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2 宽窄巷-
A12宽窄巷
  • ·坐索道治好我的恐高症
  • ·嘉阳小火车的工业记忆
  • ·璀璨的阿布扎比
  • ·征稿启事
  • ·张新泉
  • ·2019 经济学家新年寄语: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坐索道治好我的恐高症

  

□李悦
  妻子建议我们再去游览一次华山。理由是,为了纪念五年来婚姻一点没有“痒”掉的痕迹。我暗笑女人的思维比华山的云雾还缥缈,但爽快答应了。对我来说,五年前登临华山让我收获了爱情,也让我消除了该死的恐高症。
  恐高症来源于童年,那年七八岁,我穿着短裤站在家乡河边一块四米高的礁石上,犹豫着要不要跳下去,后面一男孩突然吼一声将我推进了激流。我从此落下恐高的病根儿。
  当年的女友,也就是现在的妻子,算是个烈火喷金的漂亮女孩。2013年春,学桥梁设计的她告诉我,华山新修了一条“吓死人”的高空索道,用专业术语讲,是世界上第一条采取崖壁开凿硐室站房、设中间站的单线循环脱挂式索道。女友嘟着嘴儿威胁我,不陪她去坐一盘就不跟我好。我这人既恐惧高山也恐惧美女,忙鸡啄米似地点头同意。
  那年夏天,我们转道华阴来到瓮峪沟口,一头钻进西峰大索道。这索的轿厢可以坐八个人,上下客时有个较长的停顿,不像有些景区的缆车急吼吼地撵着乘客的脚步。西峰索道沿途,跨越四道深谷、三座山峰,据说最高落差近九百米。轿厢儿略微摇晃地沿缆绳往上爬,很快上了离山谷高约千米的空中。俯瞰四周,那些原本壁立千仞的崇山峻岭就趴在我们下面,迎面又有一列列陡峭山壁“压”逼过来。突然头上乌云翻滚,电闪雷鸣,我以为索道要被打断,大惊失色,女友也吓得嚎啕大哭,我乘机握住她的玉手儿,有种要摔死也要死在一起的豪迈劲儿。当然这都是我该死的恐高臆想。平安无事,两人又牵手去攀爬西峰。
  那次乘坐西峰大索道,居然让我的恐高症风吹云散,大伙儿都觉得不可思议。
  前几天,过了小雪天气,我们故地重游来到华山脚下。那天早上,寒气袭人,除了我们夫妻,还有五个帅哥靓女和一位女导游。坐在近乎透明的索道吊厢中,以飞鸟的姿态俯览华山绝壁天险之奇景,奇云美景就在脚下身后画廊般流过,虽说没看到想象中白雪皑皑、银装素裹的北国冬景,但崖壁、岩石、山脊和树枝间挂着的零碎积雪,在初升阳光的映照下,熠熠闪光,令人赏心悦目。
  美女导游说,西峰索道从华山西侧进入,让游客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新华山”;当年西峰索道的选址很是讲究,它位于华山峪以西五公里处的地方,那里有条瓮峪河,瓮峪河流水量在夏天雨季十分丰沛,山谷两岸飞瀑流泉,飞花溅玉,不过眼下严冬季节,瓮峪河细若游丝,看不到流动的气势。下了索道,我们又去攀爬西峰,脚下积雪湿滑,峪口冷风疾烈,手上被厉风吹得几乎皲裂。我扶着妻子再次爬上了西峰最高的莲花峰。五年前,我们在莲花峰石碑前许下了相亲相爱的盟誓。
  “西峰索道是一条浪漫的高空索道,展示了鬼斧神工的人性化设计;轿厢外,大自然的美丽和神奇扑面而来。五年来,很多伟大的爱情,就是从这个小巧的轿厢起步的。”女导游笑着说。她这番话儿,让我和妻子仰望华山,会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