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9 宽窄巷-
A9宽窄巷
  • ·富大龙传神演绎京剧男旦
  • ·成都妹王子文参演《进京城》
  • ·都市情感剧新话题为何屡进旧胡同?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霸王别姬》之后最好的同类电影

富大龙传神演绎京剧男旦

《进京城》海报。

富大龙饰演男旦岳九。

  根据“徽班进京”历史事件改编,耗时六年潜心打造的电影《进京城》于5月10日公映,观众评价甚高,称赞《进京城》是《霸王别姬》之后最好的同类题材电影。
  “神也神也!”京剧名家于兰在看完电影《进京城》后,在朋友圈给富大龙的表演写下了这样的四字评价。
  富大龙把男旦岳九台上的柔媚与台下的刚烈恰如其分地结合在一起,传神地诠释了老一代艺人“戏比天大”的追求。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角色过半的戏份都是在舞台上,富大龙居然没有用替身,坚持自己完成了所有京剧唱段。
  为了在仅有的三个月拍摄期迅速接近人物,富大龙短期内减重十几斤,除了吃饭睡觉,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了练功房。在接受采访时,富大龙感慨:“岳九这个人物就好比百年陈酿,但只给我三个月,我怎么酿百年的酒呢?我只能描一个大概。所以这部戏是让我回味无穷的。”

1
杀青脱下戏服那一刻,哭了

  记者:当初接到《进京城》剧本的时候,最吸引你的地方是哪里?
  富大龙:大家都会提到《霸王别姬》,说实话,《进京城》对戏曲舞台的展示是以往我没有见到的。片中涉及的戏曲有几十出,而且有大量戏曲舞台上的片段,光我饰演的旦角岳九就有四五段戏,而且分属旦角的不同行当。这部戏对于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同时也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记者:你小时候学过京剧,当时是家里要求呢?还是出于兴趣?
  富大龙:当时是兴趣,突然有一天有点儿喜欢,十一二岁学了三四年的京剧花脸,少儿班。很奇怪,突然有一天就再也不喜欢了,再也不听了。30多年过去了,《进京城》这部戏找到我的时候,就有点心动。
  记者:这次你饰演的岳九虽然是一个虚构的人物,但他其实是“徽班进京”时期男旦艺人的一个缩影。你为此做了哪些功课,怎样赋予人物历史感呢?
  富大龙:我面临的问题,就是要演出那种老味儿。我也请教了剧组的戏曲老师和戏曲界的一些前辈,比如说,今天唱起来特别亮丽的一个戏,那会儿就是含着的、很质朴的一种表演。
  怎样演好这样一个人物,没有别的办法,就只有练功,每天除了吃饭睡觉都在练功。我是一个很少流泪的人,这部戏杀青的那天,一说到要脱下这身戏服了,我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实际上是因为辛苦,每天只能吃一点点饭,一直在练功,天天在戏里琢磨,而且我已经从骨子里非常抵触了,因为我还是很男性化的一个人,让我演女人装一下还行,天天保持女态太别扭了,所以我一直想什么时候能把这指甲弄掉,我得大大咧咧地好好舒服一下。可是真的脱掉以后,你还是会对它有感情,因为你每天的汗水和精力都在里面。

2
演员和酿酒一样,都需沉淀

  记者:你在拍完《紫日》,一直到《天狗》出现,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什么戏拍,想的最多的是什么?
  富大龙:现在院校毕业的青年学生,大部分都在承受这些。尤其是男演员,在20多岁甚至到30岁,就是不成熟,怪不了别人,让你挑大梁演一个成熟的角色你达不到。所以我说演员应该和酿酒一样,个人的演技和作品都是需要时间来沉淀的、需要有经历来支撑的,不能着急。20岁的演员再有天才,没有练40年的功,你的功力达不到。作为演员,经历的东西太少了,面对的未来却是无限的。其实不只是演员,不管哪一行也好,你经历过七八年的默默打拼,这一定是好事。
  记者:胡玫导演评价你是“天赋型演员”,像阿尔·帕西诺一样,千人千面。您觉得自己是天赋居多,还是后天的努力居多?
  富大龙:导演过奖了,我只能是勉为其难地用点力,天赋是没有的。你要看好演员,那真是什么样的都有,没有人敢自恃有天赋。但是后天的努力,我想是一定的。以前戏曲演员那样的用功,我们达不到,平心而论,我们每天在戏上花的时间有限。特别是现在的创作模式,三个月一部戏,看剧本最多两个月,是酿不出陈年老酒的,这是没办法的事。比如《进京城》这部戏,我接到剧本还在上一部戏里,一杀青就直接进组,根本没时间准备,只能是一边拍一边练功。
  记者:当演员有了更好的人气或流量,他可能会接触到更好的剧本、更优质的合作团队。你会不会因为太过低调,错失了一些更好的机会?
  富大龙:一定会,但是每个人做任何事都会面临选择,每一个选择都有得和失。作为一个成年人,对你的选择要能够承担结果。对于我而言,目前的工作状态已经很好了,我得到的已经很多了。我经常说,现在我愿意在舞台上,不管是演什么,都是我愿意为观众做的。但是我不希望当我80多岁回首往事的时候,发现自己做了很多很不堪的事情,来换得一个好剧本或者名气。我仅仅是在这件事上找到了一个我自己认为的平衡点,我也不觉得是低调,它是合适。

《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