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4 观天下-
A4观天下
  • ·孙小果出狱后涉黑犯罪一审获刑二十五年
  • ·人民英雄刘海旺:忠诚履职不怕牺牲
  • ·中国男子泰国杀妻骗保案延期宣判延期宣判
  • ·越南确认英国货车惨案 39名遇难者均为越南公民
  • ·国务院港澳办新闻发言人 对何君尧被刺事件予以强烈谴责
  • ·香港中联办严厉谴责凶徒蓄意刺杀何君尧议员的极端暴力犯罪行为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中国男子泰国杀妻骗保案延期宣判延期宣判

受害人父亲指责保险公司是“杀人推手”

嫌犯张某凡指认现场。

  备受关注的中国男子泰国杀妻骗保案依旧没有结果。11月8日,第10次庭审结束,泰国普吉府法院宣布将延期至12月24日上午10点宣判,届时不再延期。
  普吉府法院解释延期原因时表示,由于此案案情重大,案子证据文件很多,法官需要更多一些时间研究,并且该案判决必须交给泰国南部法院管理办公室核审。
  时至今日,受害人小洁(化名)已经离开整整一年。经历多次庭审又遇延期宣判,这起备受关注的案件似乎陷入了僵局。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燕磊泰国特约记者小林

庭审
被告一度不敢抬头 原告母亲庭上泣不成声

  苦等结果的小洁父母这次还是没能等来结果。
  8日上午,小洁父母及代理律师准时出庭,与此同时,被告张某凡(化名)也身着黄衫黑裤出现在法庭上。他现身后一直垂着头,始终不敢看向小洁的父母,直到开庭前,他才扭头看了一眼。
  庭上,主审法官表示,本案将延期至12月24日上午10点宣判,届时不再延期。延迟宣判需要双方签字确认,在等待签字时,小洁的母亲突然掩面而泣,而后边哭边看向被告张某凡所在的方向,满目的愤怒和不解。
  就在张某凡戴着镣铐弯腰准备离席时,小洁母亲的情绪突然爆发。她一边哭泣一边指责张某凡,反复喊着“你为什么……”。被告被法警带离后,小洁母亲已泣不成声。
  对于庭审结果,小洁家属代理律师方文川表示,“在我30多年的从业生涯中,碰到判决延期的情况很少,大概只遇到两三次。也许因为案情很重大,加上证据量很大,法官需要时间去研究,这可以理解。”

心声
整日与泪水相伴“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当日下午,小洁的父母在普吉的酒店接受了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采访。对于延期宣判,小洁的母亲说:“我们不能理解,但是也没有办法。但只要张某凡能受到法律应有的惩罚,迟到的判决我们也可以接受。”
  小洁父母现准备回国,等12月24日开庭前再回泰国。
  小洁和张某凡的女儿目前由双方父母轮流照看,至于孩子的监护权,方律师希望双方父母可以协商解决。
  “从泰国回来以后,孩子老是哭,总说害怕。晚上睡觉也不安稳,要我抱到天亮。”小洁的母亲对记者说,现在还没想过孩子的监护权问题,“等案件结束以后,我们会跟对方父母协商解决。”
  小洁去世后,父母几乎没有一天笑容。“再也回不到以前了,只有眼泪和痛苦伴随我们。”说到这里,小洁的妈妈已经无法继续往下说……

谴责
受害者家属指认保险公司为“帮凶”

  天津警方公开资料显示,事发前张某凡共计投保11份,总保额高达2676万。这些保单明细在第一次庭审时,由原告律师方文川提交给法庭。
  8日庭审后,小洁的父亲张仁俭给记者出示一份谴责书,指责保险公司是“帮凶”。他认为,客观事实表明,没有天价保险金的诱惑,张某凡不会产生杀人的动机并付诸行动。“买保险签字都不是小洁,这是天津警方做的鉴定,并且他们也回访了影像资料,证明签字的不是小洁。”张仁俭说,“张某凡是杀人凶手,保险公司就是杀人推手。”此外,张仁俭还表示,“我们家属也未见到指定张某凡为受益人是小洁真实意图表示的证据。”
  据张仁俭介绍,一年过去了,保险公司也没有给家属一个交代。“希望保险公司能给我们一个说法,不然以后会有更多的‘小洁’出现,也会有更多的杀人恶魔因此出现。”

回顾原告律师:被告翻供很正常

  2018年10月,29岁的天津女子小洁在泰国普吉岛一酒店泳池里被发现死亡,与其同行的丈夫张某凡被泰国警方认定为凶嫌。
  归案后,张某凡向代理律师承认,出事前伪造妻子签名,买下保险。但他表示,妻子对此事知情,并称买保险是为了孩子,并否认“杀妻为骗保”的指控。
  2019年7月5日,普吉府法院第一次开庭,期间共历经3轮9次庭审。在9月3日的第9次庭审上,张某凡全盘否定了包括警方口供记录、保单等证据的真实性,称是因遇害者家属对自己怀恨在心伪造证据。
  对于张某凡的态度转变,方文川律师对记者坦言,张某凡一直以来都不是想认罪的态度,所以他在庭上翻供很正常,这其实就是他一直以来的态度。但是无论他如何否认,证据都在那里。“其中最明显的一点,那些保险,每年合计要付出30万元人民币的保费,这对于张某凡来说,是根本负担不起的。他为什么要买呢?目的很明确。”方文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