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1 温故-
A11温故
  • ·北洋海军 天津昭忠祠建造记(下)
  • ·淮军昭忠祠与海军昭忠祠的混淆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北洋海军 天津昭忠祠建造记(下)

马尾昭忠祠,中国唯一的近代海军祭祀专祠。

  天津北洋海军昭忠祠旧址所在地,如今已经看不出当年的痕迹。
  (陈悦供图)

  天津河北区少年宫一块当年海军昭忠祠石碑的基座构建。

  这张“宣统三年十一月初版”的天津地图上尚标有“海军昭忠祠”。

报请将甲午阵亡烈士入祀马江昭忠祠的陈兆锵。

  

一辛亥革命爆发 天津海军昭忠祠被占用

  1920年,借着修整马江昭忠祠的机会,时任海军总司令蓝建枢会同陈兆锵等人向刘冠雄呈文,报请将甲午海战死难将士入祀该祠。
  刘冠雄和陈兆锵、蓝建枢都曾是北洋海军的军官,参加过甲午的相关海战。因这封呈文,海军内部有人想起此前在天津曾建有一所北洋海军昭忠祠。由此海军开始调查此事。
  当时海军部请大沽造船所所长吴毓麟(字秋舫)就近详查,吴毓麟则通过天津县行政公署协助,该公署1920年3月29日回复称:
  经前工程局已有丈明土地计地二十一亩三分一厘,遂向警察厅工程科询问,据云绘有图和图说存档,照晒一纸,交付持往调查。
  该祠现为私立觉民中学校管理,询之该校校长王鸿敏声称该祠由校管理,已在民国二年五月呈明前民政长冯有案,祠内原有房屋连大门殿座共三十间,经由该校添盖共计四十五间,一切案据均在省署保存。
  在1920年的《申报》上,对此有两篇相关报道。5月10日的报道为《觉民校校址交涉》:
  觉民中学自元年成立以来,颇形发达,其校系借用海军昭忠祠。日前,海军部因驻沪舰队之请求,拟将地址收回,咨请省长转饬遵办,并令吴秋舫就近访查一切。但学校方面因津埠无适用官产,拟请将公园后第一师范学校之房舍让与,以便迁校。已呈请军民长官维持,但师校暑假后迁往直隶法校,教育厅即迁入师校办公,未知教育当局肯割让否。
  5月11日《申报》再次报道《海军昭忠祠索退》:
  本埠河北公园后海军昭忠祠自前清末季创建,系为崇祠海军死事将士而设,民国以来,就未举行,遂为觉民中校占用。倾海军部以崇报重典,未容久废,已咨行直省长官转令该校另觅相当地址将该祠腾出云。
  从上述记载来看,当时天津北洋海军昭忠祠还没来得及启用,就爆发了辛亥革命,随后被学校占用。
  虽然海军部对天津海军昭忠祠的情况已经查明,但最终并未能收回使用。

二两份天津地图 海军昭忠祠从有到无

  1922年4月4日的《政府公报》上刊登有“大总统指令第七百二十一号”:“令海军总长李鼎新:呈请将甲午中日一役海军死难人员合祀昭忠祠,并请发帑五千圆辅助修葺由。呈悉准,如所拟办理,交内务、财政两部查照。此令。”
  此时担任海军总长的李鼎新,同样也参加过甲午海战。
  由此推断,在收回天津海军昭忠祠无果后,海军部关于将甲午烈士合祀马江昭忠祠的申请得到批准。
  1922年8月,陈兆锵就此事写下一篇文字,刻成《甲申、甲午两役合祀马江昭忠祠碑》。这块见证历史的碑刻,如今依然完好地保存在马江昭忠祠内。
  碑文中有言:
  此其志节,校之甲申诸先烈,顾何如耶!乃以日星河岳之灵,而无俎豆馨香之报,垂三十载,未闻有议之及者,今蓝季北将军督同兆锵,募修马江昭忠祠。因念兹事,联名以两役合祀,请诸政府,奉令报可。其改缮之事,乃令兆锵董之。以今岁夏历八月十八死难之日,奉粟主以进。
  从此,马尾昭忠祠内就供奉两块神位:甲申海战忠勇殉国将士之牌位、甲午海战忠勇殉国将士之牌位。
  天津“北洋海军昭忠祠”,则逐渐消散在历史烟云之中。
  海军史学者陈悦提到,在两份天津地图上留下了演变的过程。
  一份是“宣统三年十一月初版”的天津地图,此时已经是1911年12月,辛亥革命后两个月了,再有两个月,清帝就宣布退位。在这幅清代最后一幅天津地图上,清楚标注了“海军昭忠祠”。
  一份是1914年的天津地图。“这份地图,跟我看到的1911年版的精细度、画法基本是一样的。但是1914年的天津地图上面,在同样的地块上,‘海军昭忠祠’这个地名就不见了。”
  作为旁证,在1936年11月27日《新天津》上,有一篇题为《津市先哲祠庙业已调查完竣》的报道,文中称:
  社会局前奉市政府令转内政部咨,调查本市先哲祠庙。兹已调查完竣,计有丁公祠、费宫人节烈祠、僧王祠、曾公祠、聂公祠、张公祠、淮军昭忠祠、东窑洼关帝庙、太平庄关帝庙等九处。并将各祠庙概况填报备查云。

