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3 读四川-
A3读四川
  • ·四十不惑蓉漂创业 想造出成都“瓦力”
  • ·省林草局:放生外来野生动物必须先获批
  • ·彭州纪委制定18项举措护航民营经济
  • ·成都“世警会”报名已达1090人 警界“蛙泳王子”将参赛
  • ·公益理念伴随成长 梦想成为北京冬奥会志愿者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讯研科技创始人吴建东:

四十不惑蓉漂创业 想造出成都“瓦力”

进入报名通道扫二维码

讯研科技创始人吴建东。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赵雅儒柴枫桔
  记者刘旭强
  2008年一部名为《瓦力》的影片让机器人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
  两年后,年届四十的吴建东从国企辞职,从土生土长的北方故乡来到成都。他创业的起点是行囊里的几个特种机器人。顶住来自家人的压力,他开始艰难创业,不料又遇到团队“技术核心”者的突然撤漂。
  吴建东伤心的同时,也陷入绝境………
  本期《成都创客》镜头对准讯研科技创始人吴建东,听他讲述四十不惑而创业的故事。

四十岁成蓉漂
选择特种机器人领域创业

  为什么在不惑之年决定创业?吴建东的回答很干脆:“正因为不惑,所以才创业。”
  在吴建东看来,相比于年轻人,40岁的创业者,积累了一定的物质基础和人生阅历,创业之路可能会走得更加成熟和稳重,抗风险能力也更强。
  也是因为不惑,吴建东选择了特种机器人这个非常小众的领域进行创业。一开始,他因为工作需要采购国外的机器人。在采购过程中,他越来越明显地感受到在特种机器人领域国内与国外的行业水平差距。
  “国外已用了二三十年的产品,国内还没有。到后来我们的产品需要采购零件时,发现哪怕是小小的螺丝钉,国内的产品反复测试都达不到要求,这些细分行业上的工业差距带来的失落感是很明显的。”吴建东说,他觉得这个行业需要有人去踏踏实实做点事情。

核心成员出走
陷困局重新审视创业历程

  无论吴建东如何认为自己已作好准备,但在四十岁这样的年纪离开体制创业总会背负极大的压力,他的压力主要来自于父母。
  “国企的工作丢掉了,将来怎么找女朋友?房子在哪里?今天有吃的,明天没有了怎么办?”在决定辞职之前,吴建东的父母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重复这些担忧。
  事实上,父母的担忧不无道理。2015年左右,吴建东遭受创业生涯中最大的打击——核心技术团队成员退出,并且正好赶上需要交付订单的时间节点。
  为此,吴建东不得不跟留下的两三个人一起熬夜赶制产品。而比熬夜更煎熬的是,他开始对未来的路还能不能走下去产生了怀疑。“初期的研发团队整个没了,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路怎么走,这个公司该怎么才能做下去。”吴建东说,这不仅仅是生意上的打击,更对他的创业激情产生了很大影响。
  在这次打击之后,吴建东开始重新审视创业历程,最终他想通了,承认自己在企业发展上过于保守,同时也忽略过合作伙伴的诉求,这是自己的失误之处。

重新组建团队
将个人与团队利益绑一起

  吴建东开始重新组建团队后的几年中他思考得最多的事情是如何把公司的利益和每个参与公司运营的合作伙伴捆绑到一起。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这种捆绑带来的化学反应力量“无穷大”。
  “小伙伴都能获得财富、实现自我价值,才是最重要的。”吴建东说。
  从纠结一颗螺丝钉开始,到眼下讯研的第一款全自主研发特种机器人即将批量生产投放市场,吴建东的第一次创业越来越接近成功了。目前讯研团队共有近20人,拥有北京、上海、成都三个基地。
  “开年我们又要搬家了,搬到更大的地方。”吴建东笑着说,等开春以后,他们还要进一步扩大市场团队以适应企业发展需求。但这距离最高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把现在选择的这条特种机器人创业路,走到足够的高度、足够的精致、足够的规模。

征集令
  成都创客,欢迎来战!

  在成都这座城市,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在“九死一生”中,体味活下去的痛苦和快乐。他们就是成都创客,Chengdu Maker。
  聚焦创客群体,用镜头讲述他们的故事,封面新闻推出《成都创客》系列短视频。我们关注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看他们如何用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在创新之路上摸索前行;我们关注“高龄”下海的中年人,倾听他们在身份转换、归零再出发中的焦虑与收获;我们关注土生土长的本土创客,欣赏每一朵从天府之国的沃土中开出的创业之花;我们关注漂洋过海落地蓉城的海归派,寻找在文化碰撞中迸发出的梦想火花。
  如果你是一名创客,如果你身边就有创客,也欢迎与我们分享你们的精彩故事。扫描二维码进入报名通道,分享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