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7 观天下-
A7观天下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公布 第一批对美加征关税商品第一次排除清单
  • ·踹了“鹰派”军师 特朗普的出牌路数会不会变?
  • ·周克兰:坚毅纯粹做新时代保险人的标杆
  • ·邓瑞甫:抗洪抢险中邓瑞甫像献身的一级英模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特朗普“炒掉”第三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

踹了“鹰派”军师 特朗普的出牌路数会不会变?

  2018年11月27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拍摄的约翰·博尔顿的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特朗普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他的“鹰派”军师博尔顿闹掰了。
  特朗普10日宣布,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已在他的要求下辞职。博尔顿是特朗普任内离职的第三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特朗普当天中午在社交媒体上公布这一消息时说,他9日晚告知博尔顿“白宫不再需要他的服务”,后者10日上午递交了辞呈。特朗普说,他和政府中其他人一样对博尔顿的很多建议“非常不赞同”。他同时对博尔顿的服务表示感谢。
  特朗普表示,他将于下周宣布新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人选。该职位暂由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查尔斯·库珀曼代理。
  2018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任命约翰·博尔顿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消息一出,质疑者纷纷给博尔顿贴上标签:“极端的好战分子”“鹰派中的鹰派”“战争狂人”……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专家葛来仪甚至警告,“大家要系好安全带”。
  一年半后的9月10日,当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博尔顿走人的消息后,连华府周围人似乎都如释重负。极端保守的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表示,随着博尔顿走人,“世界范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都呈指数级下降”。
  博尔顿出生于1948年,曾就职于里根、老布什、小布什三任政府。据美国媒体报道,博尔顿在阿富汗、朝鲜半岛、伊朗核问题等外交和安全政策上与特朗普不断发生龃龉,是其突遭免职的导火索。

双方分歧在何处?

  ■博尔顿一直想用“拳头”说话
  ■特朗普不愿动用军事选项
  过去数月里,特朗普与博尔顿就多项事务分歧严重,涉及阿富汗塔利班、伊朗核问题、朝鲜半岛事务、美俄关系等。

伊朗核问题

  在伊朗方面击落一架美国无人驾驶飞机后,博尔顿力主空袭伊朗,特朗普在最后一刻“叫停”。就特朗普多次说愿意与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会面,博尔顿予以反对,主张对伊制裁不应松动。

美俄关系

  博尔顿反对与俄方接触并缓和美俄关系,反对美俄军备控制协议;

朝鲜半岛事务

  博尔顿反对与朝方接触并解除对朝制裁。这些想法与特朗普不完全一致。

阿富汗塔利班

  路透社报道,压倒博尔顿的“最后一根稻草”关联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的谈判。博尔顿自始至终反对与塔利班谈判,认定塔利班不可信。双方官员说即将达成协议时,他仍着力劝阻。

也曾“看对眼”
从“这就是我想要的人”
到“强烈不赞同他的意见”

  在任命博尔顿时,特朗普宣称“这就是我想要的人”。而在宣布炒掉博尔顿的推特文中,特朗普的不满溢于言表,“白宫再也不需要他的服务”“我强烈不赞同他的许多建议”。
  就在解雇博尔顿前几天,特朗普戏剧性地宣布中止与塔利班已持续近一年的和谈。美国媒体透露,此事缘于特朗普政府内部分歧严重,而博尔顿在阿富汗问题上扮演了搅局者的角色。《华尔街日报》等媒体报道说,过去一周,博尔顿竭力反对美国与塔利班及阿富汗政府缔结和平协议,甚至搅黄了特朗普原定在戴维营举行的秘密会谈,让寻求阿富汗撤军“外交战果”的特朗普十分沮丧。
  博尔顿的搅局远不限于阿富汗事务。过去数月,博尔顿与特朗普在伊朗、朝鲜、委内瑞拉等问题上分歧明显。博尔顿鼓吹对伊朗、委内瑞拉采取军事行动,主张对朝鲜保持强硬姿态;而特朗普不想违背竞选承诺,不希望美国进一步卷入海外战事。此外,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三次会晤,近日还提出愿意无条件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面,这些姿态均与博尔顿的建议相左。
  《纽约时报》今年5月报道说,特朗普曾在私下说幸亏自己约束了博尔顿,不然美国可能陷入更多战争。博尔顿被炒后,白宫发言人承认,总统与博尔顿在很多问题上“不合拍”。
  被指与博尔顿“宫斗”的蓬佩奥在10日下午的记者会上坦言,两人在很多问题上观点不同。在白宫团队中,蓬佩奥以“唯特朗普马首是瞻”著称,与博尔顿的桀骜不驯对比鲜明。