三天津一处小区 隐藏清代海军沉重往事

  虽然天津海军昭忠祠还没来得及启用,就爆发了辛亥革命,随后祠堂被学校占用。但根据1920年的调查报告“祠内原有房屋连大门殿座共三十间”,说明当时建设已经颇具规模。那这座海军昭忠祠现在在天津的什么地方?
  辛亥革命后,北洋海军昭忠祠被“私立觉民中学校管理”。在《天津大辞典》上有一条关于觉民小学的词条:
  创办于1912年10月,创办人颜斌、刘汝贤、王崇义。校址初在河北昆纬路东四经路至东六经路之间的海军昭忠祠旧址。初设初小和高小各1班。初,仅为辛亥革命烈士子弟而设,后逐步放宽入学范围。王鸿敏为校长。1915年创建中学,校址在中山公园北便门内,原直隶省教育厅址(今河北区少年宫)。校训为“勤俭”二字,校风淳朴,对学生要求严格。王鸿敏病故后,由王铁庆任校长。“七七事变”后,校舍被日军占据,师生转入耀华中学。26年中,该校共培育青少年近万名,毕业生中有周汝昌等知名人士。
  这段记载提供了几个重要坐标:中山公园、天津河北区少年宫、昆纬路东四经路和东六经路之间。
  关注到这座海军昭忠祠后,海军史学者陈悦联系上一位老地图的收藏者。这位藏家提供了一份1911年的天津地图,当在这份泛黄的老地图上仔细搜寻时,在“公家花园”的右上角,找到了“海军昭忠祠”的明确标记。
  公家花园就是现在天津的中山公园,原是清初大盐商张霖所建的私家园林。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袁世凯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以创办公园为名,征得此地修建“劝业会场”,光绪三十一年(1905)竣工。后改称“河北公园”,是为天津最早的公园,这也是上述地图上称之为“公家花园”的原因。1928年,为纪念孙中山先生北上时在此演讲,遂更名为“中山公园”。
  以中山公园作为标的物,再跟现在的天津地图进行对比,海军昭忠祠的位置就在如今天津的昆纬路和东四经路的夹角处,范围包括一处名叫春柳公寓的小区以及天津河北区少年宫。
  从地图上看,少年宫只占了当时昭忠祠的一角,在祠堂南门的位置,这很有可能是祠堂的正门。
  2019年7月20日,陈悦曾专程去到海军昭忠祠旧址。凭吊过后,陈悦写下一段话:天津河北区的一处小区隐藏着中国海军史上的一段沉重往事。甲午北洋海军战败后,编制被撤销,有关战争中牺牲的烈士如何祭祀也无人提起。直到1908年,才由时任直隶总督袁世凯批准,天津县等单位承办,在天津建设北洋海军昭忠祠,为天津作为当时举国海军建设中心的地位增添了新的注脚。
  在少年宫里,陈悦无意中看到了一块当年海军昭忠祠石碑的基座构建。如今只有这零星构件,依稀向世人证明当年这里曾有一座北洋海军的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