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0 宽窄巷-
A10宽窄巷
  • ·打老庚
  • ·梅保长杀猪
  • ·方言闹误会
  • ·锣齐鼓不齐
  • ·男娃儿女娃儿
  • ·扯拐
  • ·征稿启事
  • ·广告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梅保长杀猪

  

□张枥
  旧时的保长是每个保的头目,相当于现在的乡(镇)长。或许是受电影《抓壮丁》的影响,四川方言中,保长被赋予了另一层意思,大多指傻乎乎爱出洋相,或者言行不合时宜的人,相当于“宝器”。
  杀猪匠梅德荒每次外出杀猪都像出门做客一样,穿西装,打领带,头戴鸭舌帽,脚蹬长筒靴,整得不伦不类的,一点也不像杀猪的,倒有点像喜剧演员。老婆总是批评他说:“出去杀个猪,你穿得周吴郑王的干啥?硬是像个保长!”有几次,家中来了客人,老婆让他打酒买菜,他当着客人的面大声武气地问道:“买一般的酒还是买最好的酒?要不要买烟?要不要杀鸡?杀那只大红公鸡还是那只抱鸡母?”老婆被他气得牙痒痒的,但是当着客人的面不好发作,只好假巴意思地说:“稀客来了,肯定要买最好的嘛,硬是个保长!”久而久之,梅德荒被人们喊成了梅保长。
  这天,梅保长去刘莽子家杀年猪,放下屠宰工具,他开门见山地说:“莽子,我两个熟人熟事,弄两三个菜喝点小酒就行,不要搞得过于复杂了,像汇客(请客)一样整二三十个菜出来哈!还有,要买烟的话,不要买太贵的哈!”
  刘莽子原本就没有打算办酒席的,更没有想过要买香烟,听梅保长这么一说,不得不喊专心致志玩手机的老婆去灶屋准备,然后让左邻右舍帮忙赶猪出圈。刘莽子那头肥猪少说也有一千斤,绝对算得上猪王,梅保长大吃一惊,问道:“莽子,你给猪喂的啥子?长得好奤(肥大)哦!”刘莽子谦虚地笑了笑说:“没啥,随便长的!”
  大肥猪耳大如扇,粗壮如牛,行动迟缓,梅保长采取棍棒吆喝的方式哪里赶得出去?好在左邻右舍齐动手,大家揪猪毛的揪猪毛,抱猪脚的抱猪脚,抓耳朵的抓耳朵,捉尾巴的捉尾巴,手忙脚乱地像抬八抬大轿一样,才把它赶出猪圈。
  梅保长担心猪太肥,杀起来费劲,要求刘莽子缓上一缓,先喝酒吃饭再说杀猪的事。酒足饭饱后,梅保长腆着大肚子,叼着香烟走出来,吩咐众人将大肥猪按倒在地,他才慢条斯理地将西服袖子高高挽起,把领带揣进兜里,然后憋足一口气,左手捂住“嗷嗷”大叫的猪嘴,右手握紧屠刀,准备等大肥猪无力挣扎时,一刀封喉取其性命。就在这时,不知从哪儿冲出来一头大白猪,冲向梅保长。
  梅保长喝酒喝高了,心思全用在刀尖上,脚下有些发飘,哪里会想到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他被大白猪撞翻在地,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一身西装变得稀脏,挣扎了好几下才狼狈不堪地站起来。几个按猪的邻居早已作鸟兽散,刘莽子傻眉楞眼地看着这一切,手脚都不晓得啷个安置。
  赶走了那头大白猪,梅保长招呼众人再次将大肥猪按倒在地,转身对围在一旁看热闹的人说道:“看我的!”众人立刻绿眉绿眼地把他看倒,只见一刀下去,大肥猪依然在“嗷嗷”大叫,梅保长却像踩到了毒蛇一样蹦起来。
  原来,梅保长杀猪心切,加之喝多了酒,一刀下去剑走偏锋,刺在了长筒靴上,差一点就扎在自己的脚上。
  梅保长虚惊了一场,酒醒了一大半,一个教训也因此扎根心里:“酒啊,你是个啥东西?你虽然成就了武松那样的英雄好汉,但是也害了多少个像我这样的平民百姓啊!看来,酒后驾车不安全,酒后杀猪也一样不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