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5 浣花溪-
A5浣花溪
  • ·大道之行也
  • ·怀念海子
  • ·一乡之望(组诗)
  • ·回归原点(外三首)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名家方阵

一乡之望(组诗)

  

□王学芯(江苏)

迁变

栖居的寓所
住宅小区填满一片田野
窗玻璃上的光魅惑 相互呼应
楼房的有力踝骨
伸入钢筋水泥的地心
无辜的沉闷 唇髭长出荒草
脑子里的沃土翻动不停
使阳台与遥远的篱墙
交融一起
盆栽中的一撮泥土和含意
拂过城市的窗棂
花卉倒挂苍穹 猫的
有簇影子 扑动灌木深处的叶子
传到心里的呻吟
碰到一口深深的呼吸
目光与熟稔的距离 间隔
一层玻璃 安静和辉煌的孤寂
在干净的房间里生长
晨曦或夜色
时间穿着袜子
无声而又轻盈

不眠的夜际

房子孤立
四周的鸟哑着嗓音飞远
这一刻 我的眼皮加快跳动
像在等待
泪水倾洒
衰败的椽柱垮塌
嘴里含着一粒谷子
我仿佛有了足够多的时间忘记田野
微风测定门窗的缝隙
蛛网连接——
落地的糠秕
比梦还轻的告别
开裂的砖缝如同无一合拢的眼睛
一些失而复现的用品
弥盖着灰尘
而变成灯罩的报纸 一点
城市化的标题 在瞳孔里
充满空间
撒下墙灰和不眠的夜际
这是村子坠落的时间
锯齿形的黑蒙蒙天空 如同
锈迹斑斑的一片剃刀
斜在我的屋檐边上

窗景

城市的雪和风
总会整理出干净的小径 养成
住宅小区的洁癖
使落叶产生一种感官
卷走满地的尘土
庭院的树木藏好远方的田野
一阵又一阵过来的雨 伴随着魂魄
滴下梦悠悠的微光
溅落的样子
如同鸡在食钵里觅食
玻璃上的云层
揽着暖融融的阳台 露出一块
想入非非的空隙
此时此刻
小径保留着蚯蚓的消化道形状
独居或安静的周边环境
歇在窗景之中
瞟过冷或热的光晕

坐在新居的阳台上

黑夜 萧瑟的风很大
虫鸣如同天上还有的一丝亮光
拂过水泥的窗沿
每棵抖动身子的树
在坡土中飞翔
房子对面的房子 熄灭
最后一盏灯 重新出现的浓墨空旷
影子瘫痪下去
眼睛隐没
相互顾盼的眼睛
撩一眼自己的脚
概念中的趾骨掠过泥泞小道
那些被洗净的泥斑
隐没时代的踪迹
某一瞬间
身影像在天壤之别的边界
冷飕飕的窗子开着
风吹胀裤子 裤子贴着大腿
像在摆弄一副骨架

恐高

脱离地心引力 恐高
在眩晕的楼宇间旋转 胶裹汽车
分解开狭窄的通道
阳光斜照过来
金色崖边 一个软踏踏的人影
如同黑色织物 缩在
阳台后面
堆积在时辰的椅子里
血涌满头部
窗帘 给迷恋的眼睛戴上眼罩
感到脚下的地壳
有些冰凉 正在脱离远古大地
隆起的心脏
有了干枯的形状
而透入间隙的光亮
闪出刺眼的绿色和蓝色 落进
一个瞎子的房间

透明的变化过程

田野上 十几台挖掘机
绷紧肌肉 钢兜里的土
掏空蚌的小河 工棚前的洼水里
空酒瓶和废弃的泡塑
晒着阳光
鸟飞得远了一些 翅膀
默默隐匿 那些看不见的小爪
躲进了伶俐的腹腔
田边的稻草人 粗粗的喉结
动个不停
蝴蝶沾着泥渍
纸一样的羽翼 皱起几丝
灰白的条纹
根须剥离开自己盘绕的泥土
石子如同另一个世界里的足迹
坑里恶化的水
满怀凄凉
我的脚趾
在鞋里跷动了一下

城市指南

陌生路口
车流与行人嗖嗖而过
马铃薯纵队 蚯蚓队形 各种
原色的蔬菜样子 轮胎气味
裂开呼吸和心跳
汽车的尾气如同一种空气的注射针筒
留下肺的一把草火
街口巨大时钟里的分针和秒针
胶着端详的时光
过了斑马线
信号灯长出暗色的苔藓 柏油路面
沉淀到意识的深处
而城市指南上一页又一页温暖的气息
弥散开来
暗淡或明亮
同样不明自己的方向

锯锯草

水泥缝隙里的草 带着新鲜的露珠
它仿佛已经超越生存和死亡
沉思默想的草 在自己正确的位置
继续疯长
城市三公分厚的地皮
凝成一大片空地或鄙野之美
空气变成一种还愿的气息
安安静静走过的脚 每一步
回响着窸窣的风声
看上一眼或想象一眼
我像在目睹自己的重生和毁灭

一根稻草

一根稻草 飘在城市上空
缠着一大堆田野的思绪
一根稻草 佝偻起身
繁衍出千亩万亩幻觉的光线
一根稻草 干咳了一声
土壤和季候松开了咬紧的牙齿
一根稻草 进入翕动的嘴唇
遗忘了最后一粒米的香息
一根稻草 丢下苍穹
体内的万物冒出一丝着火的烟缕
放光的眼睛
看见天堂的灰烬落下
惊叹不已的惊叹
城市的空气造出了攀登的梯子
遥远的地方 土地硬化
稻草响起回声的脚步

/名家简介/

  王学芯,生于北京,长在无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0年代为江苏青年诗人“男朋友”诗社成员。迄今在《人民文学》《人民日报》《诗刊》等国内主要刊物发表诗歌。参加《诗刊》第十届青春诗会。获《萌芽》《十月》《诗歌月刊》年度诗人奖,获《中国
作家》《扬子江诗刊》双年度诗人奖,获《诗选刊》年度杰出诗人奖。部分诗歌译介到国外,出版个人诗集《可以失去的虚光》《尘缘》等10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