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0 宽窄巷-
A10宽窄巷
  • ·北漂才子张船山 一波三折请年假
  • ·忧伤的春节买醉消解思乡情
  • ·没钱买礼物全靠老夫子照顾
  • ·连续九年!成都爱康国宾再创新高 国家级质量评价全满分通过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忧伤的春节买醉消解思乡情

  张船山不愿接受不能回家的现实,于是继续写请假条。吃一堑长一智,这回请假条相较上次,在措辞、思想、态度等方面有很大的进步。可惜,依旧没有结果。难不成朝廷装聋作哑,丝毫不关心官员们的生活?干脆趁着酒劲逃跑算了。
  腊月二十三,张船山、朱文瀚、庞士冠三人在松筠庵喝得烂醉。第二天中午醒来,发现朋友们早已走了。恰师长范摄生也来招饮,他欣然前往,“我室本虚空,我床亦枯朽。”
  假不能批,酒不能停,晨昏颠倒的日子难道不是假期的特征吗?谁管得着!
  到了小除日,张船山、洪稚存在松筠庵畅谈饮酒,写年终总结,告别旧年。清代诗坛习俗,以一年诗作祭告神灵,是为祭诗。
  君诗六十又一首,我诗四百二十篇。张船山这一年,写了420首诗,平均每日一首还多,无论是灵感还是血汗,尔等凡人皆不可比。
  除夕终于来了,松筠庵单灯独佛无生气,这个漂泊京城的青年才子在状元家中饯岁,二更回家。孤身翻年需力气,唯愿酒力更绵长,能睡就睡了吧,能忘就忘了吧。结果,天不遂人愿,失眠了:
  荒祠守岁不成眠,官冷无家亦可怜。天下人难留此夕,眼前景已入明年。
  灯移僧影来窗下,春逐乡愁到酒边。安得东风真解事,翩然吹我向三川。
  “丧什么丧,来一阵狂风,搞个挪移大乾坤,吹我回家吧。”张船山默然。
  正月初一,更深立檐隙,负手忘尘缘,又是久久难眠。
  正月初二,给友人诗集题诗。
  正月初三,写诗。
  ……
  正月初七,给家人写诗。因自己不能归,僮仆亦不能归,一个个无精打采。张船山深感无奈:
  隔窗低语话东川,僮仆思归亦悄然。
  海客知名来坐上,陇云如梦记年前。
  满城箫鼓春无色,一院星河月可怜。
  愁绝草堂西望处,题诗不见故乡天。
  人世尽欢日,春光乍明天。思归之情一重重袭上心头,流诸笔下。不如埋头读书,读的是《班昭女诫》,写了十首读后感,意识相当超前。如“莫因求偶急,轻上合欢床。”还读了《桃花扇》,写了八首读后感,抒爱国之情,胆识出乎其类,一声檀板当悲歌,笔墨工于阅历多。几点桃花儿女泪,洒来红遍旧山河。
  正月十三,与洪稚存唱和。
  正月十四,给兄长亥白写诗。
  元宵节,邻僧澹云使其侄拜张船山为师。
  春节过完了,妻子远在千山外,唯念其美,其好,其慧,“房帷何必讳钟情,窈窕人宜住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