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1 温故-
A11温故
  • ·甲午家书 尽忠不能尽孝的遗憾(中)
  • ·林维藩致父亲:忠孝不能两全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林维藩致父亲:忠孝不能两全

  林维藩,北洋海军镇远舰二管轮。
  关于他的生平资料,我们知道得很少。目前能见到的关于他的介绍,几乎都来自池仲祐编写的《海军实纪》中《林都戎谷曾事略》一节。
  林维藩殉国时,妻子已经怀孕,这是准父亲永远的遗憾。

镇远舰起火 以机挑水扑灭

  林维藩,原名叫徽椿,字谷曾,福建闽县人,也就是今天的福州市。
  清光绪九年(1883)年,这一年,林维藩虚岁16,考入了天津水师学堂。光绪十五年(1889年)毕业,按照惯例,给奖蓝翎四品顶戴,拔补千总。不久,又升守备,以都司记名,派充镇远军舰二管轮。
  这些是目前能掌握的有关林维藩在甲午海战之前的经历。
  1894年,林维藩27岁,是一个年轻有为的中层将领,有着一个可以预期的不错的未来。
  1894年9月17日,两国舰队相遇黄海,改变了北洋舰队所有人的命运,林维藩也不例外。
  镇远舰和定远舰两艘巨舰,是北洋海军的绝对主力,也是日本联合舰队重点攻击的对象。
  在海战爆发后,由于日舰火力凶猛,北洋舰队其他舰只先后遭遇沉没、离场自救乃至逃跑等经历,海战场上一度只剩下镇远和定远两艘姊妹舰在苦苦支撑。
  定远舰是北洋舰队的旗舰,也是整个舰队的核心,为避免定远舰被日舰轰沉,镇远舰一度主动上前,用钢铁之躯为定远遮挡弹雨。
  黄海海战后,镇远舰留下多幅在旅顺维修时的照片,舰体上面用白粉笔画的一个个方形标识,就是镇远遭受日舰炮火打击留下的痕迹。从照片上看,标识密密麻麻,布满了整个舰体。
  由此可想当时镇远舰遭遇的打击。
  甲午海战时,日舰使用了一种秘密武器——“下濑火药”。这种火药具有很强的破坏力,连钢铁都可以燃烧。
  当装有下濑火药的炮弹击中镇远舰时,大火燃烧起来。林维藩上前,“以机挑水扑灭”。从池仲祐的记载看,这是当时军舰上的消防设施。

身体多处中弹 医治罔效而逝

  在救火的过程中,日舰依然在不断发射炮弹,林维藩的左脚和身体先后中弹,“呕血几死复苏,医治罔效而逝”。
  受伤的林维藩没能抢救过来。
  关于船上的救火情景,镇远舰帮带大副、美国人马吉芬在战后曾有一段回忆,或可作为旁证:
  当镇远的前甲板被致命的大火覆盖之时,有号召召集士兵志愿与一军官前往救火。而此刻救火之处正是三艘敌舰弹雨密集之所,即使如此,众壮士依然欣然领命,奔赴虎穴,无一踌躇。回归之勇士皆披战伤。不,他们不是懦夫。诚然此间确有懦夫,正如世上每场战役皆有那样;但在这里,和其他所有地方一样,也有无畏的勇士让这些人相形见绌。
  马吉芬口中的“一军官”是否是林维藩,我们不得而知,但通过这段描述,直到今天仍能感受到当时战场上的大火、硝烟以及日舰倾泻而来的弹雨,还有战斗中消逝的生命。
  海战结束后,马吉芬留下一张照片,成为惨烈海战的象征。
  甲午战前,林维藩年迈的父亲还健在,因为预感于中日交战,他特地给老父写了封家书,以慰老人。
  这封信的原文,如今已不可见,但池仲祐一定是见过的,他在书中转述了其中的一句话,信中述及:忠孝不能两全,从古忠良必蒙天佑,切勿伤感。
  林维藩生前还给自己写了一副挽联:
  呕血勉从军九八日磨难伏魔自伤我生无死节
  积愤成痼疾三十年前因后果应思来世报亲恩
  除了给老父亲的信外,林维藩又另外给妻子写了一封信,让妻子“奉养高堂”。家中一切诸事林维藩都交代给了妻子。
  当时林维藩的妻子已经怀孕,这是准父亲永远的遗憾。
  这名遗腹子名叫林懿德,后来在武备学校毕业。
  封面新闻记者王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