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 要闻-
A1要闻
  • ·习近平同党外人士共迎新春
  • ·勇于自我革命 从严管党治党 推动我省全面从严治党取得更大战略性成果
  • ·带着一双萌娃回北方老家
  • ·开地铁的耐心修炼了我的内力
  • ·山沟里的寒假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带着一双萌娃回北方老家

王涛带娃回北方老家,需坐26小时火车。

王涛夫妇带着一双萌娃回老家过年。

  一年里,西北人王涛都奋战在藏区电网建设一线,与家人聚少离多
  一年头,王涛携家四口,从成都乘26小时火车,与1200公里外父母团圆
  家是什么?萌娃说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吃的

  今天回家!”4岁的成成拉着妹妹,大声念着墙上的粉笔字。
  字的一旁,是一幅简绘地图,上面标注了成都、宁夏、西藏、北京四个地名。这些地方,恰是成成爸、西北汉子王涛生活和工作过的轨迹。
  1月20日,趁着休假,王涛带上一家四口,踏上从四川成都开往宁夏中卫的列车。第一次坐火车的萌娃兄妹,在回家的列车上开启一趟奇妙旅程:结识新的伙伴,着迷忽明忽暗的铁路隧道,一路上玩闹嗨不停……
  对王涛夫妻而言,这1200多公里的回家路,既要拿着大包小包,还得照看好这对爱冒险的儿女,极不轻松。但在26个小时后,火车缓缓进站,相见的喜悦与思乡的释然瞬间扫去了一路的疲惫和北风寒凉。

“爸爸,今天回家!”

  1月20日清晨,完成工作交接,王涛驾车从成都城区回到新都家中。4岁的成成拉着2岁妹妹,往行囊里堆放起零食玩具。
  王涛,今年35岁,是四川送变电建设公司的一线建设者。从2016年起,开始参加全国关注的藏中联网工程建设,三年时间几乎都泡在崇山峻岭间,跟家人相聚日子很少。
  “这些年一直工作在外,觉得亏欠家人。”和那些进藏旅游的人不同,王涛的工作实在和美景美食沾不上边,除了要适应高原寒冻、空气稀薄的环境外,还得忍受思家之苦,“有信号可以视频通话,但隔着屏幕,始终觉得差了很多。”
  儿子稍大一些,对他有印象,但女儿几乎快忘了他。每次回家想抱女儿,她都不愿亲近,哭着闹着只要妈妈,“在家好不容易跟他们混熟,但又得走了。”
  年近了,所住的小区已张灯结彩。对王涛来说,除了成都的家,在1200多公里外的宁夏中卫,还有一个令他牵肠挂肚的老家,父母年年都盼他们带着孩子回来团聚。
  “这次无论如何得回去一趟。”20日下午,王涛一家四口踏上回乡的火车。

“哇!火车好大!”

  “妈妈,这个牛肉干是给爷爷奶奶,那个我想给外公外婆……”“妹妹,你带了什么回家?”20日下午2点过,闹了一路,王涛他们的车停在成都火车北站外。
  春运咫尺,车站内外已是人头攒动,成成拉紧了爸爸的手,在他眼里,这些人来人往全是森林树木一般。短暂的安静过后,两个萌娃进入候车室,却又如发现了新大陆,一排排座椅旁,有不少年龄相仿的小孩。在大人之间还未有交流时,四五个小孩已经对过了眼神,混熟了——在过道上奔跑、跳跃、交换零食,短暂矛盾争执但又很快和好。
  “哇!”进入站台,第一次坐火车的成成兄妹,在爸爸怀抱中突然叫了出来,“火车好大。”王涛一手拉行李,一手抱娃,好不容易把孩子哄上火车,他们又对硬卧上下铺以及窗外的风景产生兴趣,“这床还有楼梯,我要爬。”
  “妹妹快来!”拿着从火车上买到的音乐陀螺,成成扮起大人,现场教妹妹如何玩陀螺,“看!拧两下,放开手,它就转了,还唱着‘猴哥,猴哥’……”

“还有多久才到家?”

  火车上的天亮得特别早,穿衣、洗漱……各种声响开始在忽明忽暗的隧道里传递。早上7点过,闹了大半宿的俩娃又醒了,王涛夫妇没怎么合眼,担心孩子晚上哭闹吵着周围乘客,一直在道歉……
  “妈妈,我睡得好舒服哦!”虽然顶着淡淡的黑眼圈,揉了揉眼睛,成成笑着对妈妈说。
  列车飞驰,穿越四川山岭,一路往西北驶去。窗外的颜色也逐渐变得单调起来,王涛坐在窗边,跟孩子说起他上大学的日子,“坐火车从宁夏到湖南,那时候买的硬座,路上就要花四五天时间,离家和回家都不容易。”望着窗外闪过的景象,王涛有些出神。
  20个小时过去,俩娃终于坐不住了。玩具丢在床上,零食不再吃了,妹妹躺在妈妈怀里翻腾,成成则拉着王涛:“爸爸,我们还有多久才到啊?”一遍、两遍、三遍……
  车厢里,除了成成问回家的时间外,其他小孩的哭声和大人的安慰声此起彼伏。饭点到来,泡面味、饭菜味又“肆虐”开来,混成了春运火车特有的气息。

“干杯,新年快乐!”

  26小时后,火车停靠在宁夏中卫站。满眼西北寒冬的颜色,但在风中飘动的红灯笼,又在提醒,春节就要到了。
  21日下午5点过,一年多未见孙子孙女的爷爷奶奶,站在火车站的出口探头望着走出的人影。看到儿孙一家后,两位老人用西北话,叫着成成和小美的名字。
  “奶奶,我好想你!”成成一头扎进奶奶的怀抱,祖孙俩的眼睛弯成了一道弧线。王涛快步上前,一声“爸”,让这两个大老爷们顿住,旋即露出久违的微笑,“回来就好。”
  “这是他们小时候爱吃的‘果子’,今天刚炸的,待会儿一定要给他们尝尝!”“还有这个羊肉,快盛给孩子吃。”当晚6点左右,回到家中脱下外套,放下行李,屋里的暖气让王涛感到熟悉,更感到惬意。
  虽不是大年三十,但只要孩子们回家,就是年。一家子围在一桌,桌上全是地道的家乡菜,这便是所盼一年的团圆饭。
  “来,干杯,新年快乐!”

新年心语
与妻说

  王涛:我跟妻子高中时候就认识了,婚后她就跟着我在工地上到处跑,后来有了孩子,索性辞掉工作,彻底在家当全职太太,为我付出了很多。我想对她说,老婆,辛苦了,照顾两个孩子确实不容易。我平时也比较急躁,会发生一些争吵。那天在电话里跟你争了一句,但一天一夜都反复在心里自责,直到第二天出门前,跟你道歉说对不起,整个人才释然。

告父母

  王涛:春节要到了,我想对爸妈说:你们辛苦了,作为儿子我确实做得很不好,不能尽孝,平时也不能在陪在你们身边照顾你们。虽然有了孙子孙女,但大部分时候也只能通过视频见面。特别是妈妈你要照顾身体,有的时候不要一味省钱,不要太操劳。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杨力 韩雨霁 摄影 刘开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