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1 宽窄巷-
A11宽窄巷
  • ·君平街的前尘往事(上)
  • ·“家益 凤凰富居”地下车位销售通知
  • ·九思巷大树家声的千年传承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九思巷大树家声的千年传承

九思巷。

九思巷街道示意图。

  

□冯晖 文/图

  “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这“九思”是孔子名言,而成都有一条街的名字与此有关。
  九思巷位于市中心西御河片区。“西御河”这个河名告诉我们,这一带过去属皇城护城河西边的区域。但喜来登酒店和房地产交易中心两栋高大建筑几乎完全改变了老社区的历史风貌和悠然气息。九思巷像一座博物馆,默默收纳和珍藏了这个社区残存的历史记忆和遗迹。
  据学者考证,九思巷原名九寺巷。为什么叫九寺巷呢?在天府广场西侧,有一个清真寺,不远处还有一所回民小学。过去这一带还有一座西北中学,招收回族等少数民族学生有优惠政策。清初修建少城时,为了在汉人与满人之间建立一个“缓冲地带”,从西北迁来大批回民,前前后后修建了多个清真寺,比如位于天府广场的皇城清真寺、东御街的清真东寺、西御街的清真西寺。最后修建的几座清真寺,根据建成的先后时间,被称为清真七寺、清真八寺、清真九寺和清真十寺。其中,清真九寺就位于现在的九思巷,街道故名九寺巷。
  九思巷在成都的老街巷中算是比较长的,用我习惯的脚步丈量方式计算,从西到东总长度接近四百步。巷子宽窄不一,大概有四到六米。西端街面比东段宽许多,接近十米,这相对宽敞的区域自然成为街头重要的社交场所。白天,踩缝纫机的太婆、卖菜的小贩、修鞋的大叔都汇聚在此。晚饭后,这里变成了住户们户外活动的首选,老老少少欢天喜地的样子让老街巷展现出一派祥和生动的景象。街东头有一个小院,里面有一棵上百年的石榴树,每年秋天,满树的果实人见人爱。五十岁的熊哥看上去相当年轻,小院的背后就是他的家。他在九思巷一住就是四十多年,对这条看起来破破烂烂的老街满含外人难以理解的感情。童年、少年、青年、中年的时光都在这里消磨,而面对未来的日子,他说:“不会在这儿了,老房子马上就要拆了,现在都开始喊家家户户登记了嘛,有点舍不得哦。”
  在那座石榴花盛开的小院东侧,是这条街最为经典的院子,俗称“冯家大院”。院门砖砌,墙面和墙头有石刻和灰塑,门头红砂石上刻“大树家声”四个字。东汉有一个大将叫冯异,作战勇猛,战功卓著,是汉代著名的军事家。将军为人谦逊低调,史书里讲,每次与兄弟部队狭路相遇时,他总是让开道路请友军先过。每次打胜仗之后,将领们兴高采烈并坐论功的时候,他却总是独屏树下,不争功不求赏,后人尊其为大树将军。这大院据说就是他的后人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四川冯姓多自称冯异后代,到底是不是没人说得清楚。有一次,翻阅家谱,居然发现我们蓬溪冯家的祖先也是冯异,虽然家谱中有关祖先的记载往往缺乏严密的考证和可靠的依据,但说明一个有趣的现象,人们总是希望把自己的生活或身世与道德高尚的历史人物扯上关系。
  其实,冯家大院是民国时期显赫一时的四川军阀田颂尧所修,送给了他的岳母大人。田颂尧岳母姓冯,宅院得名“冯家大院”。
  从某种意义上讲,建筑实际上是一种文化载体,除了居住的功能外,还有潜在的教育喻义。每个细节都有深刻的含义,可能是一座雕塑、一副对联、一对垂花样式,也可能就是门头上浅雕的几个字。当你每天从院门进出或者是从旁边经过,其实你都在感受它的气息,接受它的洗礼,无形的气场之中有一种感染和熏陶之力,这是一种柔和的、亲切的、润物无声似的教化方式。
  2018年,九思巷拆迁完成,冯家大院和清真九寺原址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