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2 时光-
A12时光
  • ·打草堆
  • ·春晖
  • ·水碾河的距离
  • ·杜涯(1968-)
  • ·成都福彩慈善文化进社区 爱心暖动长寿苑社区居民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春晖

  

□何芸(射洪)
  母亲和舅舅是双胞胎,舅舅高大壮实,母亲身高只有1.4米,体质很差,41岁时才孕育出我。
  我出生后,三四岁时还肚脐肿胀并伴着肠鸣,不能正常排便。慢慢地,肚子鼓胀起来,皮肤下有隐约可见的蓝色血管。我日夜啼哭。父亲在外地上班,为给我治病,母亲找遍医生,用了很多药,都不见效。
  有个医生说,这孩子是疑难病,我们都没见过,听说县城里郭医师有名气,抓紧去医吧,怕是活不了几天。母亲有些弱智,但这席话听懂了。在邻居的帮助下,她背上我,走上了60里的山路。
  走出10多里,她听见路边人家传出孩子的哭声,才猛想起背上的我,把我从背上放下来看。我受到惊吓,哭了起来。路边人家走出女主人,见我那模样吓了一跳,叮咛母亲说,这孩子的魂魄不能走丢了,你要一路喊着她。就这样,母亲一路喊着:芳芳,跟妈走,芳芳……
  天下雨了。走到一个叫黄泥堡的地方,上下都是悬崖,悬崖下是水深莫测的涪江河,路后上方有乡民开山取石挖出的黄泥和乱石,高高斜斜地堆着,人只能慢慢移过去。
  雨下大了,泡过水的黄泥溜溜滑,母亲一个趔趄差点掉下河去。她本能地双手着地,在路上爬,爬一步,用手掏开前面的黄泥和石块,又爬一步。
  母亲的手指在泥石中抠出了血,鞋也不知陷在哪里了,脚被尖利的石块划掉一块皮。她爬出那一段路,光着脚丫,一步一个血印,不停地呼唤着我,忙忙奔向县城。
  终于,找到了郭医生。母亲托着我,跪在郭医生面前。医生见我还有一丝鼻息,立即为我诊治。几天后,我鼓胀的肚子消了,可肚脐四周的肿胀和叫声却不消。医生教给母亲一个方法,用拇指按摩。
  回家后,母亲给我按摩。可一按摩,我就会大哭。一天,她听见卖药的龙伯说,金丝燕的唾液可以做药。母亲的脑子突然电击般闪了下,唾液!滑溜溜的唾液。她马上跑回家,用舌尖舔我肚脐四周再按摩。唾液干了,歇歇又舔。我竟然没有大哭。
  我7岁时,肚腹部肿胀全消失了,身体壮实。可她照旧给我按摩。我上初中离家,她还叮嘱我记得按摩肚腹。
  那年月,我们小镇上人家的饮用水,要到涪江边去挑。母亲人矮,上坡时水桶总是在石级上碰撞。一天,我到河边去找母亲,见她正在上坡,脚踩在一粒圆石子上,石子滚动,她绊倒了。
  我跑上前,捡起扁担,收短桶绳去挑水。我挑上肩,险些绊下去。母亲一把夺过扁担说,你才9岁,骨头嫩,压坏了和我一样长不高。我央求母亲和她抬“撵牛牛”,她不依,赶忙担着水走向回家的石级。
  我19岁那年,成为一名教师,过上了母亲希望中的日子。每当母亲节,母亲那矮小的形象总是变得高大起来;每当在生活中遇到困难时,母亲那在雨中摸爬的情景,就会给我前行的力量。我想,只要心中有母爱的春晖,人生途中就会不断遇见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