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1 温故-
A11温故
  • ·甲午家书 尽忠不能尽孝的遗憾(中)
  • ·林维藩致父亲:忠孝不能两全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甲午家书 尽忠不能尽孝的遗憾(中)

致远舰上的水兵合影,不知道他们在战前是否留下一封“甲午家书”。

甲午战后的镇远舰。

  黄海海战前,日本的随军摄影在午后拍摄到的北洋舰队的照片。很多北洋海军将士在写完最后一封家书后,奔赴战场,殉身于此。

伤痕累累的镇远舰。白色框标示着镇远舰的中弹处。镇远舰二管轮林维藩就是在救火时阵亡。

  “但尽忠不能尽孝,忠虽以移孝作忠为辞,而儿不孝之罪,总难逃于天壤矣!”
  1894年,在写完最后一封信后,北洋海军经远舰驾驶二副陈京莹随舰队开拔。
  在信的最后陈京莹写道:“若叨鸿福,可以得胜,且可侥幸,自当再报喜信。幸此幸此!”
  甲午家书,温故一段历史,重回一段悲壮。
  而在北洋海军军官系统中,致远舰正管轮郑文恒的经历有着很大的独特性。
  甲午战前,郑文恒曾给家中寄过一封信,但如今只能看到其中的一段,不算标点符号一共66个字。但这66个字,字字千钧:“……吾已自分殁于战事,乃复视息人间,距今十稔,此次临敌,决死无疑……”

一 人生斯世 安能以碌碌终乎

  郑文恒,字翔孙,福建长乐人,池仲祐记载他“少有大志”,但在科举路上却一无所成。后来他去做了当时读书人很为看不起的职业——经商。
  也许是商贾之路的不顺,也许是遭遇白眼,总之,郑文恒觉得不称意,感叹:“人生斯世,安能以碌碌终乎!”
  郑文恒说这话时,犹如李白高呼:“仰天长啸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亦如鲍照勃然曰:“大丈夫岂可遂蕴智能,使兰艾不辨,终日碌碌,与燕雀相随乎。”
  于是,郑文恒进入到水师,在“龙骧”炮舰上的轮机岗位上任职。此后郑文恒又考入船政学堂。
  池仲祐在《海军实纪》中,记载郑文恒是管轮班的学生。但有一点很奇怪,说他是1878年入学,照此推算应为管轮班第三届学生。甲午史学者陈悦在《船政史》一书的附录中,记载这一届毕业生只有7人,其中并无郑文恒的名字。但1996年出版的一本《福建船政学校校志》中,称这一届有8人,可惜上面没有具体名单。
  池仲祐记载郑文恒的胞弟郑文超在光绪二年(1876)考入船政的驾驶学堂,他的名字出现在驾驶班第六届的名单上,这与船政的档案记载一致。
  池仲佑记载,郑文恒入学这一年23岁,这是按照中国传统记载的虚岁。照此推算,郑文恒这一年应该是22周岁,出生于1856年。
  这个年纪进入到水师学堂学习,岁时并不算小。在学堂期间,郑文恒“刻苦力学,功谋锐进”。

