仅时时牵挂着市曲艺团的发展,为团里的演出出谋划策,还在为四川清音培养新人。
  采访最后,程永玲拿出一叠资料——一张CD,一本书和两本民国时期的四川清音唱词手抄本。其中,《我与四川清音》一书里,既包含了她的艺术经历,还有一些极为珍贵的四川清音词谱选。最为让人关注的是她花了数年时间整理,并于两年前录制完成的唱片《四川清音八大调》,这是为后人留下的宝贵音像资料。
  程永玲介绍,四川清音的八大调为“背、月、皮、簧、勾、马、寄、荡”,数百年来都只有文字资料,从未形成完整的唱腔音像资料。音像资料一旦录制成功,对下一辈传人借鉴,以及对于音乐研究,都可提供便捷直观的素材。
  “我收集整理八大调的资料,花了两三年。”高强度的整理工作,对于身体不好的程永玲来说,无疑很辛苦很费神,但她却充满干劲。哪怕当时正因为腰伤卧床,但为了尽善尽美地录制音像资料,程永玲专门花时间进行恢复训练,甚至连“童子功”都调动了起来。“因为这对四川清音的意义重大,填补了‘八大调’没有音像资料的空白。”
  封面新闻记者荀超 实习生李林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