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9 博图志-
A9博图志
  • ·罗晋唐嫣 守护国宝木板漆画
  • ·侯马盟书 见证春秋战国时代格局
  • ·侯马金代董氏墓戏俑 再现戏曲之魂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侯马盟书 见证春秋战国时代格局

潘长江。

  春秋战国,一个兵荒马乱却英雄辈出的时代。作为二十世纪中国考古最重大的发现之一,侯马盟书是晋国最后阶段的文物见证,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和另一个新时代的开始。晋国晚期,“公室衰微,六卿专权”。权卿们为寻求内部团结、打击敌对势力,盟誓活动频繁。晋国大夫赵鞅占据天险城池,理应志得意满,但他却一脸愁云惨雾。赵氏内乱爆发,破局最佳之法就是与晋国六卿之一知氏结盟。
  在央视《国家宝藏》节目中,老戏骨韩童生演技炸裂,演绎了国宝侯马盟书的前世传奇。

发现最早的毛笔字

  1965年,山西省文物工作委员会在发掘侯马晋国遗址时发现了侯马盟书。在40多个祭祀坑内出土玉、石质盟书5000余件片。这些玉石绝大多数为圭形,最长32厘米,另有圆形及不规则形。辞文多以朱笔书写,少数为墨笔。文字可辨识的有656件,多则200余字,少则10余字。
  侯马盟书的总字数约3000余字,除去重复,单字也有近500字。盟书内容可分为主盟人誓辞、宗盟类、委质类、纳室类和诅咒类等五大类。
  侯马盟书的发现震惊了全世界,整理盟书的三人小组就是当时最早见到这批资料的人,这一见,他们结下了半辈子的缘分。释读侯马盟书,是他们最自豪和最珍贵的经历,也是他们一辈子最大的牵挂和遗憾。
  节目中,张崇宁回忆了父亲张颔当年参与考古发掘的过程:“侯马盟书在地下埋了2000多年,出土的时候,盟书表面扒了一层土锈,又是毛笔写的,字迹脱落严重。为了清洗盟书,父亲和正刚先生二人的手经常在水中泡得白肿白肿的。只有黄豆大的字,有时只能借助200瓦的台灯反复观察。为了科学考证一个字,需要反复查阅古籍资料,一工作起来就是十几个小时。”
  侯马盟书是1949年以来中国考古发现的十大成果之一,也是山西博物院馆藏的十大国宝之一。书写于玉石上的这些文字,不但是中国现今考古发现最早的毛笔字,也因运笔娴熟流畅,字形活泼多变,极具艺术价值。

玉石上的宗族之约

  关于侯马盟书的主盟人和盟誓时间,存在不同说法。多数学者认为,侯马盟书是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以赵氏家族为首举行盟誓活动的约信文书,忠实地记录了晋国晚期强族间相互斗争的史实,具有政治档案的性质。它的发现,对于研究晋国历史、古代盟誓制度及古文字等均有重大意义。
  盟书又称“载书”。《周礼·司盟》“掌盟载之法”注:“载,盟誓也,盟者书其辞于策,杀牲取血,坎其牲,加书于上而埋之,谓之载书。”当时的诸侯和卿大夫为了巩固内部团结,打击敌对势力,经常举行这种盟誓活动。盟书一式二份,一份藏在盟府,一份埋于地下或沉在河里,以取信于神鬼。
  在晋国首都新田(今山西省侯马市),赵氏族人盟誓仪式之后,杀牲以告祭神灵,将毛笔朱书的玉石片文书埋藏于地下,天地共鉴,至死不渝。
  将如此郑重其事的盟誓仪式作为宗盟团结的手段,说明当时赵氏宗族并不是很团结,反而是走向分裂的局面。在晋国的政治斗争中,其他卿族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这样的盟誓活动就类似于现在的表态和站队。侯马盟书真实地记录了晋国末期的政治生态和混乱局面,并且清晰呈现了中国文字用毛笔书写的初始面貌。 封面新闻记者曾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