博尔顿其人
我行我素的“战争鹰派”
在涉华议题上多次颠倒是非

  博尔顿曾就读于耶鲁大学并获法学博士学位。越战期间他曾想方设法躲避入伍。他辩解说,战争败局已定,自己“不想死在东南亚的稻田里”。
  在里根和老布什政府时期,博尔顿在国务院、司法部等处担任高级职位。小布什执政时,他曾任国务院负责军控和国际安全的副国务卿、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
  任常驻联合国代表期间,博尔顿因立场强硬多次引发外交风波。在《经济学人》杂志看来,博尔顿是“美国送到联合国最富争议的大使”。
  博尔顿不担任公职后,经常参加新保守主义论坛并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在保守电视节目出任时事评论员。他曾撰文批评奥巴马政府在外交上“没有骨气”,并对奥巴马政府签署伊核协议、恢复与古巴外交关系等做法持绝对否定态度。2015年,博尔顿在《纽约时报》撰文鼓吹对伊朗动武。他还多次呼吁美国退出伊核协议,被美国媒体称为“战争鹰派”。
  博尔顿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期间,特朗普政府先后退出伊核协议、《中导条约》等国际协议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万国邮政联盟等国际组织,在“单边主义”的偏道上越走越远。
  博尔顿任内还在涉华议题上多次发表不负责任、捕风捉影、颠倒是非的言论,屡遭我外交部发言人严词驳斥。

走马灯般换人
“高危”职位的又一牺牲品
继任者需与特朗普外交目标一致

  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与国务卿、国防部长并称美国国家安全的“三驾马车”。与后两者的提名需要国会批准不同,这一人选由总统本人直接任命,因此,从美国政治传统看,这一职位对总统和美国国安政策影响力更大。
  特朗普上台以来,白宫要职走马灯般换人已不是新鲜事。尽管如此,作为特朗普任命的第三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被炒让外界再次意识到这一职位的“高危性”。
  特朗普的第一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2017年2月因牵涉“通俄门”辞职。陆军中将麦克马斯特接任后,一度被视为白宫团队中的“理性派”和“安全阀”,但也因与特朗普“不合拍”而在一年后离职。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中心高级主任卡齐亚尼斯认为,特朗普心目中的博尔顿继任者应是一位不寻求颠覆伊朗政权、愿减少美国在中东驻军、支持与朝鲜对话的人。换句话说,就是与现阶段特朗普外交目标一致的人。
  至于博尔顿,特朗普大概需要担心的是他会不会“反目为仇”。毕竟,博尔顿有过先例。据媒体报道,在小布什政府任职期间,博尔顿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枚拆掉引信的手榴弹。当年他离开小布什政府后,曾出书对赏识提拔他的小布什的外交政策大加鞭挞。

★专家分析★
未来在美国外交政策中只有一个声音真正至关重要

  分析人士认为,随着“鹰派”人物博尔顿的离开,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或更倾向多“动口”、少“动手”。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随着博尔顿谢幕,特朗普政府外交团队中“好战者”减少,未来美国选择武力解决问题的风险降低。
  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说,随着博尔顿离开,“世界范围内出现战争(的可能性)都呈指数级下降”。
  美国总统与国会研究中心副主任丹·马哈菲对记者表示,毫无疑问,未来在美国外交政策中只有一个声音真正至关重要——那就是特朗普本人的声音。
 

 本组稿件均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