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0 宽窄巷-
A10宽窄巷
  • ·北漂才子张船山 一波三折请年假
  • ·忧伤的春节买醉消解思乡情
  • ·没钱买礼物全靠老夫子照顾
  • ·连续九年!成都爱康国宾再创新高 国家级质量评价全满分通过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没钱买礼物全靠老夫子照顾

  公元1791年,2月3日,发生了一桩大事,张船山乞假被允。龙飞凤舞作诗云:
  报书才下许西归,便指青天兴欲飞。
  惊走忽将呼弟妹,笑谈如已到庭闱。
  从来自古难为客,临去何妨更典衣。
  忙煞春明门外柳,隔年迎我又依依。
  这迟来的假期还是假啊,而且可以避开春运高峰。雀跃之心不可止,于是给兄长、同学、好友分别作留别诗。人逢喜事精神爽,南望迷春色,西行爱夕阳。2月19日,好友洪稚存、朱习之、王子卿、石竹堂、钱质夫、陈琴山、陈立凡为张船山饯行,几人同游钓鱼台。这次饯行搞得声势浩大,似乎大家都能回老家了,又是问路人要不要同饮,又是划拳又是上树的,兴到顶端酒到极致:
  酒徒观世最平等,兴到能拉乞人饮。
  四围观者如堵墙,西山那肯遮斜阳。
  就中我是将归客,也从杯底忘离别。
  身居翰林,名动京城,回家要买礼物啊,可是俸银少,年终奖也没有。“去无资斧居无俸,贫到今年始是贫。”张船山想着,找谁去借一点呢。老洪?老石?还是从隔壁的和尚那里搞点香火钱?
  团团转之际,夫子范摄生来了。眼看范老夫子为张船山买车买马置办行装,张船山热泪一滚。诗云:
  离筵醉死未还家,忽捧朱提便买车。
  累到师门贫可笑,攫金犹喜胜刘叉。一官偶得常疑梦,万里能归岂好名。
  1791年2月29日,张船山醉酒上车,破衣还乡。
  1793年2月20日,耍假两年的张船山抵达京师,回来上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