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7 观天下-
A7观天下
  • ·广告
  • ·乌克兰总统否认与特朗普利益交换
  • ·特朗普竞选活动不再欢迎彭博社
  • ·世卫组织警告消除麻疹受挫
  • ·再舞关税大棒?美国威胁对24亿美元法国商品加征关税
  • ·“脑死亡”阴影下 北约70岁生日不好过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脑死亡”阴影下 北约70岁生日不好过

北约矛盾重重,峰会蒙上阴影

12月3日,在英国伦敦,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左)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谈。新华社发

  

70岁

  北约将于12月3日至4日在伦敦举行峰会。今年是该组织成立70周年,根据峰会安排,北约成员国领导人将回顾该组织成立70年来取得的成绩,商讨北约如何应对新挑战,并确定未来发展方向。然而峰会前夕北约内部多重矛盾凸显,给此次峰会蒙上阴影。

“脑死亡”

  法国总统马克龙抛出“北约脑死亡”观点,批评美国带错节奏、北约内部缺乏战略协调。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电视转播讲话中说:“我现在告诉马克龙,首先去检查一下你是不是脑死亡了。”

讨军费

  特朗普多次批评北约成员国防务支出不达标,把重担推到美方肩头。特朗普不断敲打其他“伙伴”,要求削减美国在北约的军费开支,降低美国承担北约直接预算的比例。
  为期两天的北约峰会3日在英国伦敦开幕。北约成员国之间的诸多分歧,让这次本来是纪念北约成立70周年的聚会,难以形成热烈的气氛。许多欧美媒体认为,不让争吵主导这次峰会,恐怕就很不容易。
  70岁,本应是“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年龄,然而如今的北约,内部不和,前途迷茫,似乎越来越“找不着北”。
  各方裂痕清晰可见。美国总统特朗普大念要求其他北约成员国增加军费的“紧箍咒”;法国总统马克龙抛出“北约脑死亡”观点,批评美国带错节奏、北约内部缺乏战略协调;德国总理默克尔则认为马克龙言过其实;被马克龙认为对“北约脑死亡”有责任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更直接强硬回怼马克龙。
  尽管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努力施展外交手段,设法掩饰分歧,但美欧之间、德法之间、法土之间此起彼伏的争吵,令北约内部矛盾日益公开化。一些西方学者认为,跨大西洋的裂痕已不是换个美国总统就能解决的,有可能长期持续。

矛盾1
“脑死亡”抢头条 马克龙:拒绝为该言论道歉

  这次峰会议题不少。
  按照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的说法,伦敦峰会上,北约成员国领导人将就如何让北约更适应世界新形势等问题做出决定,认可太空为新作战领域,更新北约反恐计划,并讨论俄罗斯、军备控制等相关议题。
  但在峰会开幕前,法国总统马克龙一番言论抢了“头条”。
  他在11月初接受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专访时称,北约内部缺乏战略协调,正在经历“脑死亡”。这番言论直指美国和土耳其。
  11月28日,他再次提及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经历“脑死亡”,说不会就这一说法引发“歧义”道歉,因为北约需要“警钟”。
  马克龙当天在法国首都巴黎会晤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两人稍后出席联合记者会。
  马克龙告诉记者,北约面临一系列问题,成员却为预算和技术事务争吵不休,这种做法“不负责任”。
  马克龙说,北约有待解决的问题包括如何保障欧洲地区安全、如何应对美俄《中导条约》失效以后的局面、如何处理与俄罗斯关系以及如何应对土耳其越境打击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
  他特别提及,“谁是敌人”?在他看来,北约如今的敌人不是俄罗斯或其他国家,而是“恐怖主义”。“俄罗斯缺席对话能让欧洲大陆变得更安全?我认为不是这样。”
  “所以我说,这些问题获得解决以前,我们不要再磋商分摊费用或分担责任,”马克龙说,“我们可能需要警钟。我很高兴它已经敲响。”
  他说,现在大家开始思考北约的“战略目标”,“所以我绝对不会为消除(‘脑死亡’一说的)歧义道歉。”
  北约成立70年来,美国一直在其集体防御机制中充当“领头羊”。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任后发表“北约过时”论,并反复敦促北约其他成员国增加军费,在伊朗核协议、《中导条约》等问题上也与欧洲盟友产生分歧。马克龙指责特朗普是“第一个”与欧洲盟友“想法格格不入”的美国总统。
  土耳其今年10月在叙利亚北部地区展开地面军事行动,打击库尔德武装,遭到法国等一些北约成员国反对。马克龙批评土耳其“在对我们利益攸关的地区未经协调发动进攻”。
  马克龙上述言论不仅遭到土耳其“回怼”,众多北约成员国和欧盟官员也发声为北约站台。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电视转播讲话中说:“我现在告诉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而且我将在北约这么说,首先去检查一下你是不是脑死亡了。”
  法国外交部11月29日召见土耳其大使,就土耳其总统作出“不可接受”言论,要求土方“给个说法”。
  分析人士认为,马克龙以“脑死亡”这一刺激性词语形容北约,不论是否得到其他成员国认同,都凸显了当前北约内部矛盾重重的现状。

矛盾2
特朗普讨军费 分歧多多弥合不易

  长期以来,欧美在军费开支等议题上的争议冲击着北约的团结。
  在马克龙提到的与美国有关的问题中,军费支出是近年来威胁北约团结的一个主要问题。北约成员国2014年同意,10年内将各自防务支出增加到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2%的水平,但德法等不少国家在这一问题上进展缓慢,引发特朗普不满。特朗普不断敲打这些国家,要求削减美国在北约的军费开支,降低美国承担北约直接预算的比例。
  11月中旬,默克尔终于承诺,德国将在本世纪30年代初把国防预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由1.4%逐步提升至2%,履行北约成员国的承诺。不过这一表态能否使特朗普满意还不得而知。
  在此前有关北约军费分摊机制的谈判中,法国认定自身所做贡献已超出其在北约应承担的份额,一直不同意承担更多。

矛盾3
土耳其“不合群”欲购买S-400引发不满

  关于土耳其问题,有媒体上周援引来自北约高层人士的消息称,土耳其拒绝支持北约旨在强化波罗的海三国以及波兰防御能力的计划,并试图借机与北约“做交易”,以换取北约在打击叙北部库尔德武装问题上的更多支持。
  同时,土耳其购买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也令美国和北约其他成员国大为不满。它们认为该系统无法与北约武器系统兼容,并且可能帮助俄方定位和追踪美国与盟国的战机,要求土耳其放弃购买。但土耳其认定其他国家无权干涉此事,坚持购买S-400,最近还出动F-16等军机对S-400进行了测试。
  土耳其总统安全和外交政策委员会一名成员2日预期,土耳其“不会太晚”与俄罗斯签署购买S-400型防空导弹系统的新合同。
  委员会成员伊斯梅尔·萨菲告诉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土耳其何时再从俄罗斯购买S-400“只是技术问题”,购买日期“不会太晚”。
  他说:“土耳其必须得到俄罗斯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这样做不会削弱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防御能力,反而增强它。但我们这样做不是为了北约,而是为了强化自身防空系统。”
  俄罗斯国防产品出口公司总经理亚历山大·米赫耶夫11月下旬确认,有望明年上半年与土耳其签署出售S-400的新合同。
  本组稿件均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