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2 时光-
A12时光
  • ·双色球“行家”真的飘了!成都747万元大奖得主来领奖啦
  • ·四妹崽
  • ·香龙茶
  • ·两个爸爸一个女
  • ·野南荞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香龙茶

  

□蒲光树(成都)
  香龙茶号称是茶,在神州茶系里却没名没分。香龙茶其实是家乡山上一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草,生长在田地边,山坡上,杂草中。
  每年开春,香龙茶醒来,嫩芽从土里探出头来,开始抽枝长叶。端午前后,香龙茶开花了,蓝白色的小花闪烁在杂草丛中,像蓝精灵的眼睛。阵阵浓香,在夏日暖风里,氤氲成徐志摩字里行间的万般柔情。人们循着茶香,寻着朵朵小花,拨开草丛,不一会就能采上半背篓。
  香龙茶,是家乡特有的茶。那个年代,香龙茶是乡下人消暑解渴的最佳饮品。烈日下,人们割麦、犁田、插秧、挑粪,饥渴难耐,采一把香龙茶,洗去尘土,连同根茎叶花一齐丢进锅里稍煮片刻,舀到水桶里,挑到田坎地边,茶香弥漫,荡气回肠。
  汗流浃背的人们,舀上一水瓢,咕嘟咕嘟一阵豪饮,饥渴,困乏,疲劳,一股脑全吞到了肚子里,又顺着毛孔挤出来,滴在负重前行的脚下。在不知茶为何物或想有茶喝又很难如愿以偿的日子里,人们把这种草叫做茶,包含着万般的喜爱之情。
  我是喝香龙茶长大的。妈妈劳作之余,常常在山坡上采一些香龙茶,我也跟着去采,于是认识了香龙茶。有时,我也和小伙伴上山去采。拨开草丛,看见一根根细小的茎高高托起一朵朵浅蓝色的花,花瓣虽然细小,却笑意盈盈,一如父老乡亲的脸,贮满了宽厚朴实的快乐。
  我们把香龙茶洗净,用稻草一小把一小把扎好,挂在壁头上晾干。需要时,抽出几根,丢进大铁锅的开水里,焖上一会。稍过片刻,揭开锅盖,芳香四溢,一屋子都是幸福的滋味。
  幸福就是这么简单,简单得成为我一生的念想。别后经年,香龙茶仍生长在我心中,涂抹在我记忆的味觉上,稀释了我对红茶绿茶白茶的感觉。
  一天,应老乡之约某会馆茶叙。刚入座,小妹就将茶端到面前,热气蒸腾,醇香扑鼻。这香味似曾相识,“香龙茶?”我疑惑地凑近茶杯左瞧右看。“香龙茶。”老板说。
  香龙茶!许多年没喝香龙茶了,它的醇香穿过时间的隧道,亭亭玉立地站在我面前。我凝望着玻璃茶杯,香龙茶在滚烫的开水中慢慢伸展开叶片,茶水慢慢由浅变深,由浅绿变深绿,碎米状的小花在茶水中舒展开来,闪闪烁烁,点缀在嫩绿的茶叶间,嫩绿、鹅黄、浅白,整个茶杯宛若一轴水墨画,荡漾着春天的气息。端起茶杯,轻轻移至鼻端,一股馨香沁人心脾,令人神清气爽。
  久违了,香龙茶;久违了,幸福的滋味。
  家乡山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草,真的跻身成了茶?原来,近年,家乡有人收集香龙茶种子,开辟茶园,把香龙茶从山坡请进了茶园人工种植。香龙茶似乎将要挤进茶的家族,名正言顺册封为茶了。
  老板给我们每人送了一盒香龙茶。如今,茶喝完了,空盒尚在,我时常把它捧在手心,深情相视,手里满满的全是家乡的味道。