二 学成毕业 调补致远舰正管轮

  1882年,郑文恒学成毕业,调任北洋海军扬威舰三管轮。
  扬威是当时刚从英国回国不久的一艘新式军舰,也是北洋舰队的主力,时任管带邓世昌。不久后,郑文恒就升任扬威舰副管轮。相比其他同学,郑文恒此前的一段在兵船上实操的经验为他加分不少。
  1884年是多事之秋,先是夏天中法战争中,法国舰队北上,清廷派出最新的“超勇”“扬威”两舰南下,未几又受命北上返还做战备,躲过了惨烈的马尾海战。
  1884年12月4日,朝鲜又发生甲申政变,以金玉均为首的开化党主导,在日本的协助下暗杀了7名大臣。12月6日,袁世凯率领清朝驻朝军队镇压了这次政变。
  为防日本趁机寻衅图谋朝鲜,李鸿章奏请皇上批准,将“超勇”“扬威”两舰调赴北洋听遣。12月16日,林泰曾、邓世昌管带两舰离沪赴旅顺口。
  12月21日,“超勇”“扬威”“威远”三船运兵从旅顺开赴朝鲜。一直到第二年的2月23日,郑文恒随舰在朝鲜驻泊44天。随着超勇、扬威两艘最新式战舰的驶入,甲申政变没有恶化下去,局势也得以平息。
  事后,郑文恒得奖把总。
  1887年,中国在英国订造的致远舰、靖远舰完工,郑文恒随邓世昌赴英国验收并接带“致远”舰。回国后,郑文恒调补致远舰正管轮。1891年海军大阅,郑文恒保升都司并赏戴蓝翎。1892年,补授北洋海军中军中营守备。

三 家信诀别 此次临敌决死无疑

  1894年,中日关系开始进入临界点。
  甲午战前,郑文恒给家中兄长写了一封信,如今信的全貌已经无法看到,但池仲祐节录了信中的一段话。
  郑文恒说:“甲申中法之役,‘扬威’本拟赴援台澎,与法决战,旋复转赴朝鲜防御。吾已自分殁于战事,乃复视息人间,距今十稔,此次临敌,决死无疑。老父年迈,兄幸善事焉,勿以弟为念。”
  这短短的一段话透露了很多信息。在1884年,即郑文恒毕业第二年的中法战争中,他就抱定参加决战信心。十年过去了,战事又要开始。郑文恒自认这是“乃复视息人间”。十年前的甲申之战没有参加战斗,十年后的甲午之战“决死无疑”。这是郑文恒为国献身的决心。
  在信中,郑文恒还不忘告诉哥哥,父亲老迈,好生照养,不要挂念弟弟。
  在1894年9月17日的甲午海战中,在致远舰沉没前的最后关头,邓世昌命令全速撞向敌舰,在管轮岗位工作的郑文恒忠实地执行了邓世昌的命令。撞击途中,致远舰爆炸沉没,郑文恒和邓世昌,和致远舰一起沉没海底。
  事后,朝旨照参将例从优给恤,予云骑尉世职。

四 哥哥殉国 弟弟重伤而逝

  郑文恒在九岁的时候亲生母亲就去世了,他兄弟姐妹一共十六人,平时家中的婚嫁都仰赖于他。
  郑文恒去世时,年仅38岁,家中失去了顶梁柱,自己也没有留下子嗣,后来弟弟郑文超的长子郑贞藩过继给他。郑贞藩后来从烟台海军学校毕业,担任过海琛军舰三副,福州市政局局长、水利局局长等职。
  弟弟郑文超,字勉之,他早于哥哥两年进入船政学堂,学习驾驶。1881年毕业时,最先也被派往扬威舰为见习生,后来担任镇西炮船三副。1884年,郑文超升任扬威舰大副,积功荐保守备。
  兄弟两人有着一段在同一条军舰上服役的经历。
  1891年海军大阅,郑文超升以都司尽先补用。第二年,补授海军右翼右营守备。
  甲午海战时,扬威被日舰轰焚,管带林履中投海殉国,郑文超也准备以此殉身,但被士兵捞起救出。
  经过医治,郑文超的病情得以稍有恢复,又被派充来远舰帮带大副。但因为受伤较重,郑文超伤病复发,通身浮肿,请求回乡,同年去世。
  郑文超留下两个儿子,长子郑贞藩过继给哥哥郑文恒。次子郑贞木银为烟台海军学校毕业生,历任同安军舰副长、海军陆战队旅部军械课课长等职。
  两位亲兄弟,参加同一场海战,哥哥随舰殉国,弟弟重伤而逝,一门忠烈。
  封面新闻记者王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