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9 博图志-
A9博图志
  • ·罗晋唐嫣 守护国宝木板漆画
  • ·侯马盟书 见证春秋战国时代格局
  • ·侯马金代董氏墓戏俑 再现戏曲之魂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侯马金代董氏墓戏俑 再现戏曲之魂

蔡明。

侯马金代董氏墓戏俑引戏。


  中华古韵,余音绕梁。公元1155年,南宋奸臣秦桧去世,天下百姓举杯相庆。山西侯马董家特意请了个戏班子,在家门口摆戏台唱大戏,不料却被同样摆台唱戏的老对头裴家抢了风头。这可把老董头气坏了,誓要夺回他侯马首富的体面。
  千年前就是欢喜冤家的蔡明、潘长江欢笑来袭,在央视《国家宝藏》节目中碰撞出火花,为侯马金代董氏墓戏俑代言。一喜一悲一抖袖,一跪一拜一叩首。戏曲曾是中国人最重要的精神家园,乡音乡曲承载的是中华民族的浓浓乡情。国宝侯马金代董氏墓戏俑身上,仍然能够找到戏曲超越前代、风靡当代、流传百代的秘诀。

壹 不争

c

位争舞台的戏俑

  侯马金代董氏墓戏俑这样自白:我们不争C位,也不争流量,我们争的是舞台。上场门,下场门,灵活的舞台,赋予了戏剧更多可能。副末、副净、装孤、装旦、末泥,五类角色,给戏台上的故事增加了深度,丰富了类型。百岁日月,梦蝶变幻,把一切都留在了戏剧里,这是我们对生活的思考,对人性的探讨,对历史的品评,对善恶的判断。我们要的就是一个装得下戏,装得下角,装得下星辰轮转、人间百态的舞台。
  国宝侯马金代董氏墓戏俑,1959年出土于山西省侯马市西郊董氏墓。戏俑共5件,平均高约20厘米,出土时位于墓室北壁上部的砖雕舞台上。这个舞台为单檐歇山顶,两根八角形小矮柱上承台面,简洁精巧。
  舞台上,5个戏俑并列一排,从左至右分别为副净、末泥、装孤、引戏(装旦)和副末五个角色。五个角色中末泥为主演,这与以副末和副净作为主演、以滑稽搞笑为主要内容的早期杂剧不同,表明了中国戏曲艺术正逐渐走向成熟。
  北宋灭亡之际,金人掳走了大量的宫廷伎艺人,其中有很多人在北上的过程中逃亡流落到平阳(今山西临汾市)一带。因此,金院本与宋杂剧合二为一,在民间盛行得如火如荼,脚色行当也丰富多彩。
  在此期间,出现了五个相对固定的脚色——副净(也就是唐代的参军)、副末(也就是古代的苍鹘)、引戏、末泥和装孤。元代的戏评家夏庭芝、陶宗仪将其称为“五花爨(cuàn)弄”。关于5种脚色行当的形象、功能、特点,学界的探索仍在继续。

贰 山西现存古戏台最多

  千古是非心,一夕渔樵话。1959年,随着山西侯马西郊的考古发掘,尘封的舞台再次开幕,五位隐退数百年的演员惊艳亮相。当初的曲调戏目,我们已无从知晓,可道尽人生个中滋味的,一样是曲,体味百岁梦蝶变幻的,一样是词。
  戏剧是对生活的思考,对人性的探讨,对历史的品评,对善恶的剖析。嬉笑怒骂,离合悲欢,都呈在世人面前,细细品酌。一个演员走过空荡的舞台,等如无数生命走过丰富曲折的光阴。粉墨春秋,恍惚百年,戏俑伫立在中国戏曲长河的源头,冷眼看岁月轮转,戏言评善恶忠奸。
  侯马金代董氏墓戏俑将中国戏曲的历史向前推进了几百年,尽管今天戏曲似乎不像过去那么有吸引力,但在京剧余派老生王珮瑜看来,这也是一个全新的时代,我们可以用全新的方式诠释最古老的艺术,但唱、念、做、打不会变,手、眼、身、法不会变,美,更不会变。守祖先之艺,传戏曲之魂。
  在《国家宝藏》国宝盛典上,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王晓鹰揭晓了侯马金代董氏墓戏俑入选故宫国宝特展。王晓鹰说:“这个戏俑除了时间久远外,还可以看到当时人们对戏剧的热爱,比如潘长江和蔡明演的前世故事里,董氏夫妇搭了一个戏台,直到去世后,还把戏台搭到墓地里,咱们就说叫生死同乐。而且还不只是董氏墓戏俑,在三晋大地上,在一千多年以前,老百姓喜欢戏剧非常普遍。直到今天,我们还可以在山西看到中国现留存的古戏台是最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