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4 读四川-
A4读四川
  • ·哪晓得才跑两个月车就没了
  • ·“黄金玛卡”“美国伟哥”竟是面粉制成
  • ·考验耐心
  • ·体彩
  • ·同呼吸
  • ·知冷暖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网约车跑三年就归属司机?

哪晓得才跑两个月车就没了

目前市场监管部门已介入调查

涉事网约车公司。

看本文视频扫二维码

已被扣押的以租代购网约车。

  网约车的出现,为市民出行提供了诸多方便,而随着监管部门出台政策,网约车市场发展迎来了新变局,以租代购便是一种新模式。
  12月2日,网约车司机李师傅再次来到成都尤享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尤享”)协商,但依旧无果而终。
  今年10月,李师傅和尤享公司签署合同,首付2.3万元按揭三年入手一辆轿车,“买车之前,尤享承诺安排我跑成都至南充专线,月入过万。”但仅过了两个月,这辆按揭的网约车便被扣押了。
  以租代购,是网约车运营出现的新模式,司机通过首付按揭的形式跑网约车。到期后,车辆产权归属司机。
  但在实际运营中,以租代购模式暴露出诸多问题,如利息高昂、承诺不实、费用繁杂、强制扣车、卷款跑路等乱象,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李智摄影报道

事情经过网络招聘司机 称跑专线月收入过万

  2日,李师傅告诉记者,今年10月,他在网上应聘司机,被尤享公司工作人员招揽,“对方说安排我跑成都到南充专线,月收入起码一万元起。”
  按照以租代购的形式,李师傅首付2.3万元,按揭三年月供3000元,入手了一辆白色现代汽车,用于跑“网约车专线服务”。
  李师傅提供的合同显示,这辆网约车是从成都悦行天下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购入,而购买车辆需要办理的金融按揭,则是从成都悦达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办理,车辆产权被抵押给该公司。
  按照李师傅说法,购车后公司应安排他跑成都至南充网约车专线。但实际上,按照成都网约车现行法律法规,网约车是被禁止从事定点旅客运输服务的。
  有关部门确认了这一规定:如网约车固定从事两点之间的旅客运输服务,不论是通过线下载客,还是线上下单,将会涉嫌非法营运或违规运营。也就是说,李师傅被允诺的“成都至南充网约车专线”,并不符合现行法规。

虚假承诺“办证”中间环节多次加收费用

  按照成都网约车相关法规,在成都从事网约车服务必须具备驾驶员从业资格证、车辆运营资格证,这两个重要许可证,被网约车业内称为“人证”和“车证”。
  而办理“人证”的首条条件,便是具有成都户籍,但李师傅并没有成都户籍,“当时尤享公司说,帮我找关系,肯定可以办到人证。谁知后来公司方面又说办不了。”
  李师傅说,随后公司以没有“人证”为由,不安排他跑成都到南充,而安排他跑成都至宜宾,“我实际跑了两趟,每趟还要给公司交100元至200元信息费。这个信息费之前没有提过,纯粹是后期乱加收的费用。”
  “按照一趟200元信息费的标准,一个月我要给公司交6000元信息费。这么一算,我根本赚不到什么钱,完全是给公司打工。”李师傅说,他找公司要求退钱、退车,被公司拒绝。
  11月14日晚上,这辆按揭而来的网约车,在成都双流文星一停车场内,被不明身份人士开走,“按揭买车时公司在车上装了全球定位系统,公司也有一把车钥匙,摆明了是公司干的。”

公司回应钱不会退 没证也能跑网约车

  2日上午,记者和李师傅来到成都尤享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双方再次展开协商。
  一位自称是尤享公司法人代表兼总经理的柯先生表示,关于之前那一辆按揭的现代轿车,因为李师傅没有按期还款,被车辆抵押公司开走了,“因为李师傅违约,车辆才被开走,退款肯定不行。”
  柯先生称,那辆现代轿车已和李师傅没有关系了,现在他能做的,便是帮助李师傅在其他网约车平台上注册账号,并再提供一辆车给李师傅供他跑车,“后续提供的这辆车,李师傅可以选择纯租赁,也可以选择以租代购的方式。”不过他并没有说明这两种模式涉及的具体金额。
  由于李师傅没有成都户籍,那么他能通过其他网约车平台审核办到网约车“人证”吗?答案显然是“不能”。
  而当问到关于“人证”问题时,柯先生马上变了脸色,提高语调称:“人证就是那么回事!你问什么?”
  他接着说:“据我所知,成都绝大多数网约车司机没有办‘人证’,还不是一样跑?没有人证跑网约车虽然不合法,但是‘合理’。”
  对于成都至南充网约车专线涉嫌“非法营运”和“违规运营”的问题,柯先生表示,只要在当地办理了网约车牌照,并且是网上下单,便可以在两地之间定点往返跑车。
  但这一说法,显然与现行法规相违背。

业内说法以租代购问题多 网约车司机需谨慎

  事实上,不止是李师傅,该公司另外一位不愿具名的司机周师傅吐槽说,公司之前承诺他跑某条城际专线,而交钱之后,依旧以没有“人证”为由拒绝安排,反而让他去跑普通网约车,“公司收取的平台服务费很高,实在不划算。但钱都已经交了,又不能退,我也没有办法。”
  早前,网约车司机邓师傅也爆料称,他们和成都赏品天下商贸有限公司通过以租代购的模式跑网约车,而到了9月份,这家网约车公司竟人去楼空。
  并且,网约车司机发现,买车首付交的钱,有一部分被公司侵吞,并且车辆的归属权也不在司机手里,可能被贷款抵押机构收走。
  一位从事网约车行业多年的业内人士说,随着网约车行业的发展,尤其是监管政策的出台,网约车司机基本都是专职司机,客串跑车赚外快的司机很少,“既然是专职司机,车辆成本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在这一背景下,众多以租代购的网约车公司兴起,网约车司机可以先首付部分车款,再按揭跑车,合同到期后车辆便属于司机,“但在实际操作中,部分公司贷款利息高昂,还存在虚假承诺、费用繁杂等很多问题。”该业内人士说。
  公开报道显示,网约车公司向司机以租代购销售车辆,因司机还不起贷款而强制扣车的案例,已在浙江、陕西等多地出现,暴露出了众多问题。
  目前,成都市武侯区市场监管部门已介入此事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