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7 观天下-
A7观天下
  • ·美媒称五角大楼已向白宫递交针对伊朗的军事行动计划
  • ·在美自杀飞行学员追悼会举行 美国航校至今未认错
  • ·美国新登月计划随名“月亮女神”
  • ·瑞典将重启阿桑奇案调查并寻求将其从英国引渡到瑞典
  • ·地球“最深处”竟有塑料垃圾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在美自杀飞行学员追悼会举行 美国航校至今未认错

颜洋母亲抚摸着儿子遗像接受媒体采访。

  颜洋的同学还在美国众筹网站上发起“为颜洋争取公正”(Justice for Yan)的筹款项目。

  5月13日上午,在美国USAG航校登顿校区学习飞行的江苏淮安籍学员颜洋的追悼会,在美国达拉斯举行,上百名中国学员和很多当地华人参加。颜洋的家属、多名中国学员及当地华人告诉媒体,校方至今没有承认过错误,还力图为家属安插“翻译”妨碍中国学员与颜洋的家属接触,并在追悼会的举办过程中制造出多种障碍。
  颜洋家属目前得到很多华人的帮助,决心要用法律为孩子讨还公道。
【出事】

淮安男孩留学美国航校 用自杀抗议不公待遇

  2015年,来自江苏淮安的颜洋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技术专业,2018年和深圳航空公司签约,由该公司提供学费,到美国US Aviation Academy(USAG)航校登顿校区进行飞行训练。
  没想到,这一去竟然成了诀别。颜洋在这个航校受到难以形容的苛刻对待,训练进度严重滞后,航校威胁要对他进行停飞遣返。如果受到停飞,颜洋的飞行员梦想不仅会永远破灭,而且还面临按学费的130%赔偿航空公司的后果。
  4月16日凌晨6点,年仅22岁的颜洋,将自己反锁在公寓的卫生间内,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颜洋出事后,校方禁止同学将此事告知他的父母。出事13天后,同学们忍不住告诉颜洋的父母,他在美国出事了。颜洋父母急忙向深圳航空公司询问,才得知颜洋已经去世的消息。
  近年来,时常传出中国飞行学员在美国航校受到歧视性对待的事件,颜洋的自杀,无疑是性质最为恶劣的,也是最强烈的抗议。

【阻碍】
校方在家属身边安插“翻译” 中国学员不敢过多接触

  听到儿子的噩耗后,因承受不了打击,颜洋的妈妈住进医院。
  5月4日,他们终于抵达了美国。
  颜洋的父母过去从未去过美国,不懂英语。起初校方为家属安排了随行的翻译,据一些中国学员反映,“翻译”几乎时刻守在家属身边。
  5月12日,家属在学校附近的教堂和中国学员们进行了一个短暂的见面会,校方的翻译以“家属不懂英文需要人陪同”为借口全程参与,学员们看到这种情况,都不敢和家属进行过多的接触。
  颜洋的妈妈杨女士13日告诉媒体,他们已经换掉了航校安排的翻译。“现在我不用他翻译,他全部都是在敷衍我。”
  追悼会在当地时间13日上午(北京时间13日晚上)举行,家属要求从上午8点开始,中午12点半结束。
  但是,校方只给了两个小时的时间,从上午10点到12点。
  校方事先发了一个通知,声称为了“维持秩序”,学员发言时间总共只有25分钟,每个人发言时不能超过3分钟,并对哪些学员可以发言做出规定。
  USAG安排了一个达拉斯的殡仪馆,距离航校达40英里(约64公里),事实上,航校周边就有殡仪馆。
  此前因为学员强烈抗议,USAG登顿校区终于取消了禁止学员自行打车的规定,但加上了不允许乘车超过25英里的限制。学员们如果自己租车去40英里外参加追悼会,可以说会有被航校判定违规而停飞遣返的风险的。
  很多人质疑,舍近求远的目的,似乎是为中国学员参加追悼会制造障碍。
  另外,目前航校登顿校区约有200名中国学员,但航校只提供一辆大巴,声称先到先得。其他学员想去参加,必须自己想办法找车。
  但是,绝大部分中国学员没有惧怕航校这种方式的阻挠,家属出面租了两辆大巴,超过150名中国学员当天到场追思颜洋。
  当地很多华人也赶来参加追悼会,并在现场举牌抗议。
  在场人员表示,整个追悼会期间,校方连一束花也没有献。
  航校还雇佣保安人员守在殡仪馆外,阻挠自行前来参加的人员进入。一位当地华人说:“还没进门,就被一个自称是工作人员其实是航校雇佣的人故意拦住,不让我们进。我来美国20年,还没碰到这么无理的事情。仪式结束后我们的律师让他拿出身份证明,他撒谎之后匆匆逃走。”
【公道】

美国航校多次欲私下和解 被颜洋父母坚决拒绝

  颜洋的父亲之前在无锡打工,母亲在一家加油站当清洁工,家庭环境十分拮据。
  到美国时,他们随身只带了800美元。得知颜洋的家庭困境后,当地华人提供了大力支持,帮助解决生活、交通等问题,联系律师。颜洋的同学还在美国众筹网站上发起“为颜洋争取公正”(Justice for Yan)的筹款项目,目标为5万美元,目前已经筹到2万多美元。
  颜洋的母亲杨女士在出发前,就告诉国内媒体,没有时间想其他的事情,唯一的信念就是去美国为孩子伸张正义。
  然而美国的司法程序漫长,耗资巨大,这些筹款项目即使能完成,也不一定够用。
  华人代表王湉说,在美国打官司应该会面临不少挑战。不过当地华人正在帮助家属组建一个律师团,希望能尽快走上法律程序。
  到美国后,航校方面多次想方设法力图私下和解,但被颜洋父母坚决拒绝。颜洋母亲在追悼会上说:“我要用生命中剩下的时间,为颜洋讨回公道!”
  综合《扬子晚报》、《环球时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