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4 读四川-
A4读四川
  • ·知冷暖
  • ·同呼吸
  • ·锦绣四川 好戏连台
  • ·阳光庆祝开工大吉 气温开始“节节高升”
  • ·贫困村里的超市卖东西不收钱 村民靠挣积分兑换
  • ·建立“天府学”只需临门一脚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建立“天府学”只需临门一脚

看本文视频扫二维码

  

省社科院教授李后强建议建立研究四川特殊性的“天府学”
  “天府学”涵盖地理、文化、经济等综合性交叉学科

  刚刚过去的一年,四川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全省地区生产总值超过4万亿元,首次实现3年增长一万亿。
  春节期间,“4万亿”这个数据仍让不少学者欣喜难忘,思索推动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的路径和方法。
  在省社科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后强看来,四川必须准确把握省情特点。而如何把握省情,他建议建立一门独立的学科——“天府学”,来研究四川的特殊性。
  为什么四川盆地有亚洲最多的天然气,为什么世界第一张纸币诞生在成都……李后强认为这些长期让学界和社会普遍困惑的问题非常具有研究价值,“而到现在,建立‘天府学’的时机已经成熟”。

缘起
“天府学”建立时机已成熟

  在学界看来,地方学的融合发展,是促进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的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就四川而言,学者们曾经提出建立“蜀学”“成都学”“四川盆地学”等诉求和设想。
  2010年,四川大学城市研究所所长何一民教授将多年研究撰写集册,出版了《成都学概论》,详细阐述了成都学的基本概念、研究对象、研究方法、基本性质和特征等方面,被学界视作对“成都学”进行探讨的著作。
  “《成都学概论》水平高、分量重,但由于认识水平和研究手段的限制,许多思想都没有形成气候和学派,影响力和传播力不大。”另一方面,李后强也认为,此前学者们的研究为“天府学”搭建了扎实的理论基础,加之近年成都市对“天府文化”研究的高度重视,积累了大量认知和人才,对“天府学”的孕育和成型发挥了重要作用。
  同时,由于科技手段的发展,特别是大数据、GPS系统、数字地球、空间技术等进步,为“天府学”的研究提供了扎实的技术基础,“因此建立‘天府学’的基本条件具备,只需要临门一脚!”
  事实上,地方学在别地早有落地。在鄂尔多斯有“鄂尔多斯学”,在宁夏有“西夏学”和“回族学”。
  有理论基础和人才储备,有科技力量和学界支持,在李后强看来,建立“天府学”的时机已经成熟。

立足
“天府学”涵盖四川与重庆

  在李后强看来,“天府学”应该包括物质与精神两个方面,涵盖四川与重庆两个行政区,成渝经济区和成渝城市群。
  “成都和重庆皆为国家中心城市,是双核椭圆结构区域。‘天府学’的研究时段上至秦代,下至今日;以都江堰灌区为轴心,扩散辐射云贵甘青陕藏等地。”同时,李后强强调,“天府学”必须把四川盆地作为主要对象加以全面深入研究,在研究方法上,地质勘探、地貌测绘、文献查阅、实地观测、模型建立等都可运用其中。而当前,主要是运用地理信息系统和大数据分析方法。
  在他看来,“天府学”可立足于十大主要原理。主要是珠峰映射原理、海拔适中原理、封闭开放原理、千河滋润原理、内海遗存原理、经纬趋优原理、南北交聚原理、移民组合原理、地质造势原理。
  “‘天府学’不是纯粹的地理学、经济学,也不是纯粹的文化学、历史学,它涉及地质、地貌、水利、生态、经济、文化、社会、政治、历史、民族等各个领域。”李后强举例道,例如,封闭开放原理,具体就是四川表面上是“四塞之国”,四周都是高山高原,西有青藏高原、北有秦岭大巴山,东有巫山山脉,南有云贵高原,但有三峡出口,表面封闭,实际很开放,是封闭与开放的完美统一,所以四川人骨子里不保守、敢于创新,历史上诞生了许多改革家和英雄。
  向西凿空原理,则是四川向西是青藏高原,向东是太平洋,向南是印度洋,是中国西向和南向开放的大门,也是进入印度洋和欧洲非洲的捷径,自古就是走向海外的先锋,蜀布、丝绸、茶叶、邛杖等3000年前已经畅销西方,具有向西畅通优势,汉代张骞也走过此路。
  再比如,南北交聚原理,四川处于中国西南、西北和华中结合部,长江经济带上端,胡焕庸线经过四川成都,是南北丝绸之路的交点,是国家重要战略基点,是科技、商贸、文化、金融中心和交通通信枢纽,这显示了四川地理位置的重要性。
  “还有移民组合原理。”李后强谈到,今日的四川人几乎都是外地人,本地原住民不复存在,历史上几次大移民特别是清代湖广填四川,使得四川是中国最典型的移民省,有民族和文化的杂交优势,具有包容性和互补性。

架构
“天府学”是一门综合性的交叉学科

  “‘天府学’具有自身独立的内涵,包括基本概念、基本原理和基本方法。我们把研究以成都平原为核心的四川盆地及其周边元素、组成、结构、功能和现象的学科叫天府学。”具体到基本架构上,李后强直言,可以建立天府地理学、天府生态学、天府文化学、天府经济学、天府民俗学等分支学科。
  这是一门综合性的交叉学科,是深化省情认识的隧道和窗口。李后强介绍道,例如,天府地质学是“天府学”的基础,主要研究四川盆地地质结构及其运动规律,深化对本质性的认识;天府地貌学是“天府学”的支点,主要研究四川盆地地表形态及其演化规律,深化对丰富性的认识;天府生态学是“天府学”的命脉,主要研究四川盆地生态环境恢复及持续保护,深化对和谐性的认识;天府生物学是“天府学”的关键,主要研究四川盆地生物种群特点及其生存进化规律,深化对多样性的认识。
  同时,天府文化学是“天府学”的灵魂,主要研究以成都平原为核心的盆地及其周边人类活动特点,深化对创造性的认识;天府经济学是“天府学”的主干,主要研究四川盆地产业种类及分布规律,深化对支撑性的认识;天府政治学是“天府学”的核心,主要研究有形力量对四川盆地发展的影响,深化对引导性的认识;天府社会学是“天府学”的纲网,主要研究四川盆地社会现象及特点规律,深化对治理性的认识。
  此外,李后强补充道,天府历史学是“天府学”的归依,主要研究天府概念在时间轴上的演变特性,深化对传承性的认识;天府水利学是“天府学”的外延,主要研究四川盆地河流运动特点及科学利用,深化对资源性的认识;天府民族学是“天府学”的源泉,主要研究四川盆地民族来源及其互补发展规律,深化对包容性的认识等等。
  在李后强看来,这些分支学科构成了整体的“天府学”。对此,他呼吁,四川应该成立天府研究院,发布相应课题,吸引全世界学者来研究“天府学”。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杜江茜谢燃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