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2 宽窄巷-
A12宽窄巷
  • ·甘孜赛马
  • ·寻找西姆格
  • ·洛水河畔寻李冰
  • ·树才(1965-)
  • ·人生每一步都算数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寻找西姆格

  

□钟正林

  去五凤溪游玩的前夜我做了个梦,波斯诗人乌迪·哈塔笔下的一群鸟儿飞越地球环形山,与我一起去寻找鸟儿的国王西姆格飘落于东方大地的羽毛。
  卫星定位即时方便,我们走进了北大哲学教授贺麟成长的小镇。一路上,阿根廷名作家博尔赫斯笔下的波斯诗人乌迪·哈塔与成吉思汗之子忽必烈马上搏斗的文字老在我眼前闪耀,这位波斯诗人如普希金一样死得千古风流。而那位走遍中原沿着长江又逆沱江而上的传教士约翰刘,为什么选择沱江起源地的一个码头五凤小镇传教?是此行困扰我的一个谜。他的桌上除了永不离弃的一本圣经外,据说就是乌迪·哈塔的长诗《鸟儿的对话》。这是本地文史通李德富先生见面后无意间摆起的,与我前夜做的梦和以前读过的故事竟这般巧遇,真是一种道不明的缘。
  五凤古街又名半边街,悬崖街,半山街上是各种文化和各种口音人杂居生活的街市,千年前繁华的两江码头,关圣宫南华宫福音堂等儒释道及西教和陕西湖广会馆相继在街市上落脚。街市下面是河谷,淙淙溪流如一架古琴声。古老的凹凸石梯上,我寻找古丝绸之路的梵音和小镇与世界交流的隐约足迹。七十多岁的李德富老先生一高兴酒就不经劝,一路走一路与我连连握手,说是文曲星相聚,高兴得很呢!他指着洋教堂,讲美国传教士约翰刘1909年在这繁华的沱江码头小镇,如何买下废弃的会馆修建福音堂。百多年前五凤镇上的约翰刘发展的教徒想来也如刘震云笔下的老詹一样地辛苦。华夏大地,道法自然,齐物论语才是这里根性的信仰呢。
  伫立贺麟故居心园门前,李德富先生挽起衣袖自告奋勇当起了解说员,讲解自己亲历的一桩神奇。2010年9月,金堂电视台录制贺麟少年成长故事节目,他是主讲人,在电视台演播室不论怎样发挥总是卡壳,达不到编导的效果。改天,移机贺麟书院,在学贯中西的北大哲学教授贺麟当年读书的三进式院落里的书房一坐下来,他气清心明,佳句如涌,竟然一口气把少年贺麟的故事风采讲得顺溜如水。后来他想唯一有解的是大哲学家赐予了自己的灵感。而少年贺麟的书房里就有一本英语本《鸟儿的对话》,据说是1921年那位传教士约翰刘送给他的。我心里一阵颤栗,难道这位美国传教士也如长诗中的鸟儿一样,在寻找传说中鸟王西姆格掉下的那根羽毛。
  走出下场口,景观开阔,波光粼粼的沱江豁然眼前。两水交汇始于脚下,千里沱江从此起步,过去成都的物资皆由此驶入长江,驶向大海,通向世界。所以民谣说“五凤溪一张帆,要装成都半城盐;五凤溪一摇桨,要装成都半城糖”毫不为过。而我的眼却细眯着看沱江悬崖上的城池,鳞次栉比的楼房在夕照下金光闪闪,似曾在哪里见过。
  从古至今,山水都是情感化的山水,人文和风景也是。我曾读着乌迪·哈塔的长诗《鸟儿的对话》而久久沉思,历经险阻的鸟儿们寻找西姆格落下的羽毛而最终发现原来理想王国的西姆格就是它们自己,它们中的一只就是西姆格……
  落日的余晖照在沱江上,一刹那,对于乌迪·哈塔的长诗与传教士约翰刘的共同寻找之谜,在我心中如一把金钥匙得到开启,鸟儿国王西姆格掉下的那根最惊艳的羽毛,也就是鸟儿们历尽艰辛和传教士寻找的秘境是不是就是一个地方,这个秘境就在五凤:金、青、小、白、玉的五只凤凰相拥成形的五凤呢!而我们,包括来到五凤溪来到贺麟故居的历史与现实的擦亮人,都是长诗中寻找彩色羽毛的鸟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