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5 宽窄巷-
A5宽窄巷
  • ·我和我的祖国一场青春快闪
  • ·温暖一座城
  • ·75岁陈彼得带病回故乡完成“快闪”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专访/

75岁陈彼得带病回故乡完成“快闪”

陈彼得和马薇。

萌宝大熊猫参与千人“快闪”活动。

  成都版“快闪”《我和我的祖国》在央视播出后,“宽窄巷子快闪”的热搜迅速登上微博前三,网友留言点赞称,“看了几个城市的新春快闪,成都是最让人感动的。”
  而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陈彼得或许是个陌生的名字。但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台湾音乐教父、华语流行音乐先驱,这是他收获的殊荣。“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费玉清唱响大江南北的《一剪梅》正是陈彼得的作品。除此以外,杨钰莹、姜育恒、杨坤等人也同他有过合作。人人都称他为“台湾音乐教父”,但陈彼得却说自己是“地地道道的成都人”。新春佳节,封面新闻记者联系上陈彼得,听他聊心中的祖国与故乡成都。

3岁赴台成都仍是梦中的城市

  1944年,陈彼得出生于成都,3岁跟随父母去到台湾。提起故乡,这位一生叱咤乐坛的老人眼中噙满泪水。虽然幼年就离开了成都,陈彼得却对故乡爱得深沉。
  “这是我梦中的城市。”陈彼得说,“祖国、成都总是频繁地出现在我的梦中,对我来说,它就像母亲一样。”1988年,阔别故乡41年后,他第一次返乡,在成都开了10多场“探亲演唱会”,尝遍了魂牵梦萦的成都美食。
  此后一别又是31年,今年再次回乡的陈彼得已过古稀,身体已然大不如前。“宽窄巷子快闪”活动录制于2019年1月,那时的他刚刚因为“三高”出院不久。医生不建议他四处走动,但陈彼得依然决定回到成都,“这是灯火阑珊处心爱的城市,是我永远难以割舍,难以拒绝的城市。”
  对于陈彼得来说,成都永远是他夜空中最闪亮的超级巨星。

魂牵梦绕为故乡创作《游子吟》

  宽窄巷,成都的文化地标。冬日暖阳里,陈彼得背着吉他,开始在巷子里浅吟轻唱。慢慢地,周围人群越来越多,随着他一起高唱“我最亲爱的祖国,你是大海永不干涸。”
  “这是我做得最好的一件事,拉着乡亲们一块,为祖国唱一首赞歌。”陈彼得说,“这个事我已经想了几十年了,之前听说有这样的机会,我迫不及待就加入进来。”学生时代,他就写过一首歌叫《祖国》,1988年回成都的时候就唱过。
  不仅如此,拥有着成都人和音乐人的双重身份,为成都写歌仿佛成了陈彼得的使命。他最新创作的《游子吟》今年1月发表于成都,他坦言,自己曾是漂泊的游子,如今总算该落叶归根。“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暮年回望,陈彼得抱着吉他,把千言万语唱进歌声里。
  如今,成都正在打造“国际音乐之都”,陈彼得认为成都完全担得起这个称号,“成都的音乐人太多了。如果我身体状况可以坚持,我还会继续做音乐,和成都的音乐人合作。”
  封面新闻记者 徐语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