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5 浣花溪-
A5浣花溪
  • ·成都,唐朝音乐之都
  • ·让时间慢下来(组诗)
  • ·天际线诗选
  • ·今夜谈蚊
  • ·猫事
  • ·青春的海洋(外三首)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天际线诗选

  

□王峰

湖水

湖水:
浸泡着一塘陈旧的日子。
水鸟,叫声单调
芦苇,孤独纤细
只有疑惑的光
沿着催眠的岸,去去又来
就像此刻的我,越老
越发沉思
直到生命的底色
从青绿沉郁到灰白。
正如这眼前的湖水。

打捞

夜航在持续,铁翼像
银灰色的羽笔在劣质
的粗宣上困难地书写。
我每压一个坡度,月亮
就转过一个院廊
预知的失落,在缺际的云漠中
犹如一头跛脚的困驼。
早就明白:是时间筑的井
把故乡打进无底的水牢
很多时候,扣门的手还没伸出
下眼眶就已号啕!

重力

天空
的口袋里装满了
重力。
重力
只对积极的态度
警觉。
可以:
把火苗压进雨水
把雨水压进泥土
甚至
把泥土压进地狱。
然而:
对沉睡的山脉,无原则的
河流
疲倦的田野,嘻哈的秋风……
重力
都统统视而不见——
犹如:
一顶
斑驳的额头,只允许
飘过一组颓废的
烟圈。

仲夏

傍晚抵达,视觉渐被灰色
笼罩。
有风,湖水叠邻若鞘
刃色藏匿镀金的锋芒。
听吧,断涩的蝉
松懒的蛙
溽热:
让鸣叫在咸湿间泛锈
“昨天就不要再加入了吧!”
仲夏,开始着手安排一个
清凉的后事——
岸柳与塘荷
已经足够映衬秋月的满溢

白皮松

在高空飞,会看得很远。只是
一切模糊而无序——
什么都在眼里,什么也看不清楚。
白云的下面有山川,有江河
也有村庄。
我的脑瓜里有第三只眼睛
轻易看到坡下一棵白皮松
皮质如银,树下落满金黄的松针
松塔干裂,绝望像骨骼一样持续
两只松鼠
在愉悦,在嬉戏,在传情……
其实,除了智慧在消减
这个时代并没有太多的改变:
欲望依旧在
山河依旧在,土地依旧在。
白皮松,依旧闪熄着平民的碎银
脚下卧聚着商贾们的锭金。

最尖锐的疼痛

或许也就那么一瞬间,我看到
露珠一个完整的翻身。
是微风或者个体的衰老?
语焉不详。
这才是浪迹在江湖中
真正的水!
它可以走动,可以仰望
可以在朝阳下一点一点消瘦
也可以吊挂在锈色的铁龙头
——
向干旱传递最尖锐的疼痛!

诗人简介

  王峰,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航空北京分公司总经理,资深机
长。出版诗集《三万英尺》《睡在溪边的鱼》,另有《天际线》诗集